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聽不清。真正不諳世事的女孩現在應該還在家裡乖乖寫作業吧!虞雙雙開口:“我討厭這種裝純的。”魏軍給了林夏禮一個得意的眼神,隨後快步走到製服少女不遠的地方坐下。近處看,那張臉也愈發地賞心悅目,就好像靠近了月亮的清暉。林夏禮和虞雙雙坐在了他的對麵。魏軍曲起手指,關節用力敲了敲桌麵,刻意加大了聲音:“服務員,點酒!”這纔有穿著馬甲的服務員遞上酒水單。“最近有活動嗎?”“冇……有……”“冇有?!”高了八度的...-

“這裡什麼時候開了家酒吧?”

魏軍嘴裡嚼著一根草,這會兒停住了腳步,他看了眼熟悉的十字巷口,又看了眼黃昏下開始閃爍霓彩燈光的招牌。

是**十年代懷舊的風格,或許放在老城街的鬨市區才更顯繁華和活力。

而這裡是連接主城區和新城區的中間地帶。

尷尬地有些突兀。

“也不知道是哪個街坊開的。”他環顧四周斑駁的牆麵,要是認識,高低好心去建議換個地址,不然啊……

早晚賠得連底褲都不剩。

畢竟是有錢老闆嘛,總有些想當然的俏皮想法。

“怎麼了?”走出去幾步發現魏軍人冇跟上來的林夏禮頓時原地後退,朝著他所駐足的地方望去,“暮春……3號酒吧?”

“嘿,新店。”

“說不定有折扣,正好癮犯了。”林夏禮雙手插兜,努了努下巴,“進去整兩口?今天酒吧過夜,明天網吧過夜……喂!”

他挑眉看向低頭玩手機這個時候才走到跟前來的少女,“反正你爸媽也不管你,不如跟著你林哥混?”

“啊……”少女抬起頭,發出一聲冇有感情的語氣詞,“隨便。”

林夏禮當即一巴掌拍在店門上。

震耳欲聾的打碟、呼麥、尖叫雜糅在一起,巨大的音浪撲麵而來地猝不及防。

“生意這麼好?”心理預計上的落差讓魏軍莫名有些憋悶,“背後肯定有人。”

“說不定做了宣傳,新店開業搞個什麼免費續杯無限暢飲的噱頭,再偏也會有大把的人來。”林夏禮粗粗掃了眼,忽明忽滅的燈光下,男男女女肆意地交談、舞動。

哪怕互不相識,在那樣的氛圍下也變得熾熱曖昧起來。

“……看那邊。”魏軍突然壓低聲音,用手肘撞撞林夏禮,“超正的哦。”

林夏禮有些不以為意,以如今的科技水平加上畫皮技術,再搭配上這昏暗迷亂的燈光,長頭髮的漢子他看著都像大美女。

直到他望過去。

林夏禮:“……”

魏軍:“是吧?”

黑色長髮的少女安靜地坐在一旁,嫻靜的氣質似乎與周圍的嘈雜格格不入。

白皙的皮膚冇有粉黛的裝飾顯得格外清透,纖長的睫毛垂下來,展露出完美的側臉輪廓。

她穿著白色襯衫,下半身是擋不住膝蓋的紅色百褶裙,圓形桌下漂亮的雙腿擺出優雅的斜放姿勢,同樣紅色的皮鞋豔得刺眼。

似乎是某所學校的製服。

魏軍走近了些,白色襯衫胸口的校徽也變得更加清晰,那是黑色與血色蠕動交織的……

眼睛!!!

架子鼓的鼓槌重擊在吊鑔上,鏗鏘的聲音和驟然明滅的燈光讓魏軍像是噩夢驚醒那樣恍然回神。

再去細看,那分明是【汝崗】二字。

魏軍鬆了口氣:“汝崗中學?江市有這個學校嗎?”

“冇聽說過,外地的私立學校吧。”

魏軍不由看了眼林夏禮帶來的女生,漂染的菸灰色頭髮,低胸的緊身衣勾勒出長長的事業線,鎖骨上還刻著一串意義不明的刺青。

看上去就是玩得很開的類型。

他收回目光,又很快在製服少女身上遊離:“我還是喜歡這種的……”

“不過她應該不受你們女生歡迎。”魏軍話題一轉。

虞雙雙抬起眼。

坐在那張圓桌旁的,除了製服少女,還有一箇中年男人,他們似乎在說些什麼,隻是音樂嘈雜,什麼也聽不清。

真正不諳世事的女孩現在應該還在家裡乖乖寫作業吧!

虞雙雙開口:“我討厭這種裝純的。”

魏軍給了林夏禮一個得意的眼神,隨後快步走到製服少女不遠的地方坐下。

近處看,那張臉也愈發地賞心悅目,就好像靠近了月亮的清暉。

林夏禮和虞雙雙坐在了他的對麵。

魏軍曲起手指,關節用力敲了敲桌麵,刻意加大了聲音:“服務員,點酒!”

這纔有穿著馬甲的服務員遞上酒水單。

“最近有活動嗎?”

“冇……有……”

“冇有?!”

高了八度的聲音吸引了製服少女的注意,她目光暗沉沉地轉了過來。

魏軍下意識地繃直腰桿,但在看見冇有標註價格的酒水單後,還是忍不住暗罵了一聲:“冇有就冇有吧,給我來一杯……猩紅索爾茲。”

然後把酒水單推給了對麵。

虞雙雙看了眼名稱和配料冇點半毛錢聯絡好不好喝全靠運氣的菜單,語氣十分果斷:“我要最便宜的。”

就連林夏禮也陷入了沉默。

怕不都是調酒師自創……好離譜,他一個都冇聽過。

仔細詢問了一番同時確認價格不會離譜宰客後,林夏禮這才點了一杯噩夢幻境。

“稍等……”

服務員轉身離去。

等待的過程似乎很漫長,三人冇有說話,倒是隔壁的交談聲穿過音浪隱隱約約傳來。

“小姑娘可不興來這種地方。”中年男子黑髮半白,一口烈酒下肚,眉頭痛苦地擰起,被灼燒的心卻似乎舒坦了,“看你還是高中生吧,未成年,出入娛樂場所違法。”

“這個世界很大很美好。”他喃喃自語,又苦笑了一下,“不要嫌你劉叔囉嗦,叔隻是覺得,讀書、上大學,眼界高了學識高了,比什麼都強。”

“那你呢?”

少女的聲音很清麗。

“我?……成年人躲避現實的借酒消愁罷了……”中年男子搖了搖頭,“是我太幼稚,職場失意,也冇能把握住愛情,以為自己無所不能,到頭來才發現自己還是不夠成熟。”

他又悶了一口,火辣辣地:“我一直想著賺大錢、賺大錢,給老婆帶來更好的生活,但是……”

“她離開你了?”

中年男子不吭聲,隻是麵容似乎又蒼老了幾分。

少女沉默半晌:“慢慢會好起來的。”

“……哈哈哈。”中年男子笑出聲,緊擰的眉峰舒展開來,“你這安慰有夠拙劣的,不過我心情的確好多了。”

“還是說回你自己吧。”他歎了口氣,“不管你有什麼苦衷,這裡終歸不是去處,你可以有更加美好的未來。”

一陣漫長的沉默。

“嗯。”少女終於開口了,“我也不喜歡這裡,這裡又黑、又冷,隻有我一個人,很害怕。”

“那就聽叔的勸。”中年男子撥出一口氣,為她感到高興,“你劉叔現在不也是一個人,冇什麼可怕的……啊,對了。”

他一拍腦袋:“我前妻走的時候,還留下了一隻布偶貓。”

林夏禮:“……”

中年失意、老婆離婚、家裡有貓。

Buff疊滿。

正想和魏軍吐槽兩句,餘光中,虞雙雙正雙手交叉死死地掐著自己的手臂,指甲嵌入皮膚,留下淺淺的血痕。

“喂……你怎麼了?……喂!!!”

虞雙雙猛然抬頭,她看向林夏禮,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就在剛纔,她突然感受到無端的恐懼。

全身汗毛樹立,雞皮疙瘩怎麼也平息不下去。

少女的嗓音還在一字一句傳來,比那台上敲響的鼓點還要震耳。

“我想離開這裡。”

“你能幫幫我嗎?”

……

不要回答。

不要回答……

不要回答!!!

虞雙雙捂住耳朵發出無聲的尖叫。

……

“當然。”中年男子振振有詞,“包在叔身上。”

少女倏然彎起眼。

流暢的音響傳來呲呲——的電流聲,霓彩燈光片刻閃爍。

暮春3號酒吧好像陷入了一瞬間的寂靜。

“太好了,劉叔。”

——待續。

-宣傳,新店開業搞個什麼免費續杯無限暢飲的噱頭,再偏也會有大把的人來。”林夏禮粗粗掃了眼,忽明忽滅的燈光下,男男女女肆意地交談、舞動。哪怕互不相識,在那樣的氛圍下也變得熾熱曖昧起來。“……看那邊。”魏軍突然壓低聲音,用手肘撞撞林夏禮,“超正的哦。”林夏禮有些不以為意,以如今的科技水平加上畫皮技術,再搭配上這昏暗迷亂的燈光,長頭髮的漢子他看著都像大美女。直到他望過去。林夏禮:“……”魏軍:“是吧?”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