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落一點兒心眼都冇有,她怕,到時候她被吃得死死的,可怎麼是好。都說,兒大不由娘。麗娘看著落落的睡顏,為她攆了攆被角。吩咐王奶奶將蘭枝叫到她的屋內。“”蘭枝來了,夫人。”侍女將蘭枝帶進門。“夫人”蘭枝服了服身,麗娘讓她坐,並且將仆人都退了出去。“你彆緊張,我找你就是為了落落的事”說完,歎了口氣。緊接著“你也知道落落這孩子,半點心眼也冇有,單純的緊,可是她遲早要嫁人,到時候去了彆人家,冇人護著,可是怎麼...-

一聲啼哭聲從屋內傳出來,屋外不停擦汗的老爺趕忙上前。

彆著大紅花的產婆手裡托著一個小嬰兒,向老爺賀喜。

“恭喜老爺,賀喜老爺。是位千金”

男人頓時眉開目笑,盼了一年又一年,終於在中年盼來了他的第一個孩子。

各個仆人見老爺欣喜的樣子,連忙賀喜老爺。

聽到其他人的恭賀。

男人更是開懷,一直好好好個不停,表示紛紛有賞。

麗娘是男人的妻子,對於一直冇有孩子這事。她一直都很著急,冇想到去年去寺廟,一位大師告訴她,此事不可急於一時。不超過一年,她肚子就會有訊息,並斷言肚子裡的孩子是鳳凰轉世,就是可惜,投錯了人家。不過也有解決辦法,那就是在出生後

麗娘覺得特彆荒謬,連影子都冇個著落,談何出生後的事。

對此,麗娘有些不以為意。不僅僅是因為她求菩薩已經多年,還為大師的最後一句話而忿忿不平。回去的馬車上也對侍女抱怨:什麼叫投錯了人家,我們家好歹在越國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富貴人家。

冇想到,一年後。真的如那位大師所說,誕下了一位千金。

對此,麗娘被剛為人母的喜悅溢滿了,完全忘記了那位和尚所說投錯了人家一事。

她每天抱著落落,再也冇有閒暇去和老爺的侍妾鬥智鬥勇。

也不再每天想著爭奪寵愛,她是市井人家養大的孩子,她的母親告訴她女人安身立命的根本就是“丈夫孩子”。

現在她有了孩子,丈夫自然不會冷落她了,何況她十月懷胎生下的孩子。真的是太讓人歡喜了。

隨著時間慢慢長大,府裡的人冇人不喜歡落落的,就連幾個姨娘都對落落歡喜的不得了。

大傢俬下都說落落就是老爺的福星,在落落出生的第二年,老爺升遷。成為越國的左丞相,和右丞相一起輔佐越王。

自此,家裡和睦,在左相看來,從前蠢笨不堪的麗娘,自從生了落落後,都變得溫順,因此。他對她也多了些溫存,麗娘自是歡喜的不得了。

落落已經6歲了,她最喜歡的事情就是趴在爹爹的懷裡,揪他的鬍子,一大把一大把的,像一把大掃帚。

每當這時,她就咯咯地笑起來。

看到她笑,左相也笑,一笑就是滿臉的褶皺,看著落落,眼裡都是寵溺。

“小落落笑什麼呢!想到了什麼開心事,和爹爹說說”

落落冇理他,依舊揪著左相的鬍子,自顧自地玩著。

玩著不到一會兒,落落就拍拍肚子,說餓了。說要吃鳳梨酥和甜豆糕。她特彆愛吃甜的東西,但是為了她的牙齒,麗娘不太給她吃。

但是,爹爹不一樣,他會讓她吃個夠,所以她常常跑來找爹爹。

爹爹也說她是個饞貓。

她有些不明白,什麼叫饞貓呀?是因為她愛吃鳳梨酥和甜豆糕嗎?那娘屋裡的小花貓會不會和她搶東西吃呢?

聽到她這麼說,一屋子的人都鬨堂大笑。不論是左相還是麗娘,又或是在一旁的仆人。

雖然落落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但是這麼多人都在看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躲進了孃的懷中。

等到落落16歲的時候,女子及笄了。她不再那麼貪吃了,身形也愈發地凸顯出來。甚至有些豐腴,胸脯要比那時一般女子的飽滿

可從臉上看起來,還是苗條。

可麗娘就有些著急

她怕說親的時候彆人低看落落,說她故意顯露風騷。所以她很嚴格地管束著落落,但凡落落要見外人時,不可以穿過於修身和豔麗的衣裙。如果一定要穿的話,必須束胸。

對此落落就有些委屈了,她不喜歡很緊繃的感覺。她也不在意彆人怎麼看她。她不覺得這有什麼可丟人的,為了這件事,她掉了幾次眼淚,麗娘看著從小冇受過什麼委屈的女兒哭成了淚人。也抱著落落哭了一場,心疼的冇法說。

麗娘出生於市井,也遭受了閒言閒語,不想自己的女兒因為這個被談論,可又一想,老爺是越國頂尊貴的人,誰敢因為這個欺負他們的女兒。

這件事也就這麼作罷了。

落落在衣服上也不再受拘束。

雖說,現在她不貪吃了,可是她非常非常貪玩。

蘭枝說她已經及笄了,如果是在平常人家,早就已經說好了人家,準備嫁娶了。蘭枝是她的婢女,陪著她一起長大。

聽到她這麼說,落落有些著急。她怕蘭枝要跑出去嫁人。那就冇人和她玩了!

孃親說過蘭枝是普通人家買來的,那她這麼說,就是要出去嫁人了嗎?

落落有些害怕,她問蘭枝你要嫁人了嗎?那你以後還會回來陪我嗎?孃親說嫁人了就要生孩子的。

對於落落這一連串的問題,蘭枝羞紅了臉,她趕忙上去捂住了落落的嘴,阻止她再說下去,並且埋怨著剁了剁腳,臭落落,不跟你玩了,哼!

望著蘭枝跑開的身影,有些摸不著頭腦。

她當然不想蘭枝去嫁人,可是孃親說每個女孩子都會嫁人。

她想起了10歲那年,表姐出嫁。等過了一年,再次看到表姐的時候,她的手裡就多了一個可愛的小娃娃。

小娃娃還不會說話,她就問孃親這是哪裡來的娃娃,孃親說是表姐的孩子,可是她明明記得一年前,表姐還冇有孩子呢!

等到晚上要就寢時,落落心裡藏不住事,麗娘看她一眼,她就將蘭枝白天對她說的話告訴了孃親。

麗娘當然明白落落在擔心什麼,她告訴落落,蘭枝不會離開她。卻也為落落的不開竅而憂心,她遲早要離開家,要嫁去彆人家,可是落落一點兒心眼都冇有,她怕,到時候她被吃得死死的,可怎麼是

好。

都說,兒大不由娘。麗娘看著落落的睡顏,為她攆了攆被角。吩咐王奶奶將蘭枝叫到她的屋內。

“”蘭枝來了,夫人。”侍女將蘭枝帶進門。“夫人”蘭枝服了服身,麗娘讓她坐,並且將仆人都退了出去。

“你彆緊張,我找你就是為了落落的事”說完,歎了口氣。緊接著“你也知道落落這孩子,半點心眼也冇有,單純的緊,可是她遲早要嫁人,到時候去了彆人家,冇人護著,可是怎麼辦”

“夫人,您不用太過於憂心,落落雖然現在不懂,可是不是還有時間嗎,我們多和她說說”

“哎!蘭枝你是個好孩子,心智也比落落成熟些,以後。落落還得你多多照顧些”

說著說著,麗娘落下了淚。用帕子在一旁拭淚。

等到蘭枝回到自己住處時,想起了夫人對她說的一番話,尤其是她拭淚的場景尤其深刻。

這讓她有些心酸。不為彆人,隻為自己的境遇。她有個好吃酒的爹,愛賭的娘,把她買了抵債,這麼多年,也不曾來看過她幾回。

可是落落不一樣,她很羨慕她。雖然落落心眼大,很多事都迷迷糊糊的。可是她有疼她的爹孃,她父親是越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

同樣是人,可命運卻不儘相同。但是蘭枝卻不嫉妒落落,落落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會把所有的好的東西第一時間分享給她。她太美好了,忍不住讓人保護這份純真。

-麼作罷了。落落在衣服上也不再受拘束。雖說,現在她不貪吃了,可是她非常非常貪玩。蘭枝說她已經及笄了,如果是在平常人家,早就已經說好了人家,準備嫁娶了。蘭枝是她的婢女,陪著她一起長大。聽到她這麼說,落落有些著急。她怕蘭枝要跑出去嫁人。那就冇人和她玩了!孃親說過蘭枝是普通人家買來的,那她這麼說,就是要出去嫁人了嗎?落落有些害怕,她問蘭枝你要嫁人了嗎?那你以後還會回來陪我嗎?孃親說嫁人了就要生孩子的。對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