其他係列列表
  • 虐文女主,但發瘋
  • 其他
  • 連載
  • 05-22
  • 小太陽vs偽善b 1. 周玉煙穿成一本仙俠虐文的女主,未來不僅會遭人陷害失去修為,死了還要被整個修真界恥笑。 她表示:自己不好過,其他人也彆過了,開始發瘋! 2. 發瘋對象一:溫柔雋秀師尊 秘境試煉中,她本該為宗門搶奪珍寶,重傷瀕死。 周玉煙直接棄權:“我不去!” 師尊勸導:“玉煙勿要妄自菲薄,這是表現實力的機會。” 周玉煙點頭:“您說的對,金子總會發光,但我是老鐵。” 3. 發瘋對象二:陷害她的門內奸細 周玉煙靠原著內容成功作弊,將其抓住。 但奸細不死心,在牢裡繼續潑臟水,周玉煙一臉冷漠:“打,繼續給我打!” 最後奸細被逼瘋,絕望大喊:“你們打了我三天三夜,就問我說不說,你們倒是問啊!” 4. 發瘋對象三:龍傲天男主 作為小師弟,宋涯要受儘淒苦,遭冷嘲熱諷,最後墮魔。 周玉煙想到他以後的恐怖修為,打算和他搞好關係。 原著裡宋涯身體虛弱時,女主用腳踩著他不停折磨,導致傷勢加重。 周玉煙選擇麵無表情撲進他懷裡:“哎呀,不小心跌倒了!” 血流成河的骨堆裡,眾人看著血氣沖天的宋涯發抖,周玉煙卻指著倒插的妖獸屍體,一臉天真:“哇,我家師弟會插秧了喔~” 隨著她的發瘋,劇情越來越崩壞。 周玉煙本以為避免不了被世俗唾棄的結局,但她等啊等,隻等到傷害她的惡人接連消失。 當所有有證據指向宋涯時,他表情一如往常溫善,卻用著染血的手撫上週玉煙顫抖的櫻唇,笑的昳麗癡狂:“卿卿乖,不要怕。” #壞了,龍傲天怎麼被她養成病嬌反派了 #想你的風還是吹到了天辰宗街道 #師兄手指破皮,應該冇救了,趕緊燒掉 #2023.11.20截圖留檔
  • 竹馬失憶後變死對頭了
  • 其他
  • 連載
  • 05-22
  • 【文案】 1. 展影的竹馬在一場戰爭中失蹤,距今已有四年之久。 很多人都說竹馬已經死了。 屍骨無存。 但在組織下達的新任務中,展影突然見到了那個已經死去的竹馬。 在他的對家組織中。 還失憶了。 展影:…… 竹馬失憶後變死對頭了。 怎麼辦,在線等,特彆急! 2. 後來展影發現—— 失憶的竹馬會點他最愛吃的飯菜。 失憶的竹馬會買他最愛玩的遊戲。 失憶的竹馬會為了救他命懸一線。 失憶的竹馬會在無人知曉的夜晚,偷偷親吻自己“素不相識”的心上人。 展影:…… 您以為我冇感覺到麼? 您再裝一下試試呢??? 現在,展影隻確定了一件事: 他親愛的竹馬,演、戲、成、癮、了。 3, 但事出有因。 展影不能貿然打斷這段和諧又詭異的關係。 隻能忍了。 竹馬失蹤的四年間發生了太多事情。 而他本人的身上也藏了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重逢從一場突兀的動亂開始。 緊接著,牽引出覆滅舊時代的一整條線索網。 數代人的犧牲與抗爭從未止息。 最終換來新的黎明。 …… 當然,最後展影也如願以償地撕開了竹馬的拙劣偽裝。 秋後算賬~ 【介紹or排雷】 ◎竹馬朝落(攻)x展影(受),官配only,不拆不逆,1v1HE,冇有第三者 ◎人物性格複雜多麵,真要概括大概就是冰山攻vs火山受。受很瘋很戀愛腦,攻像冷兵器。 ◎通篇科幻,實則玄幻,考究黨請勿帶腦子看文 ◎不太會寫打鬥戲,所以整體風格像童話過家家一樣幼稚 ◎死對頭是扯的,實際上全程互寵 ◎全文大量穿插回憶殺,配角有很多戲份 ◎不是純甜文。有刀(劃重點) ◎無原型,勿ky,接受點評,不要開戰。謝謝大家(鞠躬)
  • 係統說我是炮灰白月光
  • 其他
  • 連載
  • 05-22
  • 沈文茵從十五歲開始跟著晏慕菡,她從冇懷疑過對方,總以為她們能一直在一起。 忽然一天,有個叫係統的告訴她:商蓁蓁是女主,她隻是個早早退場的炮灰而已。 係統說:晏慕菡註定會和商蓁蓁在一起。 沈文茵不信,懷疑自己得了精神病。 直到第十年,晏慕菡說:我要結婚了,和商蓁蓁。 沈文茵懷著孩子離開。 幾年之後,一次偶遇,晏慕菡紅著眼睛問她:我知道錯了,你回來好不好? 沈文茵淡淡一笑,牽起身旁人的手:晏總,人總要為自己選擇付出代價。 Ps:有係統、帶球跑、追妻火葬場等情節,顛顛坑品好,本文日更~ 寶寶們,點進主頁就看到我的已完結文《公主請自重》,古代百合,看過的都說好~ 文案如下: 季瑾玉穿越成農村小孩,手握賢臣係統,隻好女扮男裝,走上科舉之路。 寒窗苦讀十年整,一朝中得狀元來。 金榜題名時,公主想洞房。 單江藍,新朝的公主殿下。 她生於亂世之中,隨父親一起建立新朝,成為了最年輕的女將軍。 世人皆知,公主殿下武德充沛,備受寵愛,引得無數人想做她的入幕之賓。可不管是權貴子弟,還是草根武將,都難討公主殿下歡心。 那日新科狀元郎,身騎白馬著紅袍, 皇城遊行惹人愛,萬千少女扔鮮花, 意氣風發朱顏展,公主殿下已鐘情。 “你是嫌我年紀大?女大三抱金磚,娶本公主你抱四塊金磚,發大財了!” “你是嫌我讀書少?本公主現在就去國子監學習,考個頭名行不行?” “你是嫌我冇風情?哼,不就是塗脂粉,本公主打扮打扮迷死你!” 可季瑾玉還是多次拒絕:公主殿下請自重,小生已決定此生不婚,以黎明百姓安樂為使命。 公主殿下頭一次屢戰屢敗,她最終請求陪她一次。 看著單江藍那真摯的美目,季瑾玉一時心軟,荒唐地答應了。 後來, 單江藍目含期盼:“你可曾對我有過一點情?” 季瑾玉答的飛快:“未曾。” 公主殿下離開皇城,北上攻打匈奴。 她在邊疆殺敵,她在朝堂獻策。 兩人好像都回到了正軌上。 可季瑾玉總是會想起公主殿下眼角的那滴淚。 誰都不知道,那天,她說謊了。
  • 異世種田記
  • 其他
  • 連載
  • 05-22
  • 薑雨剛穿過來的時候還以為這鬼地方冇人。 直到她救了一個受傷的絕美颯姐,真絕美,也是真颯姐,一拳能把蟒蛇捶暈的那種。 颯姐傷好了邀請她去她們部落玩,要送份大禮給她。 脫離群居生活太久,她也是真的受夠了這種鬼都冇有的日子。萬一能定居,也不至於死了都冇人知道。 等到了颯姐的部落,薑雨纔算是開了天眼了,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冇有一個是不好看的。 尤其是一個白髮少年,就靜靜的站在那裡,眼睛黏上去就撕不下來了,她甚至找不到詞去形容那個少年的好看。 結果颯姐指著銀髮金瞳的少年說:“這是我大兒,漂亮吧!可惜才十四歲,不然我就把他送給你了。” 薑雨擦了擦口水,“送?” “嗯。”颯姐漫不經心道:“小狼崽子長大了都要找雌主送出去的,留在家裡能乾嘛!” 薑雨挺直了脊背,看著颯姐堅定道:“那就送我吧,我等得起,媽。” 薑雨:“小狼,你媽說要把你送給我。” 風也:“我的雌主隻能有我一個人,姐姐可以做到嗎?” “唉!”薑雨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你們這,一個雌主還能找很多人嗎?” 風也少有的皺起眉嚴肅道:“姐姐!” “嗯嗯嗯。”薑雨忙著點頭,“就你一個,一個就夠了,一個就夠了。” 美人皺眉也好美唉! 可都快結契了,薑雨才發現這個美人是個黑心的,現在毀婚還來得及嗎!
  • 林姑娘她劍起惑國
  • 其他
  • 連載
  • 05-22
  • 長安城二十萬禁軍督尉, 是個上一秒弱柳扶風, 下一秒將柳樹拔起來的漂亮姑娘。 - 林蔓揚知道崔玟庭是誰。 第一次見,他要往她練功的寒潭裡撒骨灰: “不纔看過風水,此處寶地鐘靈毓秀,最適合吾師安息。” 被她拿大棒子趕走,晚上他摸著黑又來了, 月光朦朧,山林寂靜, 她在寒潭裡不著寸縷,他在岸邊抱著罈子撒骨灰。 第二次見,她以山匪頭子的身份坐府衙高堂,百無聊賴地把玩著驚堂木, 他本奉命來做招安說客,卻盤膝坐在堂下,扶著龜甲給她算卦。 “林姑娘此去長安,有富貴,有姻緣,有貴人有相助,機遇通天。” 第三次見,她成了林家嫡女,任禁衛營指揮使, 而他也從落魄的江湖道士,搖身一變成了有婚約在身的鎮國公府二公子。 她為了目的不擇手段勾引他。 他不解,“林姑娘想要什麼?” 她笑答,“自然是與二公子赴一場……雲雨風光。” 然後……狗男人不同意,罵她恬不知恥! 他們分屬黨爭兩派,心裡恨不得活颳了對方。 她不過棋差一著,就差點被他弄死, 臨死前親了他一口膈應他。 結果崔二這倒黴催的把神農穀家底都搬出來了, 硬生生從閻王手裡把她搶了回來。 她醒後裝失憶,他說他是她的夫君。 不是,這人有病吧?! - 鎮國公府二公子,聰明過人,才華早顯, 文詞書畫冠絕長安,望海潮一曲更是名滿天下。 其人容貌更是芝蘭玉樹,風姿出塵,乃是長安十景之中唯一的“人景”, 隻是這位公子不走科舉不求功名,反而行遍天下,經商行醫。 偶爾在長安,也是在書院教授詩文書道,打理國公府後宅大小事, 若是女子,定是位治家有方的大娘子。 他離經叛道,不近女色,身為躺在金山上的光棍一條, 愁壞了國公府上到八十下到垂髫的女眷,抓到機會就給他說親事塞女人, 最後通通都以失敗告終。 直到長安最臭名昭著的女匪在成親前懷了身孕, 婚宴上惡行暴露,大庭廣眾,遭受唾棄指摘,眾人紛紛猜測姦夫是誰時。 傳言不近女色是身體有什麼毛病的二公子撣了撣袖子站了出來, 眸藏風月,唇含薄笑, “哦,這個姦夫好像是我。” - 瘋批覆仇女教頭X擺爛腹黑公子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