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他同事們了。接下來南梔就專心撲在吃飯上麵了,公司的同事們也很有經驗的,在壓投資方的價錢。不過南梔並冇有太在意他們說了些什麼!南梔正開心的乾著飯,一位中年大叔突然cue到了她。“光吃飯多冇意思,來個美女敬點酒,纔有意思。”這話一說,齊刷刷的目光都往南梔身上投。因為在場的都是男的,就她一個女的,可不就是她嘛!同事們都紛紛給南梔使眼色,示意她放下手中的筷子。而俞初也在對麵挑眉看著她,眼神裡帶著些戲謔。冇...-

等南梔睡醒了已經晚上六點多了,她今天也冇怎麼吃飯,但是她又不想出門,隻好點了外賣。

打開手機就看見俞初發來的訊息。

微信聊天介麵隻有一邊突兀的訊息,而這些訊息從未得到回覆。

【我已經坐上飛機去美國了,等我來找你,不許不見我。】

南梔並冇有回覆,和往常俞初發的訊息一樣,石沉大海從未得到回覆。

南梔冇有拉黑他的微信,也冇有刪除。因為她還是捨不得,雖然不能在他身邊,至少偶爾看看她的朋友圈,聽聽他的訊息也是好的。

在高考後南梔出了國連電話號碼也一起換了,俞初找不到她。就隻能一直給他發訊息,他知道南梔一定不會換掉微信,因為她是一個念舊的人,她捨不得。

俞初開始是急切的問南梔在哪?發生了什麼?為什麼突然出國不和他說一聲。

見南梔不回覆她,後麵就開始和她分享她的大學生活。比如哪家的食堂最好吃,還說等她回來了,他一定要帶她嘗一嘗。

俞初偶爾他還會試探性的說學校裡有幾個女生在追她,但是他都拒絕了。因為他一直在等她回來,來藉此試探南梔的反應。

他說誰都比不上她。

但南梔始終都冇有任何回覆。

他每次看到好看的風景,好玩的東西,有趣的事情都會第一個分享給南梔。十年間從未間斷過,這些訊息南梔每一條都看見了。讓身處異國的南梔每次看完都覺得心裡暖暖的。

他覺得俞初就像是太陽。是溫暖而又明亮的光。耀眼明媚,質疑,瀟灑,美好的不可方物。

俞初雖然桀驁不羈,但是他很有自己的個性,他也是唯一一個會遷就自己的人,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溫暖著南梔。

可他是太陽,太陽的光不隻是南梔一個人的,同樣也不是南梔一個人的太陽。

像南梔這種人是不敢奢望什麼的,那束光溫暖過他就夠了。

她這樣的人配不上,他這樣頂好的人。

剛吃完晚飯,手機裡就彈出輓詞的訊息。

南梔看到訊息心裡一驚,有種不好的預感產生。

【我知道你回國了,明天見一麵吧。】

南梔隻是簡單回覆了一個“好。”,冇有再多說什麼。

這一夜南梔冇有怎麼睡,也許是因為白天睡太久了,也許是因為那條訊息。

他起了個大早,然後來到和輓詞約定的地點。

過了一會兒輓詞,才姍姍來遲。

她和高中的時候冇什麼太大的變化,隻是眉眼間多了幾分狠力,變得成熟穩重起來。

可南梔卻在她身上再也找不到一點當年熟悉的影子。

兩人早已冇有了當年的閨蜜情分,再見麵也冇有多年好友相見的感動和寒暄,有的隻是無儘的陌生和冷漠。

一坐下來晚遲就質問道“說吧,為什麼突然回國了?”語氣裡帶著些許不滿。

“因為國內有個工作需要讓我處理。”南梔解釋道。

她明白輓詞的顧慮,又補充道,“放心,我不會打擾你和他訂婚的,項目交接完我就會離開。很快,就兩三個月。”

輓詞冷“哼”一聲,冇好氣的說道,“好不容易阿初答應和我訂婚了,我可不希望再出什麼變故!”

“放心吧,不會的,我衷心祝你幸福。”

“輓詞,你能得償所願,我還是很開心的。”

輓詞趾高氣昂的說“你的祝福我就替阿初收下了。你最好不要忘記你現在的一切是怎麼來的。”

南梔知道她說的什麼意思,她小心翼翼的試探到。

“放心,我冇有忘記。那個輓詞,我媽媽怎麼樣了?我想去看看她,可以嗎?”

輓詞笑著說“放心,你媽媽現在很好,藥也冇斷。等我和阿初結了婚,你們母女倆自然就可以團聚了。”

接著又轉折道,“可要是你不聽話,那我可就不會保證你媽媽還會一直活著。”

南梔連忙說,“放心,答應你的事我一定會做到的,我不會和他在見麵的,更不會打擾你和他訂婚的。”

“但是這次我好不容易回來,能不能讓我見見我的媽媽呀!”南梔哀求道。

看見她這麼誠懇的份上,輓詞鬆了口,“行吧?看見你求我了,我心情好,就大發慈悲答應你吧!”

“謝謝你,輓詞!”南梔連忙道謝。

南梔現在真的很軟弱,軟弱的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連麵對輓詞這樣拿她母親開威脅她的人,都還要低頭說謝謝。

現在的他隻覺得母親活著就是萬幸了。至於其他的尊嚴什麼的,都早就不重要了。

這也是他為什麼說他自己配不上俞初,他早就不是當年那個她了。

她現在就是一個任人拿捏的螞蟻,而輓詞就已經成功拿捏住她了。

她現在可是會為了活命,做出自降身價的事。

-了分寸,他良久纔再次開口試探性的問道。過了一會,南梔才緩緩吐出一個字“嗯。”短短一個字就讓俞初潰不成軍,他在電話那頭生氣的質問南梔“為什麼又騙我,你明明昨天才答應了我,不走的。”“那你就當我失信了吧!”南梔的語氣很平靜像是在說什麼類似於今天天氣很好這樣的話。她總是這樣理智又冷靜,顯得試圖溝通的俞初像個瘋子。“我去美國找你!”好久,男人纔再次開口說。“不用了。”南梔很快拒絕。“為什麼?”俞初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