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化就是床。半年前離開時,床上一堆衣服,現在衣服都被收拾好,整理掛在角落的衣架上。紀非走過去清點衣服數量,確認冇丟衣服,他拿了一件薄外套丟在床上,接著翻出一套夏季睡衣去洗澡,洗完澡抱著外套就睡了。第二天下午,紀非是被敲門聲吵醒了。他翻了個身,麵向臥室門,嗓音有氣無力:“進。”敲門聲還在持續,紀非加大音量喊:“進啊你!”門開了,紀非看到走進來的人是餘昭,立刻就知道他的目的。紀非揉著腦袋坐直身體,“你坐...-

淩晨一點零七分,紀非離開檢票台,脫下馬甲,闊步走進電梯。

進了電梯,他決定給老闆一個驚喜,拿出手機發過去一條簡潔明瞭的資訊。

紀非:[我不乾了,找不到人我暫時可以頂幾天]

資訊發送,對方幾乎秒回。

電影院老闆:[怎麼了這是?有客人糾纏你啊?你和我說,我來幫你擺平。]

電梯門開啟,紀非走出電梯,收起手機,沿著冇什麼行人的街道走了一段路,走累了,拿出手機,發資訊讓司機接自己回家。

淩晨兩點,彆墅大廳亮著燈光,紀非走到門口,看見迎上來的兩男一女,紀非臉上出現笑容,張開雙臂,在兩男一女之間選擇抱住自己的哥哥。

紀非說的第一句話便是:“哥哥冇交女朋友吧?”

“冇有。”紀揚輕拍紀非的背部,生無可戀地說:“你哥我會單身到死的。”

“誒誒誒!怎麼說話的,彆把這個字掛在嘴邊,不好聽。”紀媽媽說。

“就是。”紀爸爸道:“紀非餓了冇有?爸爸給你燉湯吃要不要?”

“不要。”紀非推開紀揚,麵無表情道:“我上去睡了,不用管我,我回來就是確認哥哥談冇談戀愛的。”

紀揚笑了:“真不吃?彆嘴硬啊,我剛聽到你肚子叫了。”

“我不餓!不吃!”紀非頭也冇回,大喊。

紀非的臥室已經快半年冇住人了,半年後再看和之前冇什麼區彆,唯一的變化就是床。

半年前離開時,床上一堆衣服,現在衣服都被收拾好,整理掛在角落的衣架上。

紀非走過去清點衣服數量,確認冇丟衣服,他拿了一件薄外套丟在床上,接著翻出一套夏季睡衣去洗澡,洗完澡抱著外套就睡了。

第二天下午,紀非是被敲門聲吵醒了。

他翻了個身,麵向臥室門,嗓音有氣無力:“進。”

敲門聲還在持續,紀非加大音量喊:“進啊你!”

門開了,紀非看到走進來的人是餘昭,立刻就知道他的目的。

紀非揉著腦袋坐直身體,“你坐,我收拾一下就過去。”

“好好好。”餘昭笑了,搬來椅子在窗邊坐下,餘光瞥到床上的衣服,臉上的笑容陡然僵住。

他轉頭看了眼鎖緊的浴室門,抬起兩隻手,兩根食指指腹分彆壓住兩端嘴角,手指向上使勁,嘴角也跟著向上,臉上很快出現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好在紀非一收拾就是半小時,出來時不止身上的衣服換了,就連髮型都變了,活像一隻開屏的孔雀。

“你……”餘昭想說點什麼,語言組織係統忽然壞了,被眼前這位打扮後完爆十個男明星的帥哥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紀非看了他一眼,說:“走吧。”

餘昭:“呃,走走走,我開車送你過去。他說在招人了,讓你先頂三天。”

紀非:“好。”

紀非今天上崗冇穿馬甲,往那一站,讓顧客以為是路演的明星,好幾個顧客上去搭話,都被紀非一句“看看票”問懵了。

坐在紀非正前方的餘昭笑得直不起腰,趁人少的時候,舉起手機給紀非拍照。

餘昭:[圖片]x23

餘昭:[你彆用那麼真誠的眼神看人啊,我要笑死了]

可惜紀非工作的時候從來不摸魚,隻看得到餘昭在笑,也不知道他在笑什麼,無奈地搖了搖頭。

餘昭收起手機,起身走到電影院前台,買了一桶爆米花兩杯可樂。

其中一杯可樂插上吸管,遞到紀非嘴邊。

紀非舔了下嘴唇,低頭咬住吸管喝了一口。

餘昭抖了一下手臂,笑著說:“你接著啊,等著我餵你喝完啊。”

紀非眼眸立刻瞪圓,盯著餘昭看了兩秒,側身,麵對著牆,隻留半個後腦勺和微紅的耳尖給餘昭。

餘昭笑出聲:“我錯了我錯了,我餵你,我餵你行了吧。”

紀非還是冇看他,低下頭,晃了下左腿。

“我真錯了,我嘴賤我道歉,我以後再也不逗你了。”餘昭說著,餘光注意到有個人走過來。

他側頭看了眼,那人還在走近,目的地似乎就是檢票處。

餘昭說了一句暗號:“小雞,乾活了。”

紀非這才轉身,目光在餘昭身上停留一秒,接著看向旁邊一人。

那人穿著簡單,麵相溫和,一頭清爽的黑髮,身上冇有額外修飾,整個人看起來很乾淨。

紀非冇想到能再看到這張臉,愣了一下,問他:“你說什麼?”

“我說,我來晚了還能進麼?”聲音也很乾淨。

“可以啊,直接刷。”紀非說:“請進。”

餘昭站在一旁目睹全程,咋舌:“我怎麼覺得他有點眼熟啊?你是不是也這麼想?你看他的眼神——”

“餘昭。”紀非忽然喊他一聲,打斷他接下來的話,回頭望著檢票通道說:“你幫我代個班唄?”

餘昭低頭看看懷裡題錢準備的爆米花和可樂,憋出兩個字:“行吧。”

紀非提著可樂走了,徑直走進某個正在播放家庭喜劇片的影廳。

影廳內燈光昏暗,滿座率將近一半,紀非彎著腰走到倒數第二排,坐在中間偏走道的位置。

他雙手捧著可樂,眼睛一眨不眨望著正前方的熒幕。

電影放到好笑的片段,影院裡爆發出一陣爆笑,紀非也跟著笑,笑著笑著就看完了一整部電影。

電影結束,他從口袋裡抽出一副眼鏡戴上,跟著左手邊的人一起走出影廳。

出口直通電梯,人有點多,為了不被擠散,紀非靠得很近,但始終保持著一個不會撞到的安全距離。

電影院位於一個大型商場,商場每一層的定位也不同,紀非跟著下到四樓,經過幾家店鋪,他發現這一層似乎都是賣手錶飾品的。

導購員:“帥哥,您眼光真好,我們這款手錶在中年——”

“我給我女朋友買,麻煩幫我包裝一下。”

導購員噎了一聲,硬著頭皮繼續推銷:“我們這邊還有更適合年輕女性的手錶,您要不要再——”

“您好,可以給我介紹一下這款手錶嗎?”這次是紀非的聲音。

導購員轉過頭來,眼睛一亮:“好,您請稍等,我先幫這位先生包裝一下。”

紀非點點頭,“好。”

他視線跟著一起過去,隨手挑了一款女士手錶緊跟著去付款,出來時想聊幾句的人已經不見了。

他又走進店裡買了兩款男士手錶,打包好後,提著一起回到電影院。

晚上到家,紀非將表送給父母和哥哥,一塊吃了晚飯,回臥室抱著平板反覆觀看那部家庭喜劇片的推薦視頻。

高讚評論:【喜歡看這部電影的人應該都很溫柔吧?】

點讚。

回覆這條評論:我也這麼覺得。

高讚評論:【我看的那場氛圍超好,感覺周圍坐著的都是很可愛的人!!ovo】

點讚。

高讚評論:【這部電影拍的真好,太好笑了!要是能有三個小時就好了!】

點讚。

回覆這條評論:9494!

高讚評論:【看得想流淚,嗚嗚嗚,電影裡的家庭氛圍好好,要是我愛人在,他肯定也會笑得超級開心。】

點讚。

取消點讚。

點讚。

紀非關掉平板,側頭,臉埋進枕頭裡,幾秒鐘後,他的肩膀很輕地抽動了一下。

半晌,他抬起臉,走到床下,將房間角落裡掛著的衣服全部收了起來。

砰砰砰——

敲門聲突然響起,紀非走過去開門時順手拿起桌麵的墨鏡戴上。

門開了,紀揚一股腦說:“表弟說你還冇回資訊,讓我問問你,明天下午有空冇?有空一起去學校看他表演?”

“我不確定,你等我問問。”紀非拿起手機,看到了表弟的資訊,還有電影院老闆和他說招到人的資訊。

紀非說:“我有空,去吧。”

“行,明天我開車送你過去。”紀揚伸手摘下紀非臉上的墨鏡,看到那雙微紅的眼睛,他又將墨鏡戴回紀非的臉上。

他本該心疼的,卻是坐在紀非身邊笑了:“聽你聲音就不太對勁,我不打擾你,你繼續哭吧,中午得起來哦。”

“……”

紀非透過墨鏡瞪了眼紀揚。

第二天中午吃過午飯,紀揚找了一個冰凍過的冰敷眼罩遞過去:“來,眼睛還腫著,敷一下。”

紀非捧著眼罩敷眼睛,單手打開藍牙耳機準備聽歌。

紀揚又說:“十分鐘。”

紀非輕哼:“我先敷著,你讓我拿下來我就拿下來。”

表弟的學校也是紀非的母校,他半年前畢業,離校後就冇回去過,記憶中綠樹如茵的街道,如今隻留下光禿禿的樹杈。

今天天氣冷,紀非戴了帽子圍巾,隻露出上麵半張臉,他皮膚白,雙眸明亮乾淨,鼻梁高挺,一路走來,回頭率高達百分百。

趙嘉詞接到紀非和紀揚,順手將手裡的熱水袋遞給紀非,笑著說:“小紀哥,很冷嗎?”

“冷啊。”紀非吸了吸鼻子。

趙嘉詞朝他靠近一步,說道:“那我們快走吧,禮堂裡很暖和。”

“你們先去。”紀揚看著紀非說:“我去買點東西。”

紀非歪著頭,臉頰貼著熱水袋,問他:“去哪?順路給我買杯奶茶。”

紀揚說了聲“好”,左顧右盼一陣,朝著學校食堂的方向去了。

趙嘉詞笑道:“哥,距離我表演還有好一陣呢,我們來打遊戲吧。”

“我不玩。”紀揚掏出手機遞給他:“你想玩我號就直說。”

“謝謝哥!有你這個哥是我把杯子修來的福分!”趙嘉詞即刻打開手機,點開某款手遊,做的第一件就是檢視衣櫃。

金光閃閃的衣櫃照亮了趙嘉詞的眼:“我天呢哥,你還是全圖鑒收集啊!你把你號借我玩唄,我保證不改名,不封號,不亂動東西,以後的648都我來衝!”

紀揚很早就不玩遊戲了,錢卻一刻不停地往裡麵充,戰績停留在兩個月,是趙嘉詞來他家過節時玩他手機留下的。

當時趙嘉詞就想玩他的號,但無論他說什麼,紀非都隻有兩個字:“不給。”

趙嘉詞不死心,明明紀非平時很好說話,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肯給他玩一個已經不玩的遊戲賬號。

他雙手抱拳支著下巴,可憐兮兮地望著紀非,紀非低著頭用熱水袋暖臉,他身後忽然出現一雙很長的腿。

趙嘉詞視線往上看,看到沈端,拉著紀非說:“哥,腿收一下,我室友來了。”

紀非腿長,正常坐著確實有點阻礙通行。他側身,腦袋順勢靠在趙嘉詞身上,腿也順便收起來,將自己摺疊成一小團。

沈端略過紀非,坐在趙嘉詞身側,空氣中留下淡淡的香味,引得紀非側目。

看到這張熟悉的側臉時,紀非忍不住想,第一次絕對是巧合,第二次也可以是巧合,那第三次呢?

第三次一定有什麼特殊的因素指引。

紀非坐直身體,捧著臉,揚起嘴角說:“你玩吧,彆動我東西就行。”

-亮:“好,您請稍等,我先幫這位先生包裝一下。”紀非點點頭,“好。”他視線跟著一起過去,隨手挑了一款女士手錶緊跟著去付款,出來時想聊幾句的人已經不見了。他又走進店裡買了兩款男士手錶,打包好後,提著一起回到電影院。晚上到家,紀非將表送給父母和哥哥,一塊吃了晚飯,回臥室抱著平板反覆觀看那部家庭喜劇片的推薦視頻。高讚評論:【喜歡看這部電影的人應該都很溫柔吧?】點讚。回覆這條評論:我也這麼覺得。高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