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像是話本裡落難的小姐,破爛的衣裙耕更填幾分脆弱感,精緻的眉眼、蒼白的嘴唇,能激起任何一個男人的保護欲。但此時眼前唯一的男人還在整理衣服。“那果子魔氣沖天,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東西,你怎麼用?”回想起那個果子的骷髏模樣,這東西不像是靈界修士可以用的東西。“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這果子可是魔界的草藥,萬般難尋,誰想被我們碰到了”成煞終於整理好了衣服,站起來在她麵前轉了一圈,“你看,我的傷已經好了,甚至修為都...-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

時間不過是老牆斑駁的陰影,隨著日月移動飛逝。

時至小雪時節。

距離接取到姮姬的敕邪令那日,已過去兩月。

沈靈決定做一件事後,就非常迅速投入詔報官的角色中,她辦事效率極高再加上阮臨山的畏懼,敕邪令以最快的速度拿到姚望手中。

黑白方石上標記姮姬所在方向不算近,從扶風國地圖上看,中間還隔著兩個郡府。

且敕邪令定位並不會非常精準,有些延遲且隻有大概區域,但這對於姚望來說不算什麽難事,大概位置就夠了。

扶了扶頭上鬥笠,他便繼續開始行路之旅,路上倒也不著急,按以往速度行路。

衝榜是個目標,而細品紅塵,踏過千山亦是一個目標。

一路行去,無論是嫋嫋炊煙,小小村落,還是崇山沃野,大江大河。

路上的歲月裏,他冇有去驚擾人家,更冇有再去什麽城鎮。

人多的府城郡縣,總是充滿勾心鬥角互相猜疑,如那監天司般。

或許一開始來到城中的漢子,或許才成年的青年,這些人並不想融入這種氛圍,但慢慢的他們發現,自己在人群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奇怪的動物被保護起來,奇怪的人遭受排擠。

要麽庸俗,要麽孤獨。

於是,他們打算融入進去,跳入一罈染缸中,自己都未有發覺。

姚望上輩子受夠了這些,以前要生活冇辦法,但現在穿都穿越了,自然隨性而為,不願再拘束半點。

所以,路程中他都是孤伶伶的一襲蓑衣,偶爾纔會有彩蝶雀鳥相伴。

但隨著秋去冬來,路上的動物們也漸漸開始稀少。

此時姚望走在某片平原密林中,

那遍地萋萋芳草,匆匆來去的遊峰浪蝶,都藏得無跡可尋。

隻有數不清的百年老樹依舊伸展著槎牙的禿枝,像是鬼影憧憧,又像那白骨森森。

鄉道前方,瘦馬拉著柴車踐踏著泥漿,車上柴夫提了提狼皮大裘的領子,把身子縮了起來。

一隻烏鴉落在光禿禿的樹上,張開翅膀淒涼叫了兩聲,讓林中小路平添上幾分悲涼、淒清。

讓姚望奇怪的是,

那柴夫手腕上帶著一根紅色布繩,此時正摩挲著布繩嘴中唸唸有詞,是在祈禱道路好點,在天黑前可以到家。

這種行為,自姚望來到這片地界後,見到不下三次。

“紅繩是什麽民俗說法?”

姚望呢喃,不得而知,也冇去詢問,天色漸暗密林小道,還是不去讓別人擔驚受怕了。

柴夫很是著急,不一會就冇了蹤影,小路上就又隻剩一襲蓑衣不緩不慢。

冬日黑得很快,冷月升起,夜色無垠。

姚望已經行至密林邊上,眼前也出現一棟衰敗建築。

大塊方石砌成的階梯多有破損,碎裂的縫隙中長滿青苔,顯然好久都冇人來過此地。

一襲蓑衣行至近處,

破損台階兩旁,一盞殘燈在雪中搖擺,如豆火苗映照出傾塌山門。

“廟中無人,卻有燭火?”

姚望有些疑惑,隨後抬頭望了眼主殿匾額,匾額早已破損,依稀可見[土地廟]三字。

此時,有涼風吹到荒廟,吹動豆大燭火,火光搖曳,將姚望身影照的左搖右擺,拉長的黑影在這破廟中如同鬼魅。

他冇有走入廟中,因為此時有真正的鬼魅精怪出冇。

姚望站在寺廟台階之上,眺望黑漆漆的密林深處。

在他原本走過的泥濘小道上,正有一攆八抬大轎搖搖晃晃行來。

轎子通體紅布錦繡,轎沿掛得是百子千孫燈籠,卻是民間新娘成婚當日坐的喜轎。

如果是白日見到,這是吉祥喜慶的象征,但此時月黑風高,荒涼偏僻誰會來這成婚?

故此,半夜娶親,不是新寡就是鬼親。

而抬轎的轎伕此時腳下邁的是小碎步,眼中無黑眼仁,便給出答案,來者是那後者。

姚望看得專注,還是第一次見到鬼怪新娘。

就在他嘟囔著“非禮勿視”之詞,想著要不要直接去看轎中新娘模樣時,身後突然升起一縷青煙。

一個身材岣嶁,拄著枯木柺杖的老者隨之出現。

老者整理下自己身上衣物,接著故意將腳步聲踏得大聲,來到近前。

姚望轉頭不解地看向老者,這人身上的神祇加土係氣息,應該就是這所廟宇的土地了。

隻是對方身上的香火氣實在太弱,如這倒塌的山門一般,搖搖欲墜。

“怎麽大半夜不回家中,冇看近日村鎮告示嗎?”

土地公率先開口,接著提醒,“別喘氣往後邊靠一靠,這是喜鬼行路,要讓對方發現你這陽氣之身,就慘嘍。”

姚望追問:“喜鬼?”

“由那些在大婚之日死去之人形成的,最幸福的時刻轉變為最淒涼的淒涼,因此喜鬼怨氣非常重,十分難纏,別惹她。”

“那你身為土地一地神祇,為何不將之降服?”

“你這凡人問這麽多乾嘛!”

土地公似乎不想提這個,有些不耐,不過他又瞬間反應過來,“你認出我身份了?你是修士?”

姚望點頭,不置可否,目光則繼續眺望漸行漸近的鬼轎。

“哎呀,那就更不能看了。”

土地公臉上露出擔憂,伸手向姚望抓來就欲將其帶入廟中。

姚望錯開身子:“有話直說。”

土地爺猶猶豫豫,隻是此時轎子已經快走出密林,都能看到喜轎上的花紋圖案。

他一咬牙下定決心後,趕忙說道:“這附近區域的鬼魅精怪,都投靠了一個超級大人物,你要惹惱這喜鬼,耽誤對方去給那位大人物慶壽,可就完嘍。”

“噢?大人物?”

姚望眉頭一挑,心生好奇,卻也不打算讓一片好心的土地為難,便跟著向廟中退去。

當兩人跨過山神廟的門檻時,這土地爺才拍拍胸口,長舒一口氣,接著回答姚望剛纔問題。

“是啊,就是因為這大人物,我這土地廟才荒廢的。”

“此話怎講?”

“不僅是當地的鬼魅精怪,就是凡人百姓也都對那人信奉得很,從四個月前但凡出啥事,都不來我這祈福庇護了。”

“手腕帶紅繩的那些?”

姚望靈光一現問道。

聽到紅繩,土地爺鬍鬚都快揪掉,他瘋狂點頭:“就是就是。”

“那大人物叫啥?”

“他穿著一身紅袍,凡人叫他鴻福神君,鬼怪好像是叫他姚望君上來著。”

“???”

-但隨著秋去冬來,路上的動物們也漸漸開始稀少。此時姚望走在某片平原密林中,那遍地萋萋芳草,匆匆來去的遊峰浪蝶,都藏得無跡可尋。隻有數不清的百年老樹依舊伸展著槎牙的禿枝,像是鬼影憧憧,又像那白骨森森。鄉道前方,瘦馬拉著柴車踐踏著泥漿,車上柴夫提了提狼皮大裘的領子,把身子縮了起來。一隻烏鴉落在光禿禿的樹上,張開翅膀淒涼叫了兩聲,讓林中小路平添上幾分悲涼、淒清。讓姚望奇怪的是,那柴夫手腕上帶著一根紅色布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