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神君,曆劫歸來。”旁邊一位白鬍子老頭手縷鬍鬚,滿含笑意。“我這是怎麼了?剛剛還在。。。。。。”剛甦醒的小君有些摸不到頭腦。“恭喜你衝破這梏製,迴歸神位。你們經曆的種種,皆是曆劫所設!”“那我的姐姐們?她們?”“你擔心她們?”“是,我很擔心。我不怕死,但是我怕我會再見不到她們,是她們教會我什麼是愛和勇氣!“我推算過你們的明盤,註定命中會有此劫。你要甦醒神力,必須和她們一起曆經生死劫難,隻有這樣才能激...-

《溯》衍生之破軍

是什麼?到底是什麼?看不見,也摸不到。唯有那天際傳來的空靈的聲音。

“小君——!”

“小君,醒醒,”

“走出來,一定要逃出來!”

是誰?是誰在喊我?走出來?去哪?

抬眼望天,朦朧的薄霧,冇有一絲影子。回望四周,皆是一片海藍。神秘,幽深。。。。。。

為什麼總有聲音侵擾她?卻找尋不到聲音的來處。

“小君,小君!”是誰?誰在叫我的名字?為何我心裡卻有一種痛。那是靈魂上的痛楚,牽扯到了心底的羈絆,卻莫名的悲傷。

“快逃!”幽深處的一道呼喊,讓睡夢中的小君赫然驚醒!

“做噩夢了嗎?”大姐溫柔的安撫著小君,拭去她額頭上的汗。

“大姐,二姐,三姐!剛剛在夢裡,有人要我快逃!”小君依賴的用頭蹭蹭大姐的手。

“你也聽到了?”一向有著通靈之術的二姐,驚訝的問道。

“這麼說,你們知道?”

“唉!我們也總是聽到這些,隻不過這裡就我們四個人,我總有些不踏實。不知道為什麼要把我們關在這裡。”還在吃東西的三姐有些遲疑。

“我們在這裡被關了幾百年,我卻絲毫想不起來犯了什麼錯?大姐,我想逃出去。”小君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

逃啊?能逃去哪裡呢?以前她們也想過,可是無一例外都被暗處的影子抓回來。下場便是無情的折磨。

“大姐,我也想要逃出去!與其在這裡暗無天日的被關著,不去拚死逃出去,或許能掙得一線生機。”三姐似乎是下定了決心。

“好!那我們就逃出去!四個人,一個也不能少。”大姐沉思一會兒,拍板決定。與其苟且偷生,不如放手一搏!

逃跑的路上,險象環生,危機四伏。四個人使出看家本領,終是到達了壁壘邊緣。很快,隻要破了這個屏障,她們就能逃出去了。前方,那光已經透過來,在向她們招手。驀地,危險來臨!四周亮起強光,恍如白晝,刺的人眼睛都睜不開。冇有辦法,幾人從衣服上撕下白紗,蒙上雙眼,隻能摸索而行。就差臨門一腳之時,忽然從身後湧上來黑色影子,緊緊包圍住四人。大姐,二姐,三姐使力一推,把小君推向了壁壘邊緣。

“快走!”三人合力,用自己的身體阻擋住身後洶湧而來的觸手。可是,蚍蜉撼樹,很快三人就被影子拖回到暗處。

這一刻的遭遇,讓小君感受到了從所未有的絕望!那光啊,象征著自由的光,就在那壁壘之外,明明,她都已經看到了通往自由的路,明明她的指尖已經觸碰到了光的影子,差一點,就差一點!就能把光抓在手心裡!

“啊————!”她仰天長嘯,她不甘,她落寞,她絕望!任由周圍的暗影把她再次拖回黑暗!她的光啊!承載著姐姐們的希望的光啊!一點一滴被吞噬!被薄紗覆蓋的眼睛,一點一點感知光的覆滅!

“小弟,醒醒。”

“小弟,你要振作起來。”

“小弟!”

小君幽幽轉醒,眼前一片黑暗,她艱難的太瘦,拉扯掉了眼睛上的薄紗,閉著眼睛適應了幾息。睜開眼睛,就看到三位姐姐圍攏在她身邊。隻一瞬間,就讓小君心疼的直掉眼淚。

平日裡最愛美的大姐,此時灰頭土臉,柔美白皙的臉上血肉模糊,外翻的傷口還在滴著血水。一向有著完美歌喉的二姐,聲音啞如破鑼,為了不讓小君擔心,卻也不再開口說話。最最讓小君心碎的是三姐,平日裡矯健敏捷的身手的她,此時那不自然扭曲的左手,映入眼簾。卻還是努力笑著讓小君彆擔心。

“啊啊啊啊!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把我們囚禁於此!我們到底犯了什麼天條大錯?一輩子走不出這囚牢枷鎖?隻不過是想要逆天改命,走出來,又有什麼錯!”小君咆哮大喊,一手指劍問天!

霎時間天雷滾滾,天昏地暗。幾道閃電互相交錯,劈裡啪啦帶著火花衝著小君奔襲而來,眨眼之間就在眼前,撕拉!嗤!一道灼燒感攜帶著熱浪包裹住她,整個人影被火焰焚燒著。

啊!!!!二姐不顧自己的受傷的歌喉,以自身生命力燃燒為代價,一聲沖天,用最後的力量催化水的力量,企圖澆滅小君身上的熊熊火焰!秀髮寸寸變白,“快逃!”隨著最後一聲嘶啞,二姐灰飛煙滅。

大姐和三姐對視一眼,彷彿下定了某種決心。“小弟,走!”一聲暴喝,各自吟唱起秘術,以自身生命力為代價,為小君撐起最後的希望!

“大姐,二姐,三姐!”一聲淒厲的呼喊,喚不回三個親如骨血的女子。小君在火焰中掙紮,不甘。姐姐們,等我!

“啊!都給我去死!!!”

龐大,古老,神秘的力量從小君身體裡迸發出來,她重新站起來,帶著毀天滅地之勢,一劍破開了這天!

初升的太陽,照在人的身上暖暖的。山上一片祥和煙霧繚繞,鳥語花香。

小君從黑暗中醒來,睜開眼睛便看到了這仙境。

“恭喜神君,曆劫歸來。”旁邊一位白鬍子老頭手縷鬍鬚,滿含笑意。

“我這是怎麼了?剛剛還在。。。。。。”剛甦醒的小君有些摸不到頭腦。

恭喜你衝破這梏製,迴歸神位。你們經曆的種種,皆是曆劫所設!”

那我的姐姐們?她們?”

“你擔心她們?”

“是,我很擔心。我不怕死,但是我怕我會再見不到她們,是她們教會我什麼是愛和勇氣!

我推算過你們的明盤,註定命中會有此劫。你要甦醒神力,必須和她們一起曆經生死劫難,隻有這樣才能激發你體內的上神之力,安全度過此劫。”

“這次,或許你們不用跑的太遠。回頭看看吧,或許,有人在等著你。”

小君猛然欣喜,回過頭。

“好久不見,小弟。”三個明媚靈動的女子,齊齊微笑。。。。。。

“大姐,二姐,三姐。。。。。。”

-“快逃!”幽深處的一道呼喊,讓睡夢中的小君赫然驚醒!“做噩夢了嗎?”大姐溫柔的安撫著小君,拭去她額頭上的汗。“大姐,二姐,三姐!剛剛在夢裡,有人要我快逃!”小君依賴的用頭蹭蹭大姐的手。“你也聽到了?”一向有著通靈之術的二姐,驚訝的問道。“這麼說,你們知道?”“唉!我們也總是聽到這些,隻不過這裡就我們四個人,我總有些不踏實。不知道為什麼要把我們關在這裡。”還在吃東西的三姐有些遲疑。“我們在這裡被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