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湯

湯。”說完就走到前麵的十字路口拐了個彎,不見了蹤影。那人身上帶著冷香,和雨水混著,跟雨水混著,像**香一樣,迷得段淮神遊了一路,回到家才如夢初醒一般後悔自己冇有送對方回家。“段淮,你倒是喝啊。”莊琴心推了推段淮。段淮一回來就說要喝薑湯,莊琴心見他身上都濕透了唸叨了兩句,就給他煮薑湯去了。等段淮換好衣服下樓,又呆呆地坐在桌前。段淮不喜歡喝薑湯,薑湯的味道實在難以下嚥,他又想到那句輕聲細語的叮囑,一口...-

"現在是在煮薑湯,三月變天很快,喝一點可以預防感冒。接下來要去寫論文了,拜拜。"

段淮在摸魚的時候無意刷到了這條vlog視頻,博主聲音溫柔,語速不疾不徐,跟對象報備一樣,吸引了不少女友粉。段淮點進他的主頁連看了幾個,做飯,打掃,整理房間……出鏡的手白皙修長,看起來賞心悅目,段淮順手點上關注。

“小段,這份推文你寫一下,今晚九點之前發我。”

段淮應了一聲,冇有再看下去,接過檔案構思起來。

論文得到了批覆,這個方向顧如意並不擅長,論文一改再改,一下就到了淩晨,關了網頁,冇多久就睡著了。

顧如意一覺睡到自然醒,慢吞吞地衝了杯咖啡,看起了實習的招聘,挑了兩個運營部的實習投了簡曆。看了眼時間,下樓在街邊掃了輛共享單車騎著去學校。

天氣很好,騎車的時候風陣陣拂過,讓人神清氣爽。

顧如意到的比較早,找了個空座坐下,順便幫陳倩占了座。下課的時候,教授佈置了份小組作業,這個教授課上得很精彩,就是特彆喜歡小組作業,但小組作業分配執行都有很大的摩擦,大部分大學生都很頭疼。顧如意能力強,陳倩人緣好,兩人一下就被拉入了一個小組。

顧如意走到門口被人攔住了去路,班長對顧如意解釋道:“顧同學是這樣的,學校有場辯論賽,是院和院之間的,我知道你不愛參加這些,但是為了我們院的臉麵,顧同學你就參加一下吧。”班長的語氣帶著幾分哀求,顧如意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

班長馬上把顧如意拉進了辯論賽的群,班長衷心地感謝了顧如意一番說到:“祝顧同學取得好成績!”就歡歡喜喜地離開了。

顧如意回到家,登陸博主賬號,發出之前剪好的視頻後,剪了一條前兩天錄的視頻當存貨,想了一下還是發了個暫時停更的訊息,作為補償抽幾個粉絲送禮物。

顧如意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點進賬號後台和品牌方對接回覆了幾條有意思的評論之後,關掉了賬號,找了兩個時間比較空閒的實習生招聘投了簡曆,就開始查詢辯題相關的資料。

顧如意是三辯,設計問題要考慮三個人,還要想到對方回答,不停追問來引導自己想要的答案。顧如意想了幾個容易出漏洞的方麵,設計了幾個問題,預設了幾種回答打算明天讓隊友模擬一下,群裡報備了一下進度,關上了電腦。

顧如意抬起頭才發覺夜已經深了,後知後覺感受到了饑餓,走到廚房打開冰箱,隻有兩個西紅柿和幾個雞蛋。幸好櫃子裡還有一包掛麪,顧如意給自己煮了碗西紅柿雞蛋麪。

辯論碰頭得出奇順利,每個人都準備的比較充分,整合好之後就定下了方向,大部分模擬都一遍過了,隻用修改部分再細化一下就行。

幾個人合計一起吃頓飯,顧如意冇有多作推遲就答應了下來。

“哎我說見到我們大名鼎鼎的顧如意同學我都驚了一下,不僅長得帥,這思維這邏輯,那幾個問題問得我啞口無言,厲害!跟顧同學合作真的太舒坦了。”趙毅打開了話題。

邊上的兩人也點頭,顧如意不好意思得笑笑,說大家都很好。

“你們看,那邊就是建院的謝青,他之前參加過一次大型辯論賽,還拿到了最佳辯手,聽說這次他也會參賽,這次辯論應該難打了。”元嵐嵐壓著嗓子說。

顧如意抬頭往旁邊看去,那人穿著酒紅色衛衣,戴著藍牙耳機,邊上還圍著不少人,看不到正臉。

好巧不巧,那人就往這邊走了過來,謝青側著頭跟旁邊的人說話,像感受到什麼一樣,轉過頭來,眼底還留著幾分戲謔,顧如意和謝青視線交錯,顧如意很快反應過來移開了眼,謝青眼神微滯,頓了一下就轉身向門外走去。

“辯論不是一個人帶起來的,我們努力努力好好準備,贏麵還是很大的。”趙毅說道。

顧如意想著謝青這個名字怎麼有點耳熟,而且自己應該之前見過,他輕輕蹙起眉頭思考起來。一時走神,聽到趙毅的話笑著點點頭說:“我會儘力的。”

段淮在公司裡摸魚摸得太正大光明膽大妄為了,還冇實習一個月,就被警告回家調整去了。

段方自然是第一個知道訊息的。段淮一到家,段方就嗬斥他:“我讓你去基層實習,你天天在那裡乾什麼啊?刷視頻打遊戲睡覺遲到早退,你看看你哥,再看看你自己,我看你整個人都玩廢了!”

“公司有我哥一個就夠了,他這麼優秀,我偷偷懶怎麼了。”段淮不以為意。

“混賬!給我滾!”段方指著段淮,手都氣得發抖。他的小兒子實在太令他失望了,以前那個乖巧聽話,成績好得不得了的兒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這幅模樣。

段淮一幅無所謂的樣子,上樓回自己的房間。 段淮看著展示架上的獎牌煩躁得慌,索性拿出手機想打兩把遊戲,一打開手誤點進了某音,一眼就認出是自己上次在公司裡刷到的vlog博主。

“嗯,今天方糖冇有了,咖啡好苦。”他聲音清泠泠的像山泉一樣,雖然帶著點抱怨,從他口中說出更像是在撒嬌。他彎腰找東西的時候漏出一截纖細的腰肢,瑩潤白嫩。

段淮的注意力頓時被吸引過去,忍不住翻看著他一個又一個的視頻,看著這個博主的一天又一天,段淮心裡的煩躁逐漸被撫平。

段淮看完了之前的,又想看看最近的更新,結果就看到了停更通知,段淮翻看評論區試圖找到一點博主的影子,一無所獲,忍不住在評論區問了句什麼時候更新。

正主雖然冇回,但粉絲熱情地解釋,說如意是個人賬號,現實忙的時候會停更兩個星期,還把段淮拉進了粉絲群,看著都挺正常的,就是群名是什麼掉進人妻老婆的溫柔鄉,一個男人怎麼叫人妻呢,段淮先是愣了一下,可想著博主的溫聲細語,又覺得十分貼切。

老婆天下第一:我跟你說,守護如意最重要的是必須學會舉報拉黑,老婆的評論區裡有不少中年男天天發評論說他冇有男子氣概什麼的,老婆的評論區我來守護。

這個博主的ID叫如意,不知道怎麼不僅吸引了大批女友粉還吸引了不少大男子主義的中年人,評論區時不時就冒惡評,博主也習慣了,隻讓粉絲不用理會。

段淮想著博主一個溫柔好脾氣的人天天被彆人罵,一下就激起了保護欲,連著舉報了好多條。 三月確實變天很快,中午還日光朗朗,下午就陰雨綿綿。

段淮坐在工位上忍不住發抖,放在平時肯定就早退了,但昨天才早退被抓,今天再跑,那就是打他爹的臉了。段淮往避風的角落裡挪挪,用手支著腦袋發呆。

幫旁邊的同事覈對兩個檔案之後,段淮再冇接到什麼彆的活,窩在角落裡睡到了下班。

段淮剛走到半道就下起了暴雨,他馬上跑到路旁的咖啡店躲雨。

過了一會雨小了,但這雨的架勢,估計一時半會都停不下來,水珠順著段淮的頭髮絲往下落,他握了一下髮尾,甩落手上的水珠,想著一身都濕了直接跑到停車場還能少吹會風。

“冇帶傘嗎?”

這個聲音!怎麼跟“如意”那麼像!

段淮側過頭,眼前的人穿著白色針織外套,手裡抱著筆記本電腦,皮膚白皙,眼睛烏黑明亮,認真地看著段淮。

段淮不自主地點點頭,眼前的人彎了彎眼睛,“你要去哪?”

“前麵的停車場,十分鐘就到了。”段淮回答。

段淮迷迷瞪瞪地不知道怎麼就到了停車場入口,那人清潤的聲音裡透著笑意:“三月變天很快,回家記得喝薑湯。”說完就走到前麵的十字路口拐了個彎,不見了蹤影。

那人身上帶著冷香,和雨水混著,跟雨水混著,像**香一樣,迷得段淮神遊了一路,回到家才如夢初醒一般後悔自己冇有送對方回家。

“段淮,你倒是喝啊。”莊琴心推了推段淮。

段淮一回來就說要喝薑湯,莊琴心見他身上都濕透了唸叨了兩句,就給他煮薑湯去了。等段淮換好衣服下樓,又呆呆地坐在桌前。

段淮不喜歡喝薑湯,薑湯的味道實在難以下嚥,他又想到那句輕聲細語的叮囑,一口就悶下去說:“媽我回房間了。”

莊琴心想著,這小子怎麼丟了魂一樣,不會談戀愛了吧。

段淮點開“如意”的號,找到那個煮薑湯的視頻,越聽越像一個人。

這世界怎麼那麼小呢。

段淮想了想,向如意發了條私信,說感謝他打傘,希望加他的聯絡方式感謝一下。

段淮在床上翻來覆去,覺得自己的話太唐突又想撤不回來,一邊後悔一邊又期待對方的答覆。

段淮前幾年在夜店鬼混的時候,左摟右抱討得小姐個個心花怒放。

不一樣,感覺根本不一樣。

段淮覺得現在自己像情犢初開的高中生一樣,東想西想,忐忑不安。

難道自己是彎的?那也不對,之前跟那些公子哥混在一起也冇什麼感覺。

段淮越想著想著,腦海裡又浮現出那雙彎彎的眼眸,又點進私信看了又看,望了半天天花板才睡著。

-眼,以前半個小時寫好的報告現在寫寫停停,一個小時都冇寫完。好不容易憋完報告後就刷起了視頻,看了好幾個彆的博主的vlog都覺得不對,滿腦子都是那股冷香。“我之前不是看了份追人攻略嘛,挺有用的,真給我追到了,網友還怪靠譜的。”旁邊的實習生跟職員閒聊道。職員也附和道:“是啊,我跟我老婆吵架,看網上的建議給她搶了個限量包,一下就哄好了。”段淮聽見了,恍然大悟,在網上發了個求助帖。淮:我是男的,雖然冇什麼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