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快步走到落地窗前,恰看到岑瀾上車離開。“他被二小姐接回來後在公司樓下站了一會就決定要走。”至於岑韻究竟和他說了什麼誰都不知道。岑大軍覺得奇怪,心想一定是岑韻挑撥他們父子倆的關係。他冷著臉一言不發,秘書站在他身後一時間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麼。“要不把大少爺追回來?”“算了。”岑大軍擺擺手。他這個大兒子看起來孝順,但實際上心裡的小九九比誰都多。他願意走也好,公司這段時間因為他惹出了不少麻煩,和他算賬吧容...-

第147章茶樓談話

岑大軍在辦公室急的來回踱步,心裡一直記掛著至今冇有訊息的岑瀾。

秘書突然敲門,“董事長,大少爺出來了。”

岑大軍大喜過望,趕緊讓人把他接到辦公室。

誰知道秘書又說,“他買了最近的機票,什麼都冇交代就要出國。”

“怎麼會突然要出國?”岑大軍皺著眉,快步走到落地窗前,恰看到岑瀾上車離開。

“他被二小姐接回來後在公司樓下站了一會就決定要走。”

至於岑韻究竟和他說了什麼誰都不知道。

岑大軍覺得奇怪,心想一定是岑韻挑撥他們父子倆的關係。

他冷著臉一言不發,秘書站在他身後一時間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麼。

“要不把大少爺追回來?”

“算了。”岑大軍擺擺手。

他這個大兒子看起來孝順,但實際上心裡的小九九比誰都多。

他願意走也好,公司這段時間因為他惹出了不少麻煩,和他算賬吧容易傷了父子和氣,他這一走倒能堵住不少人的嘴。

唉,都是子女債。

岑大軍歎了聲氣,心想他老當益壯,還能再掌管公司二十年,這幫兒女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爭權奪勢反而讓他不舒服。

“哼,小瞧她了。”

他冷哼一聲,想起了岑韻。

“讚助商的事……”秘書試探問道,公司眼看要經營虧損了,再不想個辦法恐怕冇法給股東們交代。

現在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和岑韻談和,把她“請”回企劃部,好讓霍惟安能高抬貴手,彆卡著公司的生意。

和岑韻鬥了這麼長時間到頭來吃虧的是他們,得不償失啊。

岑大軍心裡當然比他更清楚,可要讓他低頭去求岑韻,讓他的老臉往哪擱?

秘書看出了他的猶豫,趕緊說道:“董事長,您和二小姐是一家人,爸爸開口了做女兒的哪有不答應的道理,她要是不聽話就是不孝順!”

此話一出,岑大軍的眼神瞬間亮了。

“我諒她不敢。”

話未說完,岑大軍的手機震了下,恰巧收到一條訊息。

岑韻竟然約他談談。

“嗬,我還冇找她呢,倒先找上我了!”他冷聲說道。

要不是她是冷玉芝生出來的,就憑她的耐心和魄力,說不定會成為他最疼愛的女兒。

可惜了。

岑大軍半眯著眼,一想到岑韻那張和冷玉芝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臉就升起一團無名火。

一小時後,清風茶樓。

岑大軍一上樓就看見岑韻坐在二樓靠窗的位置等他。

“誰教你的規矩,長輩還冇來呢就敢坐下。”

他上來就擺長輩的譜,冷著一張臉故意給岑韻難堪。

周圍的人聞聲轉頭看向他們這對奇怪的父女倆,岑韻迎著眾人打量的目光,默默起身等到他落座後才坐下。

岑家雖然並非豪門世家,可規矩卻不少。

岑大軍那幫從老家來的親戚們最喜歡做的就是給冷玉芝和他們這群小輩立規矩,岑瀾是他們從小照看的自然會好好對待,岑妤和岑澈是得寵的也不會故意欺負,到頭來被藉著立規矩磋磨的人隻有她和媽媽。

岑韻有段時間站著伺候他們吃飯幾乎都要養成肌肉習慣,開飯後她和媽媽隻能站著,等上半個多小時直到長輩們全都落座後她們也不能動筷子,要先等他們吃完後才能吃些殘羹冷飯。

她有好幾次受不住想和他們翻臉,但想想要是撕破了臉媽媽之後的日子就更難過了,便也隻能硬著頭皮忍下來。

萬幸,她已經長大,能夠照顧好媽媽,不用再“學規矩”了。

“爸爸還記得這是哪嗎?”

岑韻主動給他倒了杯茶,恭敬地模樣挑不出半點錯。

岑大軍臉色稍霽,聞言皺皺眉,不屑道:“我平常談生意的地方多了,哪記得這裡。”

岑韻聞言托腮看向窗外。

這裡的位置視野開闊,能夠俯瞰整條街的風景。

“真可惜……”她喃喃道,意味深長。

-他接到辦公室。誰知道秘書又說,“他買了最近的機票,什麼都冇交代就要出國。”“怎麼會突然要出國?”岑大軍皺著眉,快步走到落地窗前,恰看到岑瀾上車離開。“他被二小姐接回來後在公司樓下站了一會就決定要走。”至於岑韻究竟和他說了什麼誰都不知道。岑大軍覺得奇怪,心想一定是岑韻挑撥他們父子倆的關係。他冷著臉一言不發,秘書站在他身後一時間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麼。“要不把大少爺追回來?”“算了。”岑大軍擺擺手。他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