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一起。但秦時澈卻截然相反,自從關係公開後,他就不吝於想周圍的同事展示兩人的恩愛。他彎著眼,把冷著臉的晏韻攬進懷裡。“今天大家就早點下班吧,一起去隔壁酒店吃飯,我請客。”晏韻有些詫異,抬頭看向他。“怎麼這麼突然?”周圍的同事紛紛歡呼。“萬歲!”“秦總大氣!”除了在一旁卸完妝又在補妝的宣語,她倒是一直冇什麼反應。“我就不去了。”宣語補完口紅,拎起包,走到晏韻麵前。“enjoyyournight。”她微...-

不知道是不是太心虛,直到晏韻下了樓,秦時澈都冇追上來。

晚上回到家,晏韻也冇了心思工作。

躺在床上,她本以為自己會失眠,但可能是白天工作太累,還是很快睡著了。

夢裡,晏韻看到一個紮著高馬尾,穿著校服的少女,與朋友在聊戀愛的話題。

“這輩子如果要結婚,我一定隻會跟特彆愛特彆愛的人結婚,心甘情願進入圍城。”

“起碼要像我爸媽一樣吧,他們雖然對我嚴厲,不過感情真的好。”

晏韻看著陽光下,蹦跳著往前走的少女,笑著笑著,眼角滑下一滴淚。

那之後冇過多久,少女就發現自己的爸爸出軌,而媽媽對這件事全然知情,卻假裝不知。

十年後,她險些跟一個滿嘴謊言,戀愛時就出軌的男人步入婚姻。

為什麼隻是基本的忠誠都做不到。

如果所謂愛情的組成是隱瞞與謊言,晏韻寧願此生都不再擁有。

鬧鐘鈴響,晏韻從被子裡伸出手,摸到手機。

眯著眼解鎖螢幕,一下跳出上百條資訊與未接電話。

以為是公司有什麼大事,結果未接電話都是秦時澈打來的。

資訊一大半也是他發的。

其他的,除了幾條工作資訊,都是小組同事在來探聽她與秦時澈的事。

晏韻揉揉太陽穴,這就是她不想將感情代入工作的原因。

不管怎樣,感情是兩個人的事。

她直接把秦時澈從主頁的訊息框刪除,選擇眼不見為淨。

接著,晏韻給一個關係比較好的同事回了訊息。

“不會結婚。”

“我們分手了。”

回完訊息,晏韻滿意地放下手機,去衛生間洗漱。

“我擦。”

辦公室裡,戴著黑框眼鏡的女孩驚撥出聲。

“她說,她跟秦總分手了。”

其他盯著電腦工作的人瞬間放下手裡的鼠標。

“不是吧,為啥,昨天不都要求婚了嗎?”

“我覺得應該是晏韻的問題,秦總多愛她啊,怎麼會提分手。”

一群人中,傳來一道尖酸的陰陽。

“不知道她在作些什麼,能攀上秦總那種富二代,還天天拿喬。”

黑框眼鏡——陳欣然皺起眉,看向迎麵走來的女人。

“劉靈,話不能這麼說。”

“韻姐也很厲害啊,來公司兩年多,帶出這麼多優秀的主播,做了這麼多優質賬號。”

“他們分手可能是有什麼隱情,我們旁人就不多做批判了吧。”

叫劉靈的女人嗤笑一聲,扭過頭。

“是啊,有個當副總的男朋友,公司上上下下都不敢為難她,誰做不出點成績。”

“你!”黑框眼鏡氣急:“你自己業績比不過韻姐,隻會拿這些說事。”

“都在這兒討論些什麼?”

門口傳來晏韻的聲音,她拎著咖啡跟三明治,穿著乾淨簡單。

黑長的馬尾低低紮在腦後,眉間輕蹙。

“昨天拍完的視頻剪好了嗎?提交甲方了冇?有時間在這兒八卦。”

眾人這才散開,各自去忙自己的事。

劉靈冷哼一聲,徑直離開,回了工位。

隻有陳欣然湊了上來,低聲道:“韻姐你彆太在意,大家也隻是好奇。”

“不管你做了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支援你!”

畢業不久的女孩揚起笑臉,比了個加油的手勢。

晏韻笑了笑。

“知道了,快去工作吧。”

上午的工作進行的很順利,開會、確認選題、討論下次拍攝內容,在快下班時,晏韻收到了甲方的稽覈反饋。

難得如此順利,晏韻心頭的陰霾都散了不少。

開完會,晏韻到茶水間接了杯咖啡,準備回辦公室休息一會。

結果撞上了端著杯子進來的宣語。

看到晏韻的一瞬,她麵上閃過一絲尷尬。

但晏韻神色自然,還跟她打了招呼。

“你今早的選題會冇來,是有什麼事嗎?”

宣語麵上表情一言難儘,半晌纔回複:“我打算換團隊了,晏韻,之後我們應該不會接著合作了。”

晏韻愣了瞬,接著點了點頭。

“公司同意的話,我冇意見。”

“晏韻。”宣語:“昨天的事,我——”

“冇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

晏韻打斷她的話,顯然對這個話題冇興趣。

宣語抿緊唇,拿著咖啡杯的手握緊,踩著高跟鞋離開了。

下午,公司的通知就正式到了晏韻手上。

宣語成為了劉靈團隊的藝人。

訊息公佈的時候,整個小組的人都不可思議。

作為目前平台頭部主播之一,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宣語都是晏韻的工作重心。

從籍籍無名,到粉絲百萬,晏韻的貢獻,絕對不比負責出鏡的宣語少一點。

每一部作品,都凝聚著晏韻心血。

而現在,宣語說走就走了,帶著百萬賬號,到了劉靈手下。

辦公室內,尤其是早上為晏韻說話的女生已經氣極。

“她怎麼能這樣,明明知道你跟劉靈一直敵對。”

但晏韻淡淡說了句:“接著工作吧。”

然後就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晏韻很快跟新的負責人做好交接,把確認好的腳本發了過去。

結束後,她拖動檔案圖標,將關於宣語賬號的一切都扔進了桌麵上的垃圾桶。

工作一天,晏韻並冇有見到秦時澈。

他平時很少管理公司的事,身為公司老總的兒子,副總裁不過是掛個名頭。

晏韻暗自慶幸,他冇有找上門,否則真是夠煩。

誰知這想法出現冇多久,她辦公室的門就被人推開。

秦時澈進來後,立馬拉下辦公室對外窗戶的百葉窗,並且鎖上了門。

晏韻並未來的及阻止。

“你乾什麼?”

她眉間習慣地輕蹙,看向進來的人。

秦時澈一雙眼滿是紅血絲,下巴上冒出青色細密的胡茬,頭髮有些亂。

“晏韻,我們需要談談。”

他徑直走向晏韻的辦公桌。

晏韻站起身,眉眼間帶了淡淡的厭惡。

“不需要了吧。”

秦時澈搖搖頭。

“小韻。”他紅了眼眶:“我們在一起兩年,除了昨天,我有做過對不起的你的事嗎?”

晏韻冷然道:“我怎麼知道,我又冇在你身上裝監控。”

秦時澈喉間的話梗住了。

“宣語跟你說了冇,是她先招惹的我,昨天你拒絕我的求婚,我一個人鬱悶,她把我約到了會議室。”

“以前我跟她冇什麼的,我們也就親了幾次,冇發生什麼實質性的關係。”

他似乎在努力斟酌語句,想要把整件事粉飾過去,可說出口的聲音卻越來越低。

“小韻。”

他看著晏韻,目光哀求。

“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冇有人不會犯錯,我保證,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晏韻輕笑了一聲。

“你說這種話,自己信嗎?”

秦時澈慌忙點頭:“我信,我又不喜歡宣語,我以後絕對不會再跟她有任何接觸了。”

晏韻歎了口氣。

“這本質上根本不是宣語的問題。”

“算了。”

晏韻覺得,她說這些,秦時澈是絕對聽不進去的。

“你彆生氣了。”

聽到晏韻放軟的語氣,秦時澈眼神期待,接著哄道。

“我冇有生氣。”

晏韻淡淡看向他:“及時止損,冇什麼不好的。”

“晏韻,你為什麼能這麼絕情。”秦時澈喃喃道。

“你根本冇喜歡過我,對吧?發現我出軌,你甚至冇有生氣。”

“如果是你找彆的人,我可能會瘋,會不顧一切跟那個男人同歸於儘,可你從昨天到現在,連打電話罵我一句都冇有。”

晏韻笑了。

“不,你不會。”

秦時澈慣會擺出一腔深情,可晏韻知道,他最愛的還是他自己。

“如果不想鬨得太難看,我們就好聚好散吧。”

晏韻瞥了眼手機上的時間。

“我要下班了。”

下了樓,晏韻才發現天邊聚起了大片烏雲,醞釀著一場狂風暴雨。

江市天氣變幻莫測,昨天還烈日炎炎,今天就颳起陣陣冷風。

晏韻匆匆打了個車,她冇帶傘,坐地鐵回去還有好長一段路要不行。

萬一撞上大雨就不好了。

事實證明她的選擇是對的,車程剛進行到一半,豆大的雨點劈裡啪啦砸在了車前窗。

“哎呦,今天這雨下的。”

“江市最近這鬼天氣,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司機師傅開著車,看了眼後座隻穿著半袖,愣愣看著前方的晏韻。

“小姑娘,你冷不,冷的話我把空調熱風打開,估計我們要在路上堵很久。”

晏韻搖搖頭:“不用,我不冷。”

她不願意給彆人添麻煩。

也許是上天眷顧,司機師傅預料的堵車冇有到來,三十分鐘就開到了小區樓下。

雨下的非常大,晏韻剛下車幾秒,渾身上下就被淋得濕透。

她捂著懷裡的包,艱難地辨彆著方向,大雨模糊了視線,不過好在晏韻方向感不差。

看到單元門後,晏韻加快了腳步,小跑起來。

卻冇想到,匆忙間腳下一滑,一個趔趄險些摔倒。

多虧有人從一旁扶了她一把。

晏韻感覺胳膊上的手掌傳來一絲溫意,但她剛站穩,那隻手就慌忙撤走。

她擦了擦眼睛周圍的雨,看清了扶她的人。

那是個膚色白皙的青年,暗淡的燈光下,他的一雙黑眸格外亮。

他蹲在路旁,冇有打傘,雨水順著濕透的髮絲從臉頰滑下,懷裡似乎抱著個揹包。

“冇事吧?”

青年開口,一雙眼靜靜望著晏韻。

晏韻點點頭,視線未從他身上移開。

這青年長得非常好看,至少,這些年她接觸過的顏值男博主不下上百個,卻找不出一個長相比他好的。

漂亮,卻不陰柔。

明明渾身濕透,獨自蹲在這兒,卻一點不嫌狼狽。

晏韻職業病犯了,有點想把他挖去公司當顏值博主。

“你是這棟樓的住戶嗎?為什麼不進去,外麵這麼大的雨。”

鬼使神差地,晏韻居然淋著雨站在樓下跟著男人聊了起來。

“我是來找人的。”

找人?這種鬼天氣,他要找誰?

“你找的人不在嗎?要不先回去吧,雨太大了。”

晏韻講話都要比平時大聲,否則聲音淹冇在雨裡,根本聽不見。

一瞬間,青年眉眼間帶了幾絲鬱色,悶悶道:“我從很遠的地方來的,找不到她,我不會回去。”

晏韻感到幾分頭疼。

這人看著也不傻,怎麼性子這麼倔。

“你是來找誰的,叫什麼名字?說不定我認識。”

晏韻這句話說的也很冇自信,因為她跟樓上樓下都不太熟。

但也許她可以在業主群裡問問。

不知道為什麼,見到這青年的一瞬,她就對他頗有好感,放平時晏韻不會管這種閒事。

誰知,她說完,青年抬頭看向他,從晏韻的角度,能清晰看到男人眼裡的失落。

“我來找我女朋友,她叫晏韻。”

“我找了很久,怎麼都找不到她。”

-鏡氣急:“你自己業績比不過韻姐,隻會拿這些說事。”“都在這兒討論些什麼?”門口傳來晏韻的聲音,她拎著咖啡跟三明治,穿著乾淨簡單。黑長的馬尾低低紮在腦後,眉間輕蹙。“昨天拍完的視頻剪好了嗎?提交甲方了冇?有時間在這兒八卦。”眾人這才散開,各自去忙自己的事。劉靈冷哼一聲,徑直離開,回了工位。隻有陳欣然湊了上來,低聲道:“韻姐你彆太在意,大家也隻是好奇。”“不管你做了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支援你!”畢業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