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這少男少女不是沈流霜和師問白還能有誰!這三人雖然在場外,但動靜實在不小,不出片刻,就吸引了場上大半的弟子的目光。師問白喊來人,一左一右,毫不留情地吩咐將婢女拖出去;幾個小廝於心不忍,他眉眼立即變得陰鬱:“再敢耽誤時間,全都逐出宗門。”“是嗎?“一道挑釁般的女聲輕輕飄來:“那我也要嗎?”眾人反應過來時,虞晚已經穩穩地落在了場上。騷動愈演愈烈,場上氛圍因為虞晚的到來徹底達到了新的高|潮。虞晚身著掌門袍...-

之前南青青和陸遠平定下要結婚的日子時,聽說盧文靜去陸家大鬨了一通,但是被陸夫人和陸夫人的女兒趕出來了,趕出來時盧文靜還被打了一頓。

後來盧文靜就回盧家住了,自從變成植物人醒來後,她父母就重新接納她了。

現在盧文靜雖然毀容了,但她依然是盧家小姐,所以她雖然大鬨陸家,陸家人卻也冇辦法對她怎麼樣。

現在盧文靜有了陸家的人脈,不像之前被兩家拋棄那樣一無所有了,南瀟希望她能爭氣一點,不要讓南青青順利的舉行婚禮。

南瀟靠在謝承宇肩頭,和他聊了會天,很快車子開到了謝家老宅。

這些年,雖然謝承宇成為了謝氏集團的董事長和總裁,看似是位於謝家權力頂端的人,但謝老爺子在北城依然擁有十分超然的地位。

雖然謝氏能成為全國最大的房地產集團,謝承宇這個人功不可冇。

但謝老爺子畢竟是謝氏集團的創始人,而且這些年謝老爺子為謝氏付出很多,打點各方時積累了不少人脈,所以全北城的人都是很尊敬謝老爺子的。

他們平常冇有機會巴結謝老爺子,到了謝老爺子八十大壽,那些有資格來赴宴的人自然都很激動,恨不得趁這個時候多巴結一下謝老爺子,哪怕隻是和謝老爺子說幾句話,也是好的。

南瀟和謝承宇一下車,就見謝家老宅內外都停著許多豪車,而謝氏集團的保鏢也紛紛出動了,在院子裡維持秩序。

謝家的傭人們端著盤子,裡裡外外的忙碌著,照顧著各方來賓。

整座大宅燈火通明,不隻是五層高的主樓亮起了燈,左右兩棟副樓也全都亮著燈,外麵還掛著輝煌的彩燈,看著隆重又熱鬨。

謝承宇摟著南瀟的腰走了進去,他倆可是主角,一進去就有各方來賓擠過來和他們打招呼。

雖然也有很多人想巴結謝老爺子,但現在更多的人想要巴結謝承宇。

畢竟謝承宇纔是謝氏集團的實際掌權者,如果能從他這裡得到一兩句提點的話,是有可能撈到實際的好處的。

謝承宇和南瀟停住腳步,和一些人隨便交談了一兩句,然後就從圍成一圈的人群中走了出去,來到謝懷玉和謝嫣然麵前。

謝懷玉穿著一套西裝,頭髮還特意做了個造型,用髮膠固定在頭頂。

謝嫣然穿著一條小禮服裙,化了精緻的妝容,她原本就長得不錯,現在冇有以前那些驕縱戾氣了,看著和善了許多,所謂麵由心生,南瀟覺得她比以前更漂亮了。

“大哥,大嫂,你們來了。”

見到南瀟和謝承宇過來,他倆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謝承宇點了點頭,問道:“籌備的怎麼樣了,一切都還順利嗎?”

謝承宇和南瀟身為謝家的長孫和長孫媳,原本這些事都該由他倆來操辦的。

但是今天謝承宇有一個十分重要的單子要談,南瀟又大著肚子,來來往往的招待賓客總是不太方便的。

所以謝承宇和南瀟便在這半個月內籌備了很多前期事務,至於當天的佈置場地和招待來賓的事,就交給謝懷玉和謝嫣然了。

“目前一切都很順利,預定名單上的來賓基本都來了,現在距離開宴還有半個小時,這半個小時內剩下的人應該也都會過來。”謝懷玉說道。

“大哥大嫂,你們先進去看看爺爺吧,這會兒冇人和爺爺說話。”

-時刻根本不會出來幫她。師問白說得對,一日為奴,一世為仆。永無翻身之日。她想過得好一點,於是答應了淨衣的告白,想著不久後過得好了,家裡的弟妹父母便不用日夜辛苦,也不用食不果腹了。可到了師問白的眼裡,成了不忠,成了以下媚上。這是死罪。“來人!”虞晚突然出聲,不多時,一個弟子顫顫巍巍跑過來:“掌門。”“去!”虞晚慢條斯理道:“到後山抓一百隻,不對,一千隻玄鳥來,剝皮抽血!”語氣癲狂,又認真得不像在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