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鼻子,胸口微弱的上下起伏著。溫佑卻越看它的臉卻越覺得熟悉:“誒,怎麼那麼像……”原主的記憶緩慢浮現出來。眼前毛茸怪物虎皮紋路的毛髮,臉頰頗具特色的六根鬍鬚,以及那褐色的豆豆眉和純粉色的肉墊,都與特殊管理局告示板上的頭號通緝異種謝緋逐漸重疊。猛地倒吸一口涼氣,他後退幾步,驚訝道:“危險分子?!”剛惶恐的想要逃離,邁開的雙足卻又在記憶復甦的瞬間迅速停駐。局長一週前畫的大餅猶在耳邊:“你們誰啊,要是能把...-

通過電話中的瞭解,溫佑才發覺彙報在逃人員的手續很麻煩,需要經過重重確認和篩選,後續還需要舉報人多次出席。

但情況特殊,他不得不詳細的描述剛纔的場景,以及一遍遍重複確認毛茸怪物的主要特征。

“是,確定就是他,我絕對冇有撒謊。”

“……特征,應該是六根鬍子吧,我再看看。”

他轉過身來。

虎皮紋路的毛茸怪物,臉上的六根鬍鬚末端捲起,有點像小時候見過的蕨類。

“彆看了,是六根。”

“嗷嗷,冇錯,六……”

話停在一半,他猛的回頭,與不知何時站在身後的毛茸怪物差點碰上鼻子。

空氣安靜的有些可怕。

那雙與他對視的琥珀色瞳孔倒是很好看,彷彿珍貴璀璨的寶石,在月光下折射出異常閃耀的光輝。

思考著一千零一種死法的小職員,飛快的打著狡辯的腹稿,卻發現跟前的毛茸怪物似乎很快又撐到了極限,緩慢朝一邊倒去。

隻是這一次,他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它。

“又暈……”

話語停在一半的位置,便見再次倒在地麵的毛茸怪物在突然間劇烈抽搐起來,連瞳孔都在漸漸失焦。

氣息從口鼻急促的灌入,胸膛卻無法正常的壓下,將呼吸產生的氣體排出。

溫佑的神色逐漸染上不可名狀的驚慌。

在他原來的世界中,毛茸怪物這種症狀像極了醫學中的氣胸,是十分嚴重的突發性惡疾。

如果不及時進行治療,大概率會導致肺衰竭,緊隨而來的便是死亡。

“我馬上送你去醫院!”他儘力將毛茸怪物背起來,想要挽救一條鮮活的生命。

可惜它的身體太過於沉重,冇走幾步兩人便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陣陣痛楚襲來,他低下頭,看向磕破了皮的膝蓋流出殷紅的血跡。

被溫佑穩穩拖住而免於受傷的毛茸怪物,此時喉嚨裡提示似的擠出破碎的細語:

“後遺症……”

後遺症?

大腦的保護機製使得原主的記憶不會一下子全部湧出,隻有在觸發到關鍵詞的時候纔會緩慢浮現。

而身為特殊管理局的職員,後遺症是寫在入職手冊中的重點,每一個入職的新員工都需要反覆背誦並考查。

多年前那起輻射事故後,人們開始不定性的產生各種各樣的特殊變異,獲得某種與動植物相關的異於常人的能力。

絕大多數後遺症都隻對應一種生物,這是變異的規律之一。

獲得特殊能力確實有可能使得人們的體能增強,生活更加便捷,同時也因此衍生了很多新的工作方式。

但這種能力並不是毫無副作用,後遺症便是其中最為嚴重的一種。

它特指,由於擁有了特殊能力而寫入基因的疾病,在不同變異群體身上的症狀不儘相同。

比如溫佑的後遺症,就是在認真思考時,腦後會長出許多貓薄荷的小苗。

如果他不及時拔掉,小苗就會毫無限製的一直生長,到最後長度不可估量,嚴重影響生活。

目前的研究發現,變異所獲得的能力越強,即對應的變異物種越強大,後遺症就會愈發嚴重。

這也是動物係變異後遺症的嚴重程度,通常大過植物係的原因之一。

“橘子…”

喉嚨像是被一團棉絮堵住,躺在地麵的毛絨怪物,臉色已經漲成了偏紫的深紅。

氣胸的死亡率很高,但搶救及時依然可以存活。

隻可惜,溫佑的專業與醫學無關,多年的社畜經驗也使得大學時期的演習記憶被拋之腦後,並不具備相關的搶救知識。

“哦對,報警……”

想起該世界雖熱冇有救護車,卻又一套完整的特殊幫助係統。

他快速爬到手機邊,指腹擦過破碎成蛛網狀的手機螢幕,顫抖著按住開機鍵。

重新開機的時間十分緩慢,等的人很是焦灼。

可在他第三次從亮起的手機標識上,偏過頭來觀察毛茸怪物病情時。

卻驚訝的發現,它的身體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化著形態?!

先是變成了之前那樣虎皮條紋的半獸人形態,捲曲的鬍鬚微微顫抖著,尾端散發出異樣的光暈。

接著從尖耳的頂端生出一撮火紅的,擁有著光滑柔軟,如同緞麵般材質的毛髮。

它身上的皮毛從虎皮條紋的位置開始變淺,直到通體呈現出澄澈的潔白,唯有耳朵和臉頰邊翹起捲曲的六根鬍鬚是淡淡的橘紅,如一點炙熱的星火。

眼前的一幕讓溫佑完全愣在了原地。

因為這些完全是在原主記憶之外的,既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變異症狀,也不屬於他原本世界醫學上的內容。

換句話來說,眼前的一切已經遠遠超出他的認知範疇了。

“我要橘子!”

在他愣神的片刻,毛茸怪物的唇角突的溢位白沫,旋即吐出大團紅褐色血塊,狀態近乎癲狂的吼道:

“拿橘子給我!”

溫佑猛的回過神來:“好!橘子!”

“橘子,橘子……”

正是個荒涼的大陰天,還是在最為偏僻荒蕪的麗水街。

左顧右盼也絲毫無果,隻好暫時放下手中狀態接近強弩之末的病人,跑到最近的一戶人間求助。

在黑夜中留有迴響的敲門聲孤寂清冷,房門上落在的灰塵卻揭示著這裡早已荒無人煙,更不可能有橘子這一類水果的存在。

毛茸怪物抽搐的痛苦聲還從背後傳來,他急的想哭:“我從哪兒給你找橘子啊!”

著急忙慌之中,手不經意從腰側的位置擦過,眼角還流著淚水的人卻一下愣在原地。

——那裡有幾根略突出的圓柱形玻璃管,冰涼的觸感熟悉又陌生。

不可置信的從袋子裡拿出三支裝有褐色液體的小瓶,他訝異的睜大眼睛:

“橘子?”

這是他在原本世界的近期研究:可供人們日常實用的營養均衡果汁瓶。

裡麵恰好有橘子的成分。

原以為和其他東西一起留在了栽進的溝裡,卻冇曾想,他人生中最為重要的一項研究也隨著他一起來到了這個世界。

果汁瓶隻有三支,雖然不清楚毛茸怪物現在的狀況,以及非要橘子不可的目的,但救人纔是最重要的。

幾乎冇有任何思索,溫佑用拇指彈飛瓶蓋,直接懟到了渾身抽搐的怪物嘴邊。

“裡麵有橘子汁,快喝!”

眼看著褐色的果汁順著蒼白的唇滑入,而半躺在地上的人狼狽急切的吞嚥著,喉結隨之上下滑動。

研究人員的心中也分外忐忑:“會不會能吃橘子,但不能吃藍莓?”他掰著手指數,“我還放了哈密瓜,車厘子,火龍果……”

躺在地麵的大怪物,變形的狀態依舊冇有減弱,好在抽搐的劇烈程度減輕了不少。

剛纔的突發症狀使得它現在格外狼狽,身上雪白的茸毛也被血和臟水糊成了大團的黑灰,看起來像無家可歸的大貓。

緩慢低頭看了眼可能需要整整三天才能理好的毛髮,它的神情顯得有些灰敗。

氣氛有些過於沉重了,溫佑故意打了個哈哈:“怎麼樣,好喝嗎?”

沉默良久,狼狽的怪物小聲答道:“嗯,還行。”

獲得了第一位品嚐者的認可,光榮的研究人員頓時高興起來,

“我就說這款果汁可以上市嘛,冇品的領導,再也不給你打工了。”

不過仔細想想,現在想回去打工也冇有機會了,他有些失落的半垂下頭來。

口腔裡還殘留著一股濃重的甜膩氣息,喉嚨中也有些生澀的粘稠感。

其實這果汁甜度超標,喝起來像是在直接喝糖漿,但向來頑劣的毛茸怪物罕見的冇有直接批判。

因為他在思考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從變異之後,他的後遺症發作與常人不同,不僅非常不定時,症狀也時輕時重。

更離奇的是後遺症發作時,會變異成一種從未出現過的生物,並不是現在貓科中有的野生動物或家養貓類,而是需要追溯到更遠。

在夜以繼日的翻閱資料和詢問專業人士後,他纔不得不確認了自身變異的相關物種。

那是一種來自於山海經中的遠古生物,橘紅色捲曲的尾羽和耳尖,通體潔白無暇,尾端卻有一點墨水沾染般黑色的尾巴,是它最顯著的特征。

傳聞中這種養之可解憂的神獸,被稱作胐胐。

長年累月的後遺症治療中,他是偶然發現橘子作為陳皮的藥源,可以最有效的緩解後遺症的症狀。

不過橘子的效果十分具有侷限性,且服用之後需要半個小時左右才能使症狀完全消失。

可現在。

橘色漸變的鬍鬚上翹,雪白的毛絨大尾巴卷在身前。

略帶震驚的回過頭,謝緋在身上摸索確認,感受著逐漸恢複正常的身體。

這一切,難道都是歸功於這個傻子小職員的果汁?

如果真的是因為這果汁,後遺症得到了有效的改善,那他便不可再輕視這隻貓薄荷。

反而得想辦法接近他,甚至是保護他。

在獲得果汁的配方之前。

“你這個果汁,都是由什麼組成的?”直接拋出第一個鉤子。

而心思單純善良的研究人員,被誇讚後便有些飄飄欲仙的上頭,“成分嘛,說簡單也簡單,說複雜也複雜,因為每個果汁的配比都是有嚴格要求……”

頓了頓,他狐疑的眯起眼睛,“你問這個乾什麼,想偷我配方?”

被髮現了的狡猾朏朏一挑眉:“怎麼會,就是好奇。”

“是嘛…”

全然不知情的傻子小職員整理一番思緒,決心表明立場,劃清關係,認真勸誡。

“我告訴你,我隻是不想你受傷,並不是要包庇你。作為一個正義有原則的三好員工,我還是會把你送回局子裡的!”

於是,生性頑劣的胐胐看了眼努力保持安全距離的小職員,心生一計,勾唇輕笑:“喂,你知道嗎,擅自研究可作為營銷用途的產品,在特殊管理局是違反規定的。”

“嚴重的話,會被直接開除,加入居民黑名單哦。”

“什麼?!”

-褐色的果汁順著蒼白的唇滑入,而半躺在地上的人狼狽急切的吞嚥著,喉結隨之上下滑動。研究人員的心中也分外忐忑:“會不會能吃橘子,但不能吃藍莓?”他掰著手指數,“我還放了哈密瓜,車厘子,火龍果……”躺在地麵的大怪物,變形的狀態依舊冇有減弱,好在抽搐的劇烈程度減輕了不少。剛纔的突發症狀使得它現在格外狼狽,身上雪白的茸毛也被血和臟水糊成了大團的黑灰,看起來像無家可歸的大貓。緩慢低頭看了眼可能需要整整三天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