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的故地待他行出一段距離,霏母便虛軟無力倒像一旁“桂珠,又嚴重了?”霏雄忙扶住他擔心地問道“無礙,乘著阿蕪遠行,快把要事辦了吧”左右撐不過多久,又怎能成為累贅,逐願不在也不必在強撐,隻是這最後一麵也不知趕不趕得及了“罷了,也是我自已要趕他出去”她感慨似的歎了口氣“到時定要怨你,那小子從小便倔脾氣”霏雄攥緊身旁人的手“快些回屋去吧,你不能在外久待”“放不下啊,放不下”霏母淚如雨下“本就不容易見一麵,...-

家書寄出遲遲未收到回信,加上突如其來的種種霏逐願早已待不下去,可此番回程比先前來時所花費要少好些時日

停下馬車後,霏逐願便迫不及待下了馬車,但見著府門口時,便是一愣

府內外掛滿白布,小廝下人們也都穿著白衣

這分明就是.....

管家見少爺歸來,忙慌迎上去“小少爺怎的這般快回來了,按理說不是不該是這般快的”

冇等管家說完萃子聞言便急忙問道“府上這是怎的回事,這白布是掛的誰的?”

“這......小少爺請自行去問姥爺吧,我也道不明白”

霏逐願眉心緊皺,心急如焚往大廳走去

那大廳白布更甚,中間則規規矩矩放著棺,儼然是小殮大殮均已完畢

那老爺子跪在棺前,聽著門外動靜,轉過身便瞧到了霏逐願,神情在驚訝中透著慌張“阿蕪?你怎的回來了,不是還要幾日的嗎?”說完又轉頭質問般看向跟在霏逐願身後的全野,

“爹,府內怎的這幅模樣,哪位過世了,操辦成這般”

霏逐願此時已有不祥的預感

他爹歎了口氣“本想著操完在同你講,這是,你娘...”

“娘?走之前不是還好好的,怎會.....怎會會是娘?”

“你娘她早就得了病,這病又生的古怪,不然為何這幾年這般急的朝外走,就是想尋得大夫好生治治,誰知...”霏雄掩麵,淚水又湧了出來“終究是老天爺不放過”

霏雄泄憤般的砸像地板“分明的這般努力了,為何還是這結果,為何!”說是悲傷,倒不如是不甘更多

“爹,這般在娘麵前,成何體統啊”他趕忙把爹扶起“快把爹扶去臥房歇息,這兒我來守罷”

在那跪著的小廝忙起來扶著姥爺往門外去

此時,望姨走到霏逐願身邊,道“少爺,夫人走的也算是安詳了,就是走之前托老奴給少爺帶句話”望姨那雙眼睛異常紅腫,冇日冇夜的操辦想必費了不少心思

“夫人讓您也不必擔憂,好好的過完這一生,找個姑娘,平平安安,她便是了了心願了”

霏逐願聽著這噩耗本就心痛難耐,在也抑製不住,淚水滾滾落下,他急忙去擦,然而到最後也是不得已哭出聲

頭七已過,起棺埋葬,逝者安息

這幾日霏逐願過得渾渾噩噩,那日臨走之時爹孃的眼神,他雖是有所察覺,但冇有過多追問,那時要是他知曉此事,至少

至少還能見著最後一麵

過後幾日,他整日將自已關在房內,迫使自已振作起來

過多的回憶,隻會讓他更加深陷其中

相對隔絕外邊的嘈雜可以讓他回想起更多細節,列如:

父親為何要瞞著她?

此次不明目的的出行?

都是有意為之吧。

隻怪自已未能發覺

“這到底是何病?圓清名醫都瞧遍了,也冇瞧出個所以然來,隻是知道了有遺傳下一代的可能,但如此便更加令人著急了,阿蕪到底怎辦纔好啊”霏父正愁眉不展的拉著全野訴說

“我等瞧著他如今不是好好的,定是並無大礙,乘著這時間,在到處找找,總歸有法子的”裡子跟在全野一旁看著也不忍道

霏雄如今頂著喪妻和不知何時會喪子的痛,任誰看了都得感歎

“話雖是如此,但無人知曉這病會何時發作,隻盼著能早日尋著法子,阿蕪都還未步入商行,任誰都不忍心啊”一旁的望姨也同樣的操心

全野見眾人均是緊著眉毛,自已也冇由來的生出些不安“叔父不必著急,大夥在辦差時都會留意些,老天定不會辜負有心人”

見全野發話,雖說不安感還未消除但霏雄原先攬的事,還是要迴應“先前那‘白鬍子’,你不在的這幾月我倒是打探到了一二,據說伉永先王在世之時極其喜愛那木芙蓉,現今的木芙蓉之城不就是那剋蓉城,去那打聽,冇準會有著落”

“阿全謝了叔父百忙之中抽空相助,阿蕪之事叔父也不必操心,我們兄弟三人必然一路打聽”說罷,由於任務繁重,全野也不耽擱,即日啟程,前往剋蓉

臨行前霏雄還想往全野包中塞銀票“在外打拚都不容易,況且現在我見著你了,就定不會在讓你苦著”

“阿蕪這事也是要受你照顧,來日還得多拜托你”

全野無奈接下,也為此想了一路

那奇病...倒是得上上心了

-任誰看了都得感歎“話雖是如此,但無人知曉這病會何時發作,隻盼著能早日尋著法子,阿蕪都還未步入商行,任誰都不忍心啊”一旁的望姨也同樣的操心全野見眾人均是緊著眉毛,自已也冇由來的生出些不安“叔父不必著急,大夥在辦差時都會留意些,老天定不會辜負有心人”見全野發話,雖說不安感還未消除但霏雄原先攬的事,還是要迴應“先前那‘白鬍子’,你不在的這幾月我倒是打探到了一二,據說伉永先王在世之時極其喜愛那木芙蓉,現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