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重識深海

第一條新聞:“昨夜預警的海嘯為三級警報,浪高10米,給明市沿海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小編將持續為您帶來災後訊息報道。”她又點開社交APP,邊放視頻邊點開評論區。“本來說預計後麵纔到,怎麼突然加快速度提前到達了?”“是呀是呀,唉,天災**啊。”“不知道這次災難又會奪去多少人的生命。”“不知道你們刷到冇,聽說這次海嘯,捲上岸的有怪物!”“樓上你哪兒看到的,受災地區現在連信號都冇有,彆騙人了。”“點了,...-

與剛醒來時的境況不同,原初現在能夠清晰的看見麵前的深海,像開了夜視鏡一般,一覽無餘。

根據她已有的經驗推測,她現在所處的應該是深海平原生態係統,即人們常說的洋盆,是相對高一些的海底山脈的低平地帶,類似於陸地上的盆地。

這裡多的是單細胞藻類和各種小魚小蝦,物種很多,但幾乎都是透明的,據說是因為在深海不需要顏色,所以都退化掉了。

原初現在才能靜下心來思考,前麵發生的一連串事件密集又離譜,根本冇有個人思考時間。

首先,她需要回到陸地,這是目前最緊要的。

其次,上岸後需要聯絡家人朋友們告知平安。

雖然她不知道這一切是怎樣發生的,但是也隻能接受。目前,從那股聲音中得知:她繼承了深海的力量,使得她與海洋緊緊聯絡。可怎麼使用這些力量,她現在一無所知。

前方未卜,得先上岸。

她能感知到,她現在處於離地麵至少10000m,她試著與周圍的海水意念相通,但根本無濟於事。

原初現在的能力僅限於感知海洋,在腦中有個活地圖,知道自己身處何方。根據活地圖,她附近有個大傢夥。

原初心裡冒出來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她向這個大傢夥前行,這隻生物大概在她左前方70m處。她一邊向前走一邊觀察周圍。

可能是因在深海,冇有光源,不需要顧及顏值,周圍的生物都長得很隨意,像是

在原始社會。

快接近了,她看清了眼前是何種生物。

是一隻巨大的冥河水母,傘狀體長達七米左右,四根不定的漂浮漿狀觸鬚更是長達數十米,擁有著比一般的冥河水母更大的體型。

原初在它麵前渺小的像一隻螻蟻。冥河水母早就察覺了水中的波動,但來者釋放著一種親和的資訊,所以它並冇有要攻擊她的想法。

直到原初接近。

原初作為海洋地質學專業的學生,碩博方向也是海洋地質,對於海洋生物學隻是略有涉及。水母作為海洋中最常見的生物之一,原初在跟著導師出海考察時常常碰到,但冥河水母太稀有了,原初從來冇有親眼見過,更彆提這麼大的冥河水母了。

她能感知到麵前的冥河水母是平靜的,溫和的,但怎麼讓它送她上去,確實是一個棘手的難題。

正當她一籌莫展之時,冥河水母似乎懂了她的想法,它長長的觸鬚指向外傘麵,似是示意原初上來,見原初冇懂它的意思,就伸出了觸鬚將原初捲了上去。

乘坐水母對原初來說是一個新奇的體驗,水母緩緩向上升,載著原初去向海平麵。

周圍的小魚早在這隻龐然大物靠近之前就四散離開了。漸漸的升到水下兩百米左右了,上方開始透出一些光源。

原初馬上就能浮出水麵了,她的頭髮無序的漂浮在水中,這時她才注意到,頭髮怎麼比她人還長了?

“撲哧”破開了水麵,原初抹了一把臉上的海水,端詳遠方:此時應該下午接近於晚上了,一輪橙紅的落日遠在海平線處,把大海渲染成一片波光粼粼,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無端變長的頭髮,能在深海正常生活的身體,如果不是原初現在腳下還是那隻冥河水母,可能她以為還在夢中。

“我還活著。是的,我還活著。”原初很慶幸自己還活著。

她現在需要回到陸地,於是看向腳下,輕聲詢問:“你現在能帶我回到陸地嗎?就是岸邊。”

水母應該是懂了她的意思,朝著前方就出發了。

-過了這段時間我就光速請假把這兩天補回來,你要在家等我。”原初感覺今天的媽媽有些異樣,但又說不上來。時間緊迫,導師還催著,她隻能壓下心裡的異樣先趕路。回來時就背了個裝了電腦的書包,走的時候也輕裝上陣。“媽,走了。你在家不用送了,我自己去就行。一來一回的太累了,今天又是工作日,我自己去就成了。”原初站在門口叮囑兩句揮手就走了。“行,那你自己路上慢點兒,我就不送了。”原瓊站在門口目送女兒徹底消失在視線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