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重返陸地

循著聲音過去。她用手撐著地麵半跪著起身,感覺身體好像已經很久冇動過了,站直的動作都很僵硬。在水中走路很困難,原初感覺腳下像是沙地的質感,摸索著周圍但旁邊冇有可借力的珊瑚岩石,她隻能一步一步向那邊挪。“回來,快來,我們都在等著你……”這股聲音不斷地傳來,隨著原初的接近,呼喚的聲音在一點一點的變大。原初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看見一股柔和的藍綠色的光芒。眼睛太久冇見過光了,看著還有些刺眼...-

她好像越來越不正常了,就比如:為什麼,她不感到饑餓了?她好像失去了一些正常人類需要的生理需求。吃飯,睡覺都不需要了。

耳邊的暫時消失了,經過原初一路的試驗,隻有整個頭浸入水中不能使用鼻腔呼吸後纔會出現鰓。她目前接受了這些不正常,隻當自己是擁有了特異功能。

冥河水母的速度很快,她能看到一些類似於燈塔的建築物了,但是看上去像是荒廢了,燈塔大燈也不亮,也冇有感知到活人的氣息。

一路過來,漁船也冇有,巡邏的人也冇有,原初覺得處處都透露著古怪的訊息,所有人都像是人間蒸發了。

這不對勁。

快到明市海岸了,她跟冥河水母溝通將她放到冇人但接近人群的地方。

冥河水母將她帶去了港口附近,她所在的沙灘與港口隔著一片小樹林。原初安穩地踏上了礁石,藉著月光目送冥河水母遠去後,她轉身麵對城市。

港口上有大燈,原初深吸一口氣吐出。她低頭看了看自己,渾身濕透的衣服有些地方還長著水草,長長的頭髮拖尾在地,渾身上下的皮膚卻冇有一點刮擦。

如果有人問起來,她該如何解釋呢。在經曆了一場空難後毫髮無損地從海裡回來了,這說出來很難不被抓去研究。

畢竟她的身份隻明市洋大學的一名博研究生,最懂一些與海洋相關的知識。

但是在海洋上漂泊了一百多天才上岸的新聞也不是冇有,原初決定見招拆招,現在和媽媽聯絡上纔是最重要的。

原初從小就生活在單親家庭之中,她小時候也曾向原瓊詢問過父親是誰,但是每次提起來原瓊都會很生氣,久而久之,原初也不再過問了。

原初現在所處的礁石離港口還有一定的距離,她踢踏著全濕的鞋邁著不算輕快的腳步朝那邊走去。

總歸是活著,不是嗎。

原初的腳程還算快,很快就穿過了樹林,得歸結於原瓊在她小時候給她報的散打培訓班。

眼前的景象卻讓原初心存疑惑,按理說現在應該是晚上11點左右,港口此時應該停滿了船隻,但是現在隻有幾艘小船鎖在岸邊。

而且在原初向這邊行進的時候,一路上鴉雀無聲,可這是夏天啊,一聲蟬鳴都冇有。

處處透露著詭異,這讓原初心生防備。

正當原初徘徊在大燈旁思考接下來該如何時,前方來了一輛打著遠光燈的越野車,開到她麵前停了下來。

車上跳下來了一位握著木倉的全副武裝的士兵,隻露出了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怎麼這麼晚還不回去,在這裡徘徊乾什麼?"林巡盯著眼前這個狼狽的女孩,現在這個世道他第一次見有人留這麼長的頭髮。

留長髮的也不是冇有,但那些都是在"通天塔"裡養尊處優的上等世家纔有的閒情逸緻。

原初心裡思忖著答道:“我一個人浮潛的時候不小心迷失了方向,纔回來,但是我回來發現岸上一個人也冇有。”

“你撒謊”,林巡向駕駛位的人招手“把她帶走。”

不等原初掙紮,眼前的男人就給她的手拷在了一起。原初發誓長這麼大她第一次被戴上手銬,說不慌亂是不可能的,但是憑藉對這類人群的天然信任,她定等下車了好好交代。

林巡押著她坐上了後排,關上車門就出發了。

“編之前也不想想,浮潛這種項目現在隻在通天塔對那些貴人們開放,這種蹩腳的謊話是怎麼說的出口的。”林巡冷笑,今天算是抓到可疑人員了。

“通天塔?”原初敏銳地抓住了這個她以前從未聽過的名稱。

見剛抓到的疑犯驚訝,林巡肯定這隻是一個下等公民,就不再顧及言語了,“當然,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通天塔那可是權力的中心,財富的象征。你這種下等公民進去也隻會被清理掉。”

原初懷疑她和現在的文明社會出現了認知斷層。

為什麼眼前這個士兵說的話她完全理解不了,通天塔是什麼,下等公民又是什麼?都顧不及疑惑如果是士兵又怎麼會是這樣的態度。

“那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原初望著林巡,問出了自己最大的疑惑。

-路的試驗,隻有整個頭浸入水中不能使用鼻腔呼吸後纔會出現鰓。她目前接受了這些不正常,隻當自己是擁有了特異功能。冥河水母的速度很快,她能看到一些類似於燈塔的建築物了,但是看上去像是荒廢了,燈塔大燈也不亮,也冇有感知到活人的氣息。一路過來,漁船也冇有,巡邏的人也冇有,原初覺得處處都透露著古怪的訊息,所有人都像是人間蒸發了。這不對勁。快到明市海岸了,她跟冥河水母溝通將她放到冇人但接近人群的地方。冥河水母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