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

的書,讓少年覺得格外溫馨。哪怕讓我趴在桌子上睡一覺也行啊。他認為,這總比睡大街強,便去到店中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的桌子旁,放下書包,戴上耳機正要趴下睡覺。“你好,請問您是?”一雙骨節分明的手在桌子上敲了敲。少年緩緩抬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十分好看的臉,看到他有些微微出神。男人似乎也感覺到他在盯著自己,輕咳了一聲“我是這的老闆,你有什麼需求可以向我提出來,我會儘力幫你的。”“你…你好,我叫江暮雲,是從隔壁...-

夏季總是能給人帶來無限遐想,或是回憶過往,或是暢想未來,又或是思考當下。而夏天的夜晚更是如此。

空無一人的路上,響起陣陣蟬鳴,與其風吹動樹葉的聲音一同奏響。

一個男孩走了過來。他看上去隻有十七八歲,隨身的也隻是一個雙肩包,還有手機。似乎是冇有住處,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著,是想找開著的店鋪暫住一晚。

“這不是夏天了嗎?怎麼都這麼早關門?”少年疑惑道,此時,遠處有一條巷子還閃著微弱的光,他便快步走過去,竟是看到巷子拐角處還有一家咖啡館開著。

“你好!有人嗎?有人嗎!”他走進去喊了兩聲,聲音雖冇有很大,但足以讓咖啡館的人聽到。

他等了等,不曾有人迴應。

店中的燈光偏黃,搭配著令人繾綣的古典樂,以及牆體書架上的書,讓少年覺得格外溫馨。

哪怕讓我趴在桌子上睡一覺也行啊。

他認為,這總比睡大街強,便去到店中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的桌子旁,放下書包,戴上耳機正要趴下睡覺。

“你好,請問您是?”一雙骨節分明的手在桌子上敲了敲。

少年緩緩抬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十分好看的臉,看到他有些微微出神。

男人似乎也感覺到他在盯著自己,輕咳了一聲“我是這的老闆,你有什麼需求可以向我提出來,我會儘力幫你的。”

“你…你好,我叫江暮雲,是從隔壁城市過來的,可以在你這睡一晚嗎?”少年回過神,開始磕磕巴巴的自我介紹。

“你多大?”

“十七。”

“不用上學嗎?”

“不是,我是自己走的,我融不進這個家,就獨自來到B城了。”少年的聲音越來越小。

有趣。

男人看著眼前少年的模樣,嘴角微微勾起了一絲笑容“顧寒青,今年二十,與朋友聯合開了這個咖啡館。”

“謝謝,顧…”

“我比你大,你叫我`哥哥'吧。”

“哥。”

兩人一同沉默,似乎是在找什麼共同話題。最後,還是顧寒青先開口“到樓上去睡吧,那有兩張床。”

“哦。”江暮雲大概是第一次體會到被人關心,還有點不習慣。

“你先上去,樓梯在書架那麵牆後麵,我去給你倒點水。”顧寒青起身去了後廚,他做飯倒是很厲害,文化方麵就更不用說了,自然是那種“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男人。

這天夜裡十分安靜,月光透過窗子,照在那整潔的床上。

他怎麼還不上來?

我需要去找他嗎?

我現在應該乾嘛?

鞋與木板摩擦的聲音響起,是顧寒青。

“吃點東西吧,看你的模樣,得是有兩三天冇吃東西了。”他將手中的餐盤遞給江暮雲,卻發現他的眼角紅紅的,“你怎麼了?哭了?”

江暮雲搖搖頭,去到桌子旁開始吃東西。

顧寒青下樓關了燈,回去後坐到江暮雲對麵。

“你總是看著我做什麼?”江暮雲終究是主動說出來了,倒也不用他自己引。

他用手拍了一下桌子,湊到江暮雲麵前,“我們做個朋友吧。”

“做什麼?”

“朋友。”

-孩走了過來。他看上去隻有十七八歲,隨身的也隻是一個雙肩包,還有手機。似乎是冇有住處,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著,是想找開著的店鋪暫住一晚。“這不是夏天了嗎?怎麼都這麼早關門?”少年疑惑道,此時,遠處有一條巷子還閃著微弱的光,他便快步走過去,竟是看到巷子拐角處還有一家咖啡館開著。“你好!有人嗎?有人嗎!”他走進去喊了兩聲,聲音雖冇有很大,但足以讓咖啡館的人聽到。他等了等,不曾有人迴應。店中的燈光偏黃,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