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樹

手階段接了遊戲任務,拜了一個仙風道骨的大神為師。大神身後滿地焦土中,血水肆流、白骨累累。他丟來一根繫著八麵鈴鐺的黃幡:“這款遊戲不同於尋常製作,是最先進的設計,感知絕對真實,你上線時至少要記得催動初級心法,隔絕遊戲裡的環境風侵擾,免得又被穿越似的感覺給嗆到。”楊九州連連催動心法,周身騰起淡黃色光輝,那些嗆鼻的血腥氣終於消散,覺得自己真的像是個修仙之人了。接過師父長轅丟來的黃幡,按他說的開始完成今日...-

楊九州揮臂將那群老弱病殘的巫族護在身後,黃幡再次深插入大地。她口誦長訣,黃幡上騰起強光,化作一圈初級光罩將巫族護在其中。

接著她認真盯著長轅動作,準備偷師他劍招。隻見遠處長轅銀劍閃光,劍招出手,身後騰起成千上百的光劍,劍身如龍飛掠向打頭陣的大商勇士團,光彩絢爛無匹。

銀色劍光撞上勇士團,一陣地動山搖,楊九州扶著黃幡站立不穩,身後幾個巫族婦人倒地高念:“蒼天憐我!”

楊九州瞪大了眼,叫著:“係統敢派這種任務,就一定能完成,師父加油!”

誰料,勇士團身後騰起濃黑怨氣,如觸手般抓住劍光,千百銀龍就此難再動彈,成了一堆破銅爛鐵,慘然墜地。

楊九州瞬間安靜,嚥了下口水。

不是,剛剛那可是長轅的絕招啊,她之前和他一同打蛟龍副本的時候,這招對付兩百級的蛟龍都能削下小半管血條,遇上這群殷商勇士,怎麼血條分毫不動啊!

這遊戲到底拿什麼評定等級攻防的啊,為什麼人型npc比蛟龍這種半神npc還強上這麼多?

身旁有個巫族國字臉少年,頂著倒八字眉,一臉凶相地開口:“這群殷商魔人用活烹邪陣,以修道之人的血肉怨氣為食,早就修成了魔怪,區區半神蛟龍也不過是他們的盤中餐,你趁早棄了那螳臂當車的蠢貨逃跑,彆留在這裡等死。”

“靠!所以殷商魔人纔是這個遊戲的頂級屬性boss是嗎?”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少年不再搭理她,扶著身旁的母親就要向遠處逃竄,跑前還回頭衝楊九州叫了一聲,“跑啊,蠢貨!”

楊九州呸了聲:“你全家纔是蠢貨!npc整得跟真人似的嘴賤,我要投訴npc罵人!”

呸完,她扭頭看了眼以身結陣,正在嗷嗷吐血的長轅,隻見從濃黑怨氣中飛出一根繩索將他倒掛起來。

糟糟糟,要完!

長轅都頂不過一招,她可怎麼辦啊。

看著身後四散逃竄的巫族人,她也知道指望不上。

她心一橫決定跟著巫族一起棄長轅逃跑,反正任務失敗也就是長轅東山再起,她去火海裡受一受苦。

她剛一轉身邁步,餘光就看見長轅被濃黑的怨氣繩索捆綁,被戰車一路拖行,地上焦土翻滾而出,留下一道深深溝壑。

她感受到了一種切身的疼痛。

這遊戲實感做得超級真實的啊!!

那戰車向自己衝來了啊!!

看著長轅這副樣子,她邁不動逃跑的步伐。

遊戲而已,輸了就退遊!

這樣一想,她內心騰起磅礴勇氣,索性死馬當做活馬醫。

怨氣是吧!剛剛她可是度化了不少怨氣,再凶猛的勇士團也總能用度化訣試一試的吧!

她再次結出通天印,迅速拍向腹部,拍得腹部一顫。

好痛!下手重了!

不管了,她迅速念出口訣:“重陰之府、九夜之鄉。地獄餓鬼,旁生無鞅。皆得解脫,上昇天堂!”

黃幡騰起一束強光直插雲霄,風雲突變,漩渦狀的雲氣翻滾如柱,撞上拖行長轅的戰車。

轟隆一聲響,似乎灰濛濛的天空引爆了一場震天雷,遠處碎石橫飛,戰車停了下來。

“我靠!我這麼強?!”楊九州還冇來得及開心,隻見原本衝著巫族人而去的殷商勇士團紛紛調轉目標,向她而來。

戰車上那個八百級光頭大漢機械般地扭轉脖子,露出佈滿黑色橫紋的可怖的臉。他竟衝著她咧開嘴,笑了起來。

糟糟糟,又要完!

光頭大漢張開血盆大口,鮮紅的口腔顫動,隨著他一聲叫喊,濃黑的怨氣觸手遮天蔽日地衝她飛來。

她身前的初級光罩在觸手帶出的氣流波動下,已然顫顫巍巍。

好傢夥,她要變成下一個長轅了啊!

好訊息,她剛剛那招風雲柱撞斷了綁著長轅的怨氣繩索。

長轅一個翻身起落,劍尖爆發強光,向她一指。

楊九州身旁再度騰起明亮的白光護罩,擋住了第一波怨氣攻勢,護罩碎成光點,長轅倒吐了口血。

長轅手中唯一的精武長劍飛到楊九州麵前,將她托起,帶著她飛竄。

這師父,冇白拜,好樣的!

但是,她扭頭看向再度被怨氣繩索倒吊起來的長轅,心一橫,正欲催動長劍回身找他,隻聽得他斷斷續續的傳音而來:“任務打不過去也沒關係,隻要儘力打了就不扣功德點,去複活點等我。”

“嗷——好!”楊九州正欲答應,又見長轅再度被拖行,白衣儘染血跡黃土,殷商勇士團向她追來,“好個屁啊!我跟你們拚了啊!”

她雙指併攏,調轉劍身,橫立半空中,衣袂張揚。

楊九州凝神細思,既然係統會釋出這項任務,以他們兩人肯定是有辦法過的,隻是等級差這麼大,通關方法絕對不應該是硬著頭皮強行打過去。

這任務是在古戰場接到的,通關方法肯定與這裡有關。

她細細環視了一圈焦土遍野、白骨累累的古戰場,福至心靈。這群魔人靠吞噬怨氣修煉,用的功法也是怨氣為主。

她剛纔那招可以打斷他們的腳步,至少說明度化怨氣是有用的,隻是她的等級不夠度化這群魔人。

但這裡是古戰場啊,吸納了多少怨氣,絕對不會比這群魔人少,可怨氣從來冇有向外溢散過,一直被困在此地。

這難道不代表著戰場下方有困住怨氣的東西嗎?

這裡是修仙遊戲,這種設定的戰場多半是往古神魔之戰的遺蹟吧,那些古神打完架都會乾什麼?會留陣法壓住魔神的怨氣啊!

她打開悟陣技能快速掃描下方,進度條讀取緩慢,眼前慢悠悠地轉著光圈,眼見那怨氣已撞碎她護身的初級光罩。

楊九州猛地下意識閉上眼,隻覺一陣墜落的失重感,以為自己被怨氣抓走了。

睜眼一瞧,原本在她腳下的精武長劍飛身與怨氣相撞,撞得劍體粉身碎骨,怨氣頓了一下,她從天墜落。

在這一瞬間,她以為自己要摔了個狗吃屎,還想著在遊戲裡坐了一場這麼刺激的跳樓機也蠻有意思,大不了以後不再登陸罷了。

眼前進度條終於讀取完畢,她看見下方黃土之中騰出一條枝丫,枝丫迅速長成蒼天巨樹纏繞包裹住她。

怨氣觸及巨樹爆發出尖銳嘶鳴,她看見翠綠的樹冠頂部騰起光輝,古戰場四方浮現出一朵雪白的火焰蓮花,蓮花花瓣向天頂中央閉合,高掛蒼穹的烈陽正大放光芒。

耳畔俱是殷商勇士的尖嘯哀嚎聲,她被困在森森綠意裡,費力扒開繁茂枝葉,爬到枝乾的間隙處向外窺視。

隻見白焰花瓣所過之處,濃黑的怨氣瞬間縮小消融,大商勇士在地上翻滾哀嚎,身上皮膚俱被白焰燒成一片焦黑。

天頂的烈陽強光刺激得她眼淚直冒,長轅躺在地上,身上滿是贓汙。白焰從他身上滾過,楊九州捂嘴低呼了一聲,還以為他會被白焰燒焦。

誰料白焰隻是輕飄飄地從他身上滾過,燒向蓮花內殘餘的濃重怨氣,怨氣殘留著一縷縷青煙不甘地往未閉合的天頂處逃竄,在烈陽的照耀下化成了一灘水雲。

白焰蓮花終於閉合,楊九州看著頭頂絢爛流動的光輝,恍然覺得有雨點砸落在臉上,一滴兩滴……

白焰之下的古戰場落起清澈的雨來,那些魔人橫躺在地上冇了聲息。

雨滴落地,白骨累累的暗黃焦土生長出嫩芽,嫩芽萌發,漫天綠意從遠及近向更遠處蔓延。

很快,離離青草覆蓋了這片死寂大地,一身雪色白衣的長轅躺在青碧草葉之上。

白焰消散,烈陽恢複平靜的金光,楊九州從樹上爬下來,撲向長轅身旁。

長轅身上原本橫布著的傷痕俱已恢複,陽光照耀下,膚色勝雪,衣袂隨草原的風揚動。

楊九州蹲下身子,拍了拍長轅的臉:“喂,醒醒,不會下線了吧?我這麼牛的操作,你倒是睜眼看一看啊!”

長轅雙肩被她狂暴晃動著,她叫道:“不應該啊,下線不是會原地消失嗎,你怎麼躺屍在這裡啊?”

長轅終是被她晃得睜開眼,長咳了幾聲:“我還以為死定了要重開,就脫了頭盔去倒水喝。”

“哇,我還冇放棄你就先放棄了,你這師父要不要這麼廢啊!”楊九州大叫著坐直身子,拍了拍身旁的青草地,“看看,我多牛,我把那群npc乾死了!”

“怎麼做到的?我算著時間差不多該刷複活點了,重新加載進來什麼都冇看見。”

楊九州興奮地把剛纔的劇情添油加醋地同他講了一通,狂誇自己腦子活絡如有神助,又轉身指著身後的那棵蒼天巨樹給他看。

長轅站起身盯著那棵巨樹歎道:“看起來像是東方的扶桑神木啊,怎麼會在這裡。對了,你過關去撿掉落物品了嗎?”

“!!!還冇!”楊九州這纔想起來,自己乾翻了那群boss團,肯定會有不少精品掉落。

環顧一圈,發現綠草如雲,早就將掉落物品遮得了無蹤跡。她同長轅兩人打開搜尋器四下找了一圈,一無所獲,正納悶間,突然聽得係統響起機械提示音。

冷冰冰的女聲迴盪在草原之上:“各位玩家,任務失敗!”

楊九州扯著長轅手臂刹時一驚,攥得他直喊疼。

她仰頭衝係統大聲叫喊:“失敗個屁啊?!我這麼牛的操作,什麼鬼bug!還我掉落!我要找客服!”

-前物品全部消失。“什麼好東西?看你猴急的。”長轅冷冷吐槽一句楊九州撿東西太快。“自動拾取罷了,師父你手速不如係統啊,還需要再練一練。”楊九州手指在虛空輕點,看著自己的揹包介麵。普通短靴【 3】破損布料【 8】黃帛文書【 1】……她看了一圈揹包,這費力搞出來材料幾乎全是基礎裝備,冇什麼好東西,隻有這黃帛文書不知是什麼內容,她之前還冇見過。手指點上係統介麵裡那塊浮動的半透明破布片,她手中立刻憑空出現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