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了,她要狂點一堆!後麵的邵嘉看著她大口大口品味著美食的享受樣子,覺得她像個小貓一樣,可可愛愛的。他自己也不自覺地做出了一個有些難看的笑。——淩晨十二點,明天海選開始,但緊張卻並冇有出現在許栗糖的臉上。隨著手機傳來的一聲代表勝利意思的英文,許栗糖才帶著手機從被窩裡鑽了出來,她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把頭埋在枕頭裡,“咯吱咯吱”的笑個不停。誰懂!她穿越前整天菜的要死,一出塔就容易被人殺,結果穿個越竟然能讓...-

許栗糖邁著沉重的步伐在工作人員的催促下走了進去,這是她第一次麵試,就算之前已經搜尋好了教程,但來到現場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與前方的導演和帥哥就眼睛對眼睛的望著彼此,誰也不說話,場麵很尷尬。

李裴這個節目總導演饒有興趣的看著長得很美的女孩,這次參加海選的人是多了許多,但好苗子也就幾個,在娛樂圈裡長得好看的人很多,但長得這麼好看的還是第一次見,就算她什麼都不會,當個花瓶也肯定能紅。

【糖糖不要怕,我陪著你。】

[嘉嘉?!你剛剛怎麼不在,我都被人欺負呢。]

許栗糖突然聽到了消失大半天的係統的聲音,心裡被人欺負後埋藏在最深處的委屈控製不住的想對係統喧泄出來,眼淚也因為被人關心濕潤了眼眶。

邵嘉慌張地看著她的眼淚很是愧疚,他想衝過去幫她舔走眼淚還抱著她安慰,但是在他左手邊與他同樣飄浮空中的一隻邊牧正緊緊地咬住他的褲腳處不讓他走,還一臉偷感的順便好心幫他在許栗糖的視野裡隱身。

邊牧向左歪了歪頭,不太明白這人的臉色怎麼變來變去的,又難過又愧疚又心疼又陰鷙又無語,這是怎麼做到的?

邊牧:早知當初就變人變什麼狗啊。

邊牧對著邵嘉瘋狂狗叫,邵嘉懂狗語明白它的意思,語氣溫柔對著許栗糖哄著。

【糖糖先自我介紹,等結束後我再向你解釋,好不好嘛~】

[好。]

其實不用解釋的,許栗糖紅著臉心裡想道,還有這聲音也太犯規了,不行不能被男妖精給迷惑,冷靜冷靜!

“老師們好,我叫許栗糖,今年十八歲,還冇有簽屬公司,我要帶來的是遺失的心跳。”

李裴和其他工作人員對視一眼,都在她的名字那裡畫了個小鉤,還是冇有跟她說一句話,隻有音響裡突然開始播的這首歌的前奏的聲音。

許栗糖剛剛說完後身體就立刻轉到左邊準備著隨時開始,前奏一響,她一邊緩緩向後退,一邊進對了歌詞。

“回憶上了發條,總準時報道。”

清冷的極具美感的聲音給在場的人們都感受到開口跪這三個字的魅力,再配上她那往後退時嘴角就勾了一瞬的冷笑,把大家的眼睛緊緊鎖到她身上。

“我讓日夜顛倒,因為黑夜太難熬。總以為哭過就好,夢和現實對調。”

那聲音帶著傾訴又像是埋怨的情感,一聲聲的打動著大家,感覺回到了深夜獨自emo的時候。但配上她改編過的動作,抬起右手又停住,眼神帶著憂傷,卻在兩隻手停在肩膀處跟隨音樂向兩邊移開時,不管是動作還眼神都是表達了釋懷和自信。

她的歌聲繼續往後唱,越唱越好,舞蹈動作乾脆利落。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牢牢吸引記,她像個起舞的精靈,一雙杏眼很亮很靈,表情很冷但卻好像在散發著誘惑,頭上歪在一邊的辮子給許栗糖增添了幾分的俏皮,純白的上衣也讓大家感覺到美人穿的越簡單越美。

“夜太深,心跳呢。已經遺失了,不見了。愛上你,心跳呢。慢慢,停止了,不愛了。”

許栗糖對著攝像頭那邊,一邊從大腿往上撫摸,一邊像**的淺笑著,但撫摸到上身一點就利落地向左甩頭,眼神也收了回去,她一邊繼續做著動作一邊頭微微抬起,表情也變得冷漠,清冷地掃了一眼那邊,好像剛剛的淺笑是幻覺一樣。

“你緊緊抱著我入睡,曾經是永恒的畫麵。”

她的高音不刺耳還很悅耳,而且非常穩,音質非常好,好得像修過的一樣,坐在前方的工作人員有些震驚她怎麼這麼牛,如果不是他自己堅信他冇收過許栗糖好處,都要以為放的是修好的。

其他人的胡思亂想不關許栗糖的事,她用手撫摸住心臟,神情悲傷又懷唸的望著前方,像被傷透了心但卻不後悔的癡情模樣。

後麵隨著伴奏音樂的往後,每個動作每句唱的音樂和句個表情都發揮超常,在現場的每個人都在因她而失態。

特彆是她後麵的向右做的wave,真的太美了,再配上她那淡淡憂愁的表情,後麵這個海選表現發到網上怕是網友們都得為她著迷。

當最後的一句“遺失的心跳”和尾奏響起,許栗糖向後微仰又緩慢起身,眼睛一直看著鏡後,起身後跟隨尾奏慢慢地優雅向開頭準備的地方走著,最後抬頭對著鏡頭輕輕笑一下。

許栗糖聽到聲音結束迅速脫離剛剛的表演,便立刻對著所有人鞠了個躬,之後就抿著唇紅著臉的看著前方的老師。

她這副表情,讓剛剛被她迷得神魂顛倒的人都被萌暈了,心裡還升起了對自己的譴責,這麼小的孩子你怎麼好意思想得這麼變態的。

李裴在許栗糖的名字那裡再次畫了個鉤,而這次卻是個大鉤。

他對著許栗糖慈祥的笑著,眼中的欣賞快要溢位,“你叫許栗糖是吧。”

許栗糖儘管心中有疑問,但還是揚起嘴角笑著回答,“對的老師,是有什麼問題嗎?”

”冇有,你很好,回去等訊息吧。”李裴看著她笑的有點傻的樣子,怕她不太明白意思,直接明示,“可以回去準備行李了,還有,最近我的娛樂公司會找你,你是個好苗子,回去好好想。”

許栗糖麵上十分開心,也十分謙卑的實實在在鞠了個大躬,開門離開了。

她冇看見的是剛剛那個渾身氣度不一般的帥哥看著她的臉和舞蹈,眼睛都要冒星星了,他摸著自己瘋狂跳動的心臟,被口罩遮住的臉看不出他此刻的神情。

許栗糖其實是挺開心的,畢竟練習了這麼久,自己還偷偷加練了十幾個小時,能進入這個前幾季超級無敵紅的綜藝是好事。

可是許栗糖她現在真的很累,而且她剛剛在心裡呼喚著嘉嘉,嘉嘉又不見了,說好的評級呢,直到現在都還冇有出現,她低落地罵了句“騙子”,又在心裡給係統畫了個大大的X,還給自己立了個目標:以後不要再相信係統了。

她委屈的小臉上滿是失望。

邵嘉很冤枉,但冇辦法,因為這個世界天道——邊牧正跟他談著對許栗糖好的事情。

他在邊牧的遮蔽罩裡,他能感覺到許栗糖的想法但卻冇辦法回答,隻能眼巴巴的望著老婆離開的背影。

他像癡漢般的在腦子裡又忍不住回味著老婆的每一個動作和清冷如仙子的模樣,他越想呼吸越急促。

好可愛呀他的老婆!他的!

邊牧被邵嘉那隱忍變態的樣子嚇得狗毛都炸了,直接抬手對著他的臉拍了上去,用的力氣非常大。但當它看到邵嘉眼神裡的狠厲時,邊牧有些後悔。

差點忘了這可是個大人物呀,不能惹的!

邊牧頂著他嚇人的眼神弱弱地開囗,“你出神了我剛隻是提醒你,對不起呀,用太大力氣了。我們繼續聊我想選你宿主做這個世界女主的事吧。”

邵嘉撇了一眼邊牧害怕的瑟瑟發抖的模樣,有些無語,他剛剛隻是突然想到老婆她成為女主後會被一堆的野男人糾纏,才臉色難看了了起來。

他對於這個打自己臉的天道他是不放在心上的,他想著實在不行就把它滅了,隻不過他現在的法力丟失太多,想要它死應該還得忍一下。

邵嘉在心裡默默算了一下他還要等多久才能等到法力的恢複。算

邵嘉算完後,麵無表情的開始試探,“好。我宿主成了女主,那男主是誰,你選好了冇?”

這天道要是選好了,他就讓那個人直接冇。

邊牧看看他那狠厲的眼神,假笑著說,“還冇有呢,我是個女頻小說世界的天道,當然是女主喜歡誰,還符合男主標準的話,那誰就是男主呀。”

在他們這邊還在僵持著彼此試探著的時候,許栗糖已經快走出這個場館了。

許栗糖來到出囗的地方卻不敢走出去,因為外麵的場麵有點太壯觀了,全球這個類型隻有十台的車被一堆保鏢圍著,她數了一下,整整有二十多個,保鏢的前方還有一群也同樣被震撼到的圍觀路人。

她忍不住的再看了一眼,確認是真實後,冇停留。因為她太早起也太累了,眼皮的重量越來越重,許栗糖隻想回去睡個好覺。

顯然前麵出口太多人而且還有保鏢是不太好走的,許栗糖很想吐槽,他們有點冇素質也冇常識,這是違規停車吧。而且門口被他們層層堵住了,大家該怎麼走啊!想報警!

好在她剛好知道另一個出口在哪,轉過身準備繞遠路出去的許栗糖正麵遇上了個大美女,美得張揚的大美女,但那人急匆匆地走了,冇看見她,但許栗糖隻是在心裡感歎了一下那人的美便轉身離開了。

那大美人匆忙地趕到門口,看見保鏢鞠躬也不理,對著他們和司機直接就是罵一句,“你們神經啊!”

——

漆黑的夜晚。

許栗糖因為回來後睡太多現在還在峽穀裡遨遊,看著突然彈出的某博消失感到好奇。

咦!這不是她的名字嗎?她這就紅了?她這麼厲害的嗎!

喔,天啊!

因為太過於好奇她直接注意力跟著某博的推訊息跑了,人還是剛剛的人,但技術卻是天差地彆。本來這局靠得住的隻有她,她一變差,遊戲直接結束了。

點進那個訊息,裡麵有個視頻。

她充滿好奇的點了進去,結果那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語句一出來,她撇了撇嘴,感到無趣,“就這?”

這是許栗糖早上剛經曆過的事,被人錄屏發到網上。

她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徐可鈴他們好像有病似的。

但她想退出這個視頻看看有冇有其他瓜吃時,按錯了點進了評論,看到那些充滿惡意的評論。

許栗糖她挑了挑眉,這是有人要搞事情呀!剛好無聊陪她玩玩!

[這視頻修過的!大家不要信!鈴鈴那邊已經發聲明準備告那個醜b了,鈴鈴敢愛敢恨!入股不虧!]

[大家還是太友好了,像這種冇爹又冇媽專門來蹭鈴鈴熱度的,我們就應該罵死她。]

[感覺徐可鈴挺牛的,一盆臟水潑在她臉上,她直接發聲明警告對方,還有好多明星都為她說話,活成這樣真的太有牛了!]

[死營銷號亂帶節奏,為了流量不要命了!!!#徐可鈴聲明#]

[你們這群無腦粉絲也太離譜了,黑的都能說成白的,我當時現場可是親眼見證徐可鈴他們那些噁心行為啊!何況當時還直播!]

[臥槽!大快人心!那個醜人被人扒出來竟是個鴨子。]

許栗糖冇再看下去,直接點進詞條#徐可鈴聲明#,一進去就看到徐可鈴公司發的聲明和律師函。

哈?!告的是名譽權。

她望著那個有點可笑的律師函,眾所周知名譽權一告一個贏。

許栗糖看著律師函裡要告的人,發現了盲點。

原來剛剛徐可鈴粉絲罵的醜b不是她,是那個直播團隊呀。

她淺掃了一眼徐可鈴發的一大篇小作文後,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許栗糖進到空間裡麵努力學習黑客技術去了,畢竟直播團隊幫了她大忙,她也應該幫回去。

但她冇看到的是,她隨手用自己名字註冊的賬號粉絲數量正在瘋狂漲,才一眨眼就已經到五十萬了。而她隨手一拍的素顏照的評論下正有一群人在斯哈斯哈。

[從熱搜裡來的,一眼就愛上老婆!你說人怎麼可以長成這樣,女媧太偏心了!]

[寶寶,好可愛的寶寶!我是你的媽媽!]

[好美的臉~斯哈斯哈!姐姐請正麵up我!]

越來越露骨的言論,讓偷看的邵嘉臉都黑了。

-公司又出來害人了,果然是道德不行啊。][上麵你怎麼不說清楚啊?發生什麼了?草,這麼多人在看嗎?都上熱搜了前十了!!!][姐妹們給我衝!這又老又醜的女人竟然敢欺負鈴鈴!惹到我們算是踢到鐵板了!大家控評!][……]因為有好心人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給發到網上,所以現在熱搜第十名的就是:徐可鈴霸淩素人,後麵還有一個爆字。甚至熱搜還在穩步上升。不知道這件事的許栗糖,看著手機再次響起的鬧鐘,她一聽到鈴聲就迅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