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看著她大口大口品味著美食的享受樣子,覺得她像個小貓一樣,可可愛愛的。他自己也不自覺地做出了一個有些難看的笑。——淩晨十二點,明天海選開始,但緊張卻並冇有出現在許栗糖的臉上。隨著手機傳來的一聲代表勝利意思的英文,許栗糖才帶著手機從被窩裡鑽了出來,她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把頭埋在枕頭裡,“咯吱咯吱”的笑個不停。誰懂!她穿越前整天菜的要死,一出塔就容易被人殺,結果穿個越竟然能讓她追著彆人跑,還自己單殺五個...-

許栗糖說完後抬眼看,卻發現剛剛的人被她突然的聲音嚇得停止了說話,但又很快回過神來對著許栗糖那邊凶狠地瞪了一眼,又一邊輕蔑的看著她一邊衝著她說更離譜的話。

本來就不好脾氣的許栗糖這哪能忍,剛剛要不是被他們一堆人撞得太狠太難受了,早就會在他們說第一句話的時候賞賜他們每個人一個巴掌,他們的嘴不乾淨那就不要亂叫。

越想越覺得虧了的許栗糖直接衝上去趁他們冇注意時給每個人送了一個大嘴巴子。

她突然的操作讓他們冇反應過來,就算巴掌已逐個打上去,甚至巴掌的力度個個都用了十成十的力,他們對於彆人對他們的反抗也是第一次看到。

等他們口中的徐姐被臉上的疼痛痛得擰住一團大聲賣慘時,他們的注意才移回到徐可鈴身上,但因發現剛剛許栗糖還嘴又敢打他們的行為讓他們在一堆人麵前丟了臉,而臉上是真實的火辣辣感受,他們越想越氣而臉上的神情也是越來越扭曲。

許栗糖看著他們其中長得還挺醜的臉,心裡有點得意:果然還是直接上手好啊,她這次下手控製的非常不錯,他們臉上的疼痛都是被她用的巧勁打的,在彆人眼裡就是輕輕拍了一下他們的臉,那輕輕的程度甚至都冇在他們的臉上留下痕跡。

哈哈哈哈這是又厲害了她,她想看在他們如此扭曲噁心的臉就多懟他們幾句,讓他們“爽一爽”。

許栗糖在自己的心裡想法飛來飛去,但卻擋住她一心二用的去觀察周圍,一雙杏眼探出對著左邊瞅瞅,對著右邊也瞅瞅,果然發現一個舉著手機衝著她這邊笑得一臉財迷像的直播哥。

她當時偷賴衝係統耍賴時,用係統給她的最新款手機打遍峽穀瘋狂殺,因太厲害而無聊時,上網在某博刷到的直播訊息,那遍文說博主會全天在海選現場隨便采訪路過的人,還是一個團隊多機位拍攝海選現場發生的事情。

許栗糖當時冇多想,但隻是多瞄了一眼那博主一張他自己大頭照的頭像,隨意記了一下,原來是真的呀!那更可以隨便懟了。

“你們瞪我乾嘛,你們是不是覺得自己很重要?對不起,我隻是把你們當一個笑話而已。”

“牛馬東昇西落,傻X至死不渝。你們在我眼裡隻是還冇有垃圾分類的垃圾。”

“撞到人不道歉,靠著聲量大人多,就胡作非為。我拿什麼拯救你們這群退化的人類。”

許栗糖繃著臉,一字一語快速地衝著他們輸出著,她罵的太快他們壓根就插不上去嘴,隻能瞪她和用臉醜她。

周圍的人群看著越來越激烈的場景也越來越激動,一堆人一邊拿著手機錄,一邊發朋友圈跟好友分享。

大家望著許栗糖罵人時臉上都一同浮上了姨母笑,因為她那軟妹臉在罵人時嚴肅的可愛,和一字一句罵著那些人時帶著嬰兒肥的臉頰越說越好像是因為委屈的鼓起,大家的臉上也從被可愛到轉為心疼。

徐可鈴被她罵得有些控製掛不住情緒,她那清秀的臉表情猙獰,一把拉住擋在她前麵的小跟班李心的手腕,用指甲衝著李心大力地掐了進去。她一邊對著李心的手掐了好幾下來解氣,又一邊控製自己在那些湊熱鬨的人前露出小白花被人欺負時的樣子,語氣委屈地質問著許栗糖。

“你!你彆欺人太甚!”

徐可鈴她那緊蹙著的眉,努力睜大的眼睛,咬著的嘴唇,和要落不落的眼淚把許栗糖她都要看笑了。

“噢,這麼大的場子總有監控吧,你敢看嗎?”

徐可鈴咬了咬牙,頭偏到一旁不敢對上許栗糖的眼睛,隻能對著站在她前麵不敢吭聲的李心和經紀人使眼色,她那雙怨毒的目光直直的看著她們。

她那經紀人在心裡衝著徐可鈴吐了一口口水,但還是隻能上前去威攝對方,她想著:許栗糖直接道個歉多好,偏要惹事生非,就她這樣的等徐可鈴回去對著老闆說一聲,她在娛樂圈的路還冇走就直接被摁冇了,何必呢。

但經紀人該上前還是要上前,她從包裡拿出一張名片遞到許栗糖麵前,帶著微笑的開始試探。

“這位小姐,你也是來參加海選的吧?我們是來自嘉茂公司,看你周圍冇有人跟著,應該沒簽公司的。”

經紀人看著許栗糖壓根冇有認真聽她說話,也冇有回答,她隻能表情一轉開始嚴肅的警告。

“你再不道歉,還要再敗壞我們公司藝人名聲的話,我們這邊就得給你發律師函……”

經紀人話還冇說完,許栗糖直接越過她走到徐可鈴麵前,惡劣地拍了一下徐可鈴的臉蛋,低頭對著她的耳邊說:“你這難喝的綠茶,我就先不伺候了。”

說完立刻離開許栗糖直接走到直播哥麵前,對著他的手機後置攝像頭擺了擺手,臉上露出像小貓得逞一樣的笑容,後又學著徐可鈴那蹙著眉咬著嘴的樣子可憐惜惜的對著直播裡超一百萬的觀眾說話。

“大家都看到全程了吧,他們欺負我。”

她那眼含淚的可憐的樣子和委屈巴巴的訴苦,連手機裡的觀眾都激動起來了。

[她的眼淚我的興奮劑,給我舔舔舔舔,好香啊!]

[樓上有點變態了,不像我,我隻會愛我老婆嘿嘿嘿]

[哇塞!這臉!這美貌!管家一秒內我要她全部的資訊!]

[你們這群食色之人,我譴責你們。你們是真不聽她說的話呀?]

[對呀,我老婆都被人威脅了,那什麼狗公司又出來害人了,果然是道德不行啊。]

[上麵你怎麼不說清楚啊?發生什麼了?草,這麼多人在看嗎?都上熱搜了前十了!!!]

[姐妹們給我衝!這又老又醜的女人竟然敢欺負鈴鈴!惹到我們算是踢到鐵板了!大家控評!]

[……]

因為有好心人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給發到網上,所以現在熱搜第十名的就是:徐可鈴霸淩素人,後麵還有一個爆字。

甚至熱搜還在穩步上升。

不知道這件事的許栗糖,看著手機再次響起的鬧鐘,她一聽到鈴聲就迅速摁停,臉上是蓋不住的慌張。

她可不想社死呀!好在在前奏開始就立刻關了。

唉?不對呀!她海選是真的要遲到了!

許栗糖在腦子裡得到這個訊息,轉過去看著浪費了她許多時間的一群人,在走之前還要得意的對著她們,“你們跟觀眾們問聲好吧,畢竟他們可是看了你們這麼久的猴戲。”

她裝完後立刻轉回攝像頭前,歪了歪頭,衝著他們露出明媚的笑容,眨了眨眼,“初次見麵,我叫許栗糖,Bye!”

說完後許栗糖在觀眾們麵前走著模特步離場,等到冇人的地方她便朝著目標地狂奔。

這前後的反差,假如有人看到一定會大受震撼。

許栗糖是淡定離場了,但是還留著一群人在現場尷尬對視,他們偷偷瞄了一眼徐可鈴的臉色,她臉上的假笑掛都掛不去,取而代之的是猙獰的表情,眼神狠厲的看著許栗糖離開的方向,恨毒了她。

經紀人撇了一眼低頭望著手婉紅痕想的出神的李心,她感覺到經紀人的目光,低著眼害怕地拉住徐可鈴。

細小的聲音警醒著徐可鈴,她勉強的笑著跟經紀人處理好現場,她們冇有發現李心走在最後冷冷地望著她們,而且她的手緊緊地握著拳,指甲在手心留下很深的痕跡。

許栗糖望著手中的號碼牌慶幸的心裡大喊大叫,小小時間被她拿捏住了吧。

她剛跑到等待間,在她前一位的就才正好進去,冇有遲到還壓線的來到現場,這快樂她懂!

她一坐下又懷念起了係統在腦海陪她說話的時候,許栗糖有點無聊的四處亂瞄,疑惑地看著每個人都在拿著手機看得津津有味,她腦袋上升起了一個問號,貓著身體謹慎地走到一個笑容笑的最開心的人後麵,一邊譴責自己一邊偷看。

結果那人給手機安了防窺膜,在後麵看根本什麼都看不見。

好奇心達不滿足的許栗糖還是很活潑地轉身回到座位上,拿起手機給自己打氣,她是最棒的!打完後瘋狂記著等下要表演的舞和詞。

那個看著手機的人望著許栗糖的背影,覺得她的衣服好眼熟,再看了一眼某博上熱搜排名第一的話題:徐可鈴聲明。啊!前麵那個不就是事件的另一個女主角嗎!

那人眼神帶著唏噓的再看了她一眼,心想:她後麵可要慘了,惹了大公司老闆的小情人。

許栗糖感覺到後麵有很多人一直在偷看她,她也冇有在意,畢竟從小都是因為美貌引人頻頻側目的存在,許栗糖她心情好美的在內心裡覺得隻是小意思呢。

顯示屏上的數字終於有變動了,到許栗糖了。

門被猛地推開,剛剛進去的人哭花了妝快速地跑到外麵。

許栗糖看著那人的情形,心裡有點小害怕。

啊啊啊!這怎麼像是要進考場一樣,有點恐怖啊!誰懂!

-的心裡大喊大叫,小小時間被她拿捏住了吧。她剛跑到等待間,在她前一位的就才正好進去,冇有遲到還壓線的來到現場,這快樂她懂!她一坐下又懷念起了係統在腦海陪她說話的時候,許栗糖有點無聊的四處亂瞄,疑惑地看著每個人都在拿著手機看得津津有味,她腦袋上升起了一個問號,貓著身體謹慎地走到一個笑容笑的最開心的人後麵,一邊譴責自己一邊偷看。結果那人給手機安了防窺膜,在後麵看根本什麼都看不見。好奇心達不滿足的許栗糖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