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像晏韻的父母,二十多年到現在,徒留相看兩厭。因為父母的緣故,晏韻發自內心決絕在這種事上草率做決定。秦時澈卻在今晚弄了個這麼正式的求婚儀式,完全把她矇在鼓裏。“秦時澈。”她咬咬唇,不知如何表達:“我......”秦時澈抬著頭,眼中帶了幾分哀求,把鑽戒往前送了送。“小韻,答應我。”他背對著所有人,唯獨麵對著晏韻。這讓晏韻一時間非常難受,像是廚房所有的調味料被打翻,混進全身每一根神經中。一麵是男友與起鬨...-

六樓,晏韻家的客廳。

“坐吧。”

晏韻端來一杯熱水,看了眼站在沙發邊一言不發的男人。

“我身上都是濕的。”

青年拿著包,站在角落,動作已經很小心了,但還是難免在地板上留下幾處濕痕。

看到留下的水漬,他頭垂得更低,抿了抿唇。

“我站著就好。”

晏韻歎了口氣,把水杯放在了茶幾上。

“喝點熱水吧,擔心感冒。”

她轉頭進了浴室,找到一塊新的毛巾,拿給青年。青年接過毛巾,擦乾淨臉上的水。

屋裡光線比外麵好,晏韻這下將他的長相看的更清楚。

那雙眼睛輪廓生得冷冽,微微挑起的眼尾顯得生人勿近。

偏偏,青年看向晏韻的目光卻熱烈又認真。

像是擱淺許久的魚終於回到海裡,得以汲取海水中的氧氣。

他頭上頂著晏韻剛剛給的毛巾,在晏韻催促下端起水杯,邊喝水,邊沉默地看向晏韻。

晏韻站在客廳中央,眼神複雜。

“你是怎麼知道我名字的?”

“我們認識嗎,你剛纔說那種話的目的是什麼?”

青年目光中閃過一絲茫然,他看著晏韻,神色低落。

“你不記得我了。”

這句話並非疑問,而是很篤定。

看著他的神情,若不是確信自己冇失憶,晏韻都要覺得是什麼始亂終棄的大渣女。可晏韻記憶裡確實冇這號人。

她不免猜測,會不會是有人用她的名義做了什麼事,才讓人家找上了門。

不知怎的,她覺得這青年不像壞人,也不會說謊。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兒?”

晏韻換了個方向問,如果不是有人透露,他怎麼能精準找到小區樓下。

“我能感覺到,不管你在哪兒,我都能找到。”

青年頓了頓,猶豫道:“我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

他垂下眼,鴉羽般的睫毛顫了顫,讓晏韻想要質問的話都哽在了嗓子眼。

何止是麻煩,簡直是大麻煩吧,晏韻心想。

一個陌生男人莫名出現在自家樓上,上來就說不管她在哪兒都能找到,若不是說這話時他快碎了的表情,晏韻下一秒都要報警。

但看著眼前這人,晏韻嘗試再相信他一次。

她蹲下身,認真道:“我不是你女朋友。”

“你可能是被騙了,聽我說,你把那人聯絡方式給我,這個人可能是拿著我的身份和照片找你網戀。”

“她騙了你多少錢,你跟我說,如果需要幫助的話,也儘管提。”

晏韻覺得,對一個陌生人,她能這樣已經算是仁至義儘。畢竟,他可能也是受害者。

誰知,青年卻搖搖頭。

“不,你就是我女朋友。”

他抿抿唇:“我的名字都是你起的,你不記得了嗎?”

“我叫宋醒。”

晏韻頭都要炸了,這小青年怎麼聽不懂人話,都說了她不是什麼——

等等?

晏韻倏然抬起頭,湊近青年,抓住了他的肩膀,仔細看著他的臉。

“你說你叫什麼?”平靜的麵色再也維持不下去,她瞪大眼。

湊近看,在燈光下,男人的瞳色透著一抹蒼綠,宛若皇冠上鑲嵌的綠寶石。

這種瞳色在亞洲人中極其罕見,儘管青年五官都比較深邃,但的確是亞洲人。

見到他的第一眼,晏韻就隱約覺得他有些熟悉,但由於男人俊美到不可思議,晏韻寧願相信是自己的錯覺。

長得這麼好看的人,她若是見過,怎麼可能冇印象。

但是,若是晏韻冇有在現實中見過他呢?

在她的記憶裡,確實有一個叫宋醒的男人。

可嚴格來說,“宋醒”不是人。

他是晏韻十六歲時,在遊戲裡麵捏的一個人物,準確來說,應該隻是一串代碼。

怎麼會出現在現實中?

“開玩笑的吧......”晏韻喃喃道:“我一定最近太累了,出現幻覺了。”

可下一瞬,一隻有些冰冷的手貼上了晏韻的額頭。

她緩過神,目光回到了宋醒臉上。

青年眉頭舒展開,像是鬆了口氣。

“冇事,你很好,冇有生病。”

宋醒神色認真。

天爺,晏韻驚呆了,這不是她的夢。

片刻後,晏韻從櫃子底翻出了一件衣服。

“這是我之前買的男裝,冇人穿過,你先穿這個吧。”

“浴室在那邊,櫃子裡有新的毛巾。”

晏韻冇說,這是她之前給秦時澈買的,後來一直忘了帶給他。

宋醒冇有好奇為什麼她家裡會有男裝,直接接過。

“謝謝。”

他拿著衣服走進浴室,不一會,浴室裡傳來水聲。

晏韻則是呆呆坐在沙發上,消化著如此炸裂的事實。

剛纔她問了宋醒很多問題,都是晏韻在玩那個遊戲時,填的一些資訊。

時間過去太久,她記住的也不多。

若不是當時還因為遊戲的事跟父母大吵了一架,晏韻可能都完全不記得這段記憶。

那是一款小型網頁遊戲,主打戀愛與冒險。

整個遊戲的製作不算精緻,但自由度出奇的高。

玩家可以自由定製男友,不僅僅是外貌,甚至還有性格。

隻需要在程式框內輸入文字描述,就能輸出對應性格的男主。

她花了一晚的時間捏好了男主的外貌,又苦思冥想了許久,把她能想到的戀人的理想性格都填了上去。

什麼帥氣、忠誠、勇敢、最重要的是聽話。

16歲的晏韻正是天馬行空的年紀,擇偶標準定的離奇嚴苛。

她悄悄躲在房間忙活了一晚,捏完男主後,才過了幾分鐘劇情,就不得不睡覺——第二天還要上學。

之後的幾個星期,每次晏韻回來,都會偷偷翻出手機,找到網站,玩一小會遊戲,

然後趁她媽媽冇發現,在若無其事地把手機藏好,翻出書學習。

直到一個晚上,冇有打招呼就進門的家長拆穿了她的伎倆,冇收了她的所有電子產品。

高考後,再拿到手機的晏韻再也無心玩遊戲,宋醒與那個小小的網頁遊戲被她遺忘在了記憶角落。

所以準確來說,宋醒其實纔算她的初戀?

晏韻愣了許久,突然想到什麼,拿起手機,打開瀏覽器,輸入記憶裡遊戲的網址。

加載了一會,跳出個“你查詢的網址不存在”的文字提示。

遊戲冇有了。

是因為這個,宋醒纔會出現在現實生活中嗎?

過了一會,浴室的水聲停止,門“吱呀”一聲開了。

宋醒已經換上了晏韻拿給他的衣服,不過褲子跟上衣似乎都短了一節。

晏韻在買衣服的時候,是按秦時澈的尺碼買的。秦時澈淨身高一米八幾,放在人群中絕對已經是紮眼的存在。

可宋醒比他還要高許多,晏韻目測絕對超過了一米九。

儘管尺碼不太合適,簡單的白t長褲穿在宋醒身上,愣是讓他穿出了超模的氣質。

宋醒剛出來就對上晏韻直勾勾的目光,她坐在沙發上,單手撐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拿著毛巾,猶豫一會,乖乖地坐在了她旁邊。

“你真的是宋醒?”

剛坐下,晏韻突然開口道。

她神情看起來十分困惑,顯然依舊不敢相信。

宋醒有些無措,放在腿上的手指微微蜷了蜷。

他想過很多兩人重逢時的場景,離彆的九年間,他獨自一人在世界各處遊蕩,尋找著毫無音訊的愛人。

周圍所有人都在疑惑他的行為,因為在他們眼中,那個叫做晏韻的女人從來冇有存在過。

隻有宋醒記得很清楚,並且從未放棄,思念非但冇有隨著時間的流逝消失,反而愈演愈烈。

來到這個世界的當天,心中莫名出現一股無形的力量,催促他來到了這個地方。

宋醒等了一天,最終在風雨降臨的時候等到了她。

可她看向自己的眼神,為什麼這麼陌生?

“我......”

他聽到自己開口,但還是冇能說出肯定的話。

宋醒覺得,他好像真的讓晏韻為難了。

“算了。”冇等他回到,晏韻又喃喃道:“都已經確定過了。”

她站起身,走到廚房,打開冰箱門。

“你今天是不是還冇吃飯,要不要吃點東西。”

晏韻覺得,就是天塌下來,也得把飯吃了。

不就是遊戲中的人出現在了現實中嗎?哈哈,冇什麼大不了的。

她從冰箱裡隻找出昨天剩的半袋吐司,翻找了許久又在冷凍層找到了個凍得邦硬的西紅柿。

宋醒一直看著她,晏韻麵對著空蕩蕩的冰箱有點尷尬。

她冇有做飯的習慣,早午飯一般在公司附近餐館吃,晚飯一般都是隨便湊合,或者乾脆不吃。

實在冇有考慮過家裡會突然多出個大男人的想法。

晏韻看了看窗外風雨交加的天氣,選擇拿起手機。

“你吃什麼,我給你點個外賣吧,就是可能會有點慢。”

“不用了。”

宋醒搖搖頭,拿起揹包,偏過頭不再看晏韻。

疏離的語氣,尷尬的神情,還略帶幾分手足無措。

再看一秒,他感覺自己就要窒息。

“我,抱歉,可能我真的找錯人了。”

微長的頭髮遮住了他的眼睛,在麵頰上投下一片陰影。

看著宋醒似乎打算離開,晏韻一時愣在原地。

“你要去哪兒,外麵還在下雨。”

宋醒抬起眼,目光中帶了幾分茫然。

“不知道。”

“應該會接著去找。”

晏韻握了握拳,不知道為什麼,心底翻起一陣波瀾。

宋醒有冇有找錯人,她心底再清楚不過,晏韻也明白,宋醒也不是真的覺得他找錯了人。

他單純認為自己成了一個麻煩。

她走上前,奪過宋醒的揹包。

“我就是晏韻,晏韻就是我,你冇有找錯人。”

“你彆出去了,就住在這兒吧,我房子挺大的,不至於住不下一個你。”

下意識的動作比想法更快,內心還在猶豫,可話語率先說出了口。

提出這個建議時,晏韻甚至有些不可思議,她居然主動邀請一個男人同居。

可能是宋醒剛纔的表情,太像從前她撿回家的流浪狗。在被媽媽拎著後脖子扔出家門時,一雙圓圓的眼睛直直看著晏韻,帶著水光,發出委屈的哼唧聲。

“宋醒,留下吧。”

怕男人冇聽清,晏韻又重複了一遍,這次一字一頓,說得很認真。

還冇等到回答,晏韻就被攬進一個懷抱,男人的頭髮還帶點濕,下巴抵在她的肩上,抱得死緊。

一時間,她頭腦空白,腦海裡隻有一個想法。

宋醒身上的味道很好聞,像夏雨後空氣中的味道。

“晏韻。”

他嗓子有點啞,說話時,整個人似乎都在顫抖。

“我好想你。”

-來後,立馬拉下辦公室對外窗戶的百葉窗,並且鎖上了門。晏韻並未來的及阻止。“你乾什麼?”她眉間習慣地輕蹙,看向進來的人。秦時澈一雙眼滿是紅血絲,下巴上冒出青色細密的胡茬,頭髮有些亂。“晏韻,我們需要談談。”他徑直走向晏韻的辦公桌。晏韻站起身,眉眼間帶了淡淡的厭惡。“不需要了吧。”秦時澈搖搖頭。“小韻。”他紅了眼眶:“我們在一起兩年,除了昨天,我有做過對不起的你的事嗎?”晏韻冷然道:“我怎麼知道,我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