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櫻在雪兔看不到的地方,給了桃矢一個凶狠的眼神。咦,好可怕的小怪獸。“如果不是哥哥黏著雪兔哥,死纏爛打要在雪兔哥的家裡住最後一晚,冇有人叫我,我也不會晚來了!!”“鬧鐘是乾什麼用的?還是說對你的小怪獸體質不管用?”“要你管!”“而且雪兔的東西有點多,我去幫他收拾,正好我們一起來車站,很方便好嗎。”桃矢單手按住弟弟醬的腦袋。兩人的學業還在繼續,正在跟隨導師四處做研究,櫻在這方麵不能幫助些什麼,但是——...-

01

17歲但已小有成就的魔法師木之本櫻,最近感受到了一絲古怪。

作為熟悉世界魔力流動的魔法師,櫻最近察覺到了魔力的本源在悄悄改變,但是這種改變不會給魔法師帶來傷害,魔力也依舊活躍。

奇怪啊奇怪。

難道老庫洛夢裡說的話不是唬我的?那我和小狼那個笨蛋……豈不也是真的?

啊算了算了。

櫻撇撇嘴,耳尖有點粉嫩,他的視線放回眼前的奇怪個體上。

眼前的東西,不能說是生物,身體能量流動的方式類似魔法,顯然嘴裡嘟囔著“加班”之類的,冇有神誌,不能思考。

最關鍵的是,它好醜哦。

隨著心意摸出一張牌,他現在已經成長到可以不用法杖,而是用身體的觸碰作為魔力傳輸的媒介,來觸髮卡牌了。

「火」自指尖的牌中現形,模樣恰似精靈,緩緩睜開那雙冷漠的眼睛,抬起擬態的手,居高臨下地用火,從四麵八方包圍住了這個怪物。

「火」燒乾淨了那個醜陋的怪物,將要成為帥氣dk的櫻醬,捏著紙牌撇撇嘴,毫無包袱,委屈巴巴道:“小火,好可怕哦,這些傢夥,這次已經是這個月第不知道好幾次讓我碰到了!!!”

像是迴應他,性格暴躁的「火」吐息之間,紙牌的溫度變燙了幾瞬。

櫻淺綠的眼一彎。

“吆西吆西,就靠小火來保護我啦。”

安撫好了火牌,櫻像是想起來了什麼,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心道不妙:“混蛋老哥和雪兔哥!!我要遲到了!!!”

是的,今天的櫻醬也是風風火火的呢!

友枝町車站。

找好地方停下自行車,小櫻氣喘籲籲地跑到車站入口處,看到了等得一臉不耐煩的混蛋尼醬,以及笑得呆萌的雪兔哥。

“嗯……今天的雪兔哥糖分依舊百分百呢。”

櫻在親哥略顯嫌棄的眼神下,抱住了雖然可愛但是長得很高的雪兔,隨後又迎著桃矢冇有表情的臉,敷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當然,是踮著腳的,不然夠不到。

“快遲到了,你還是喜歡卡點啊。”

桃矢在一邊說風涼話。

聞言,笑眯眯的櫻在雪兔看不到的地方,給了桃矢一個凶狠的眼神。

咦,好可怕的小怪獸。

“如果不是哥哥黏著雪兔哥,死纏爛打要在雪兔哥的家裡住最後一晚,冇有人叫我,我也不會晚來了!!”

“鬧鐘是乾什麼用的?還是說對你的小怪獸體質不管用?”

“要你管!”

“而且雪兔的東西有點多,我去幫他收拾,正好我們一起來車站,很方便好嗎。”桃矢單手按住弟弟醬的腦袋。

兩人的學業還在繼續,正在跟隨導師四處做研究,櫻在這方麵不能幫助些什麼,但是——

“哥,最近情況有點奇怪,你和雪兔哥小心點。”

在兩人即將踏入入站口,櫻道。

桃矢回頭,他看到此刻弟弟酷似母親的眼睛裡,閃著冷然的光。

“……”

“你這是什麼反應?記得帶好我給你的信物啊喂!”

“知道了怪獸。”

“你纔是怪獸啊混蛋!”

在自己老哥麵前,櫻可靠弟弟的形象一刻也維持不了。

目送二人的背景消失在通道儘頭,櫻緩緩走出車站,撥出一口氣,抬頭看著一如既往,澄澈的天空。

“真的融合了啊……”

他的聲音像羽毛一樣,誰都冇有注意到,輕飄飄地消散在空氣中。

櫻如今也算是是一枚新鮮出爐的dk,他過兩天開學,除了有些期待新的學校生活外,其他的異常情況什麼的!完全不想麵對!

更何況,拯救世界什麼的,應該交給小狼那個笨蛋吧。

-髮卡牌了。「火」自指尖的牌中現形,模樣恰似精靈,緩緩睜開那雙冷漠的眼睛,抬起擬態的手,居高臨下地用火,從四麵八方包圍住了這個怪物。「火」燒乾淨了那個醜陋的怪物,將要成為帥氣dk的櫻醬,捏著紙牌撇撇嘴,毫無包袱,委屈巴巴道:“小火,好可怕哦,這些傢夥,這次已經是這個月第不知道好幾次讓我碰到了!!!”像是迴應他,性格暴躁的「火」吐息之間,紙牌的溫度變燙了幾瞬。櫻淺綠的眼一彎。“吆西吆西,就靠小火來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