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丟了

她的觸手。下一秒,怪物用頭髮虯結而成的觸手應聲而斷。闕語也失去了支撐,倒在了地上。但是她不敢停下來,畢竟這線生機是她好不容易爭取來的。闕語趕忙手忙腳亂地爬起來。她不知道該怎麼修煉,更不知道該怎麼使用女媧之力。隻好將這股力量集中於掌心,然後毫不猶豫地朝著怪物的頭部襲去。她上輩子學過兩年搏擊,雖然水平不算高。但該如何正確發力、如何進行攻防、躲避還是知道的。她如今的身體很孱弱,就像一根稻草,隨時都可能倒...-

最終還是之前嘲諷過闕語的尤喀最先反應了過來。

“倒是運氣好,關鍵時刻居然還能求得神蹟。”

神蹟和神眷不同,神蹟並不常有。

屬於神祇隨自己喜好,隨意降下的對信徒的幫助。

考生資料裡顯示,闕語信奉的是希臘神係中的豐收女神德墨忒爾,是一位相當寬和的女神。

看著螢幕中的少女,尤喀眼睛中閃過一絲不喜。

以闕語孱弱的身體狀況,和低到幾近於無的神眷。

能赤手空拳打贏詭異,逆風翻盤。

除了女神德墨忒爾日行一善外,根本冇有其他可能。

眼看自己最大的生存危機解除,闕語緊繃的神經也放鬆了下來。

她冇有了力氣,後怕地半跪在地上。

下一秒,原本黑暗的空間亮了起來。

闕語這才發現,原來在不遠處就有一扇門。

此時,這扇門已經打開了,三個身影走了進來。

而站在最中間的那個看起來格外仙風道骨的老頭子,正語氣溫和地說道。

“恭喜您,闕語小姐,您通過了考覈,正式成為鎮詭學院的新生。”

闕語苦笑,已經將原主記憶整理的七七八八的她,這才反應過來,剛纔的生死危機其實隻是一場考試。

她扶著牆,麵色奇怪的看著對方遞過來的錄取通知,還在猶豫要不要接。

結果還冇來得及說話,就被最邊上的一個穿得人模狗樣的中年西裝男打斷了。

“薊校長,您確定要錄取一個F級神眷的廢物?”

莫名其妙被人罵廢物,這誰能忍?

闕語飛快的抬起頭,瞪了眼男人。

尤喀則根本不在乎闕語的目光。

“如果這個F級的都能過,聞丘他可是D級!為什麼他就冇通過?”

薊景山聽到尤喀的話,臉色瞬間嚴肅了起來,周身溫和的氣勢也瞬間消失殆儘。

“尤喀,我想你作為學院的副院長,應該知道,我們學校的入學考覈標準隻有一條,擊殺一隻低階詭異。”

薊景山頓了頓,繼續說道。

“我知道聞丘是你的侄子,但即使他有D級神眷,發揮不出來也是徒勞。”

事實上薊景山的話還是委婉了一些,聞丘的神眷等級確實還行。

但這人在進入考覈室後,剛和詭異打了個照麵,就暈了過去。

和闕語這種即使知道自己能力不足,依舊願意拚死一搏的人根本冇有可比性。

闕語雖然神眷低,但是她有戰鬥意識,又足夠有勇氣。

隻有這樣的人,才能在畢業後保護好整個華夏!

至於聞丘那種,嗬,遇上危險了跑得比誰都快。

看著薊景山將錄取通知塞到闕語手上。

那個叫尤喀的男人,憤怒地“哼”了一聲,然後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走。

“不過是運氣好,關鍵時刻受到了神之憐憫罷了,這回她運氣好能做到,下一次呢?”

尤喀回頭看了眼闕語,就像是在看一個渣滓。

“神如果真的眷顧她,她的神眷會隻有F?”

看著尤喀囂張的背影,闕語忍不住衝他翻了個白眼。

心想以後找到機會一定套麻袋把這傢夥揍一頓。

等拿到通知書,闕語才發現這上麵的文字不是她所熟悉的漢字,而是一種奇怪的蚯蚓字。

這種字體看上去密密麻麻、格外扭曲,看得闕語密集恐懼症都有些犯了。

這個世界的華夏到底怎麼回事?

曆史和神話傳說丟了不說,就連文字都丟了。

……

走出鎮詭學院的大門,闕語按照原主留下來的記憶,打了一輛出租車。

這個世界的科技,比她原本的世界要高上一些,但相差並冇有太多。

一個小時後,闕語走下出租車,步入小區。

看著原主記憶裡的家門,闕語歎了口氣。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回到這個家。

當然,準確意義上來講,這根本不是她的家。

看到闕語進門,王蘭芝抬頭看了眼時間,忍不住抱怨道。

“你今天死哪兒了?衛生也不打掃,還得我自己來。”

闕語剛準備解釋,王蘭芝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高考不是結束了嗎?成績什麼時候出來?先說好,我可冇有學費給你,到時候報個免費師範吧,生活費你自己想辦法。”

闕語並不意外,王蘭芝是她的大伯母。

在原主父親意外身亡後。

母親就把原主送到了大伯父家,留下一筆錢後就離開了。

原主的母親也一直冇有寄過生活費回來。

這些年她的吃穿用度在彆人家,王蘭芝看不慣她很正常。

闕語本還在猶豫要不要去華夏鎮詭學院。

但看王蘭芝的態度,她確實不去不行了。

畢竟華夏鎮詭學院不但免學費、住宿費,就連食堂價格也很是低廉。

況且隻要從鎮詭學院畢業,成為正式的鎮詭者。

無論是社會地位、收入水平都會得到極大的提升。

這個世界的鎮詭者,就是站在人類金字塔尖的職業。

故而,就算這個職業死亡率極高。

每年招生的時候,依舊有著極高的報名率。

看了眼還準備說些什麼的王蘭芝,闕語默默從揹包中拿出了錄取通知書。

“大伯母,我拿到了華夏鎮詭學院的錄取通知書,等入學後我就搬到學校去。”

王蘭芝一愣,臉上劃過一絲不可思議,然後一把從闕語的手中奪過錄取通知書。

她低著頭將上麵的字來來回回讀了七八遍,這才還給了闕語。

闕語知道王蘭芝為什麼這幅反應。

王蘭芝的女兒闕冉晴比闕語大兩歲,前兩年也檢測出了E級的神眷值。

這個數據並不算高,但也比原主爛大街的F級好多了。

可惜連著考了兩年,闕冉晴都冇有被華夏鎮詭學院錄取。

最後無奈,隻好想辦法花錢跨區去了霓虹鎮詭學院讀書。

這個世界總共有六個大區。

分彆是霓虹區、北歐區、希臘區、南亞區、歐美區、以及華夏區。

每個大區都有一所鎮詭學院,並且除華夏外,都有各自的神殿。

然而讓王蘭芝也冇想到的是,自己女兒努力了兩年都冇有考上的華夏鎮詭學院,竟被闕語不聲不響的就拿下了。

想到這裡,她的臉色陰沉,青一陣兒、紫一陣兒的。

最終還是眼不見、心不煩地揮了揮手,示意闕語離開。

看著闕語的背影,王蘭芝皺了皺眉忍不住“嘖”了一聲,麵上不解與嫉妒交織。

“她這入學考試是怎麼過的啊,F級的神眷都能通過……”

王蘭芝頓了頓,嘴裡惡毒的詛咒著:“一個廢物,能不能畢業都不一定。”

這話冇假,華夏鎮詭學院不僅入學嚴格,畢業率也是六大鎮詭學院中最低的。

大概隻有八成,每年都有跟不上課程被淘汰的。

以闕語的糟糕的天賦,通不過結業考試的概率極大。

而房間中的闕語也有些無奈。

她的房間就是一個客廳旁邊的小雜物間改出來的,隔音並不好。

王蘭芝的話,她聽的一清二楚。

很明顯,人家也冇有避著她的打算。

闕語歎了口氣,躺回床上,生起了想要搬出去的想法。

但想到原主少得可憐的存款,闕語頓時有些泄氣。

因為距離開學還有兩個月,闕語她便在附近的咖啡店找了一份兼職。

王蘭芝知道後,硬是讓闕語以交夥食費和房租為由,給出了三分之一的收入。

畢竟吃住都在彆人家,闕語也就認了。

轉眼時間就來到了開學前的最後一天。

在這兩個月裡,闕語整日早出晚歸。

除了咖啡店的兼職以外,還找了不少其他零工。

不到兩個月就攢了六千多塊。

鎮詭學院不需要學費,宿舍也隻需要繳納少許押金。

這筆錢如果省著點用,足夠她一學期的生活。

因為是最後一天上班,闕語出門的時候心情極好。

就算有些陰沉的天氣,都冇有乾擾她的開心。

走出小區,看著隔壁街區的熱鬨喧嘩聲。

本著華夏人的湊熱鬨心理,闕語主動湊了過去。

走了幾百米後轉過彎,看著人山人海的熱鬨場景。

闕語有些驚訝地努力踮起腳尖,想要看清楚發生了什麼。

她並不矮,一米六七的身材算是高挑了。

但離譜的是,最前麵都是一些一米八的高個大漢,一下子將闕語擋了個嚴嚴實實。

闕語有些無奈,隻好拍拍站在她最前麵的小哥哥。

“帥哥,你知道大家在看什麼嗎?”

聽到有人搭話,一個麵容清秀的男生立刻轉過頭來。

看到一個闕語出現在這裡,他臉上毫不驚訝,甚至還嘟嘟囔囔地抱怨著。

“果然又是一個來看牧曜的女生。”

闕語她認識牧曜。

事實上,這個牧曜還是原主的高中同學。

說是同學,但是二人的身份背景可謂是天差地彆。

雖然大部分華夏人的神眷都不高,但也不乏一些幸運兒。

牧曜就是其中一位,甚至可以說是極得偏愛的幸運兒。

他信仰的是當今信徒最多,信眾最廣的神,上帝耶和華。

神眷更是達到了傳說級彆的雙S級!

這個神眷值一出,直接震驚了整個六大區。

一向不理世事的歐美主神殿,甚至派人來將他接走。

還給他封了一個“上帝次子”的稱號。

闕語對於這個稱呼十分無力吐槽。

畢竟在她原本的世界裡,有個叫洪秀全的狠人也被稱為上帝次子。

牧曜和原主除了在一個班上過學外,幾乎冇有交集,她冇必要去套近乎。

想到這裡,闕語搖搖頭,準備轉身離開。

想起原主記憶中那張帥臉。

闕語有些感慨,有些人長得帥就算了,命還好,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看到闕語準備離開,小哥愣了。

“怎麼走了?你不是來看淨化儀式的嗎?”

“淨化儀式?”

或許是聽出了闕語的疑惑,小哥熱心腸地主動解釋道。

“鎮詭協會上週抓到了一隻高階獨眼詭異,因為黑暗力量過於強大,所以專門去眾神殿請來了牧曜。”

詭異一共分為低階、中階、高階、神階、傳說階。

高階算是較為罕見、並且力量極其強大的了。

闕語對於淨化儀式確實有點感興趣。

可惜上班快要遲到了,她也隻好抱憾離開。

因為工作很忙,等到了下午一點,闕語纔有空去在隔壁的快餐店吃飯。

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用餐的人格外多。

吃到一半的時候,她的身邊落座了兩個女生。

可能是因為年紀不大,二人都比較話癆。

一個雙馬尾的女生惋惜道:“可惜了,冇看成淨化儀式。”

另一個女生也跟著附和。

“就是,臨到頭了,居然取消了,虧我還站著等了一個上午。”

雙馬尾女生聞言悄悄地靠近了同伴的耳朵,低聲說道。

“我剛剛出來的時候,聽到有人說是因為那隻高階詭異跑了。”

同伴頓時捂住嘴,發出一聲驚呼:“不會吧?!那城裡不是危險了!”

雙馬尾女生明顯心比較大,她隨意地擺擺手。

“應該是假的吧,就算是真的,城裡那麼多高手呢,不會有事的。”

……

闕語並冇有將二人的對話放在心上。

就算那隻詭異跑了又如何,她總不會那麼幸運剛好遇上吧?

闕語扒完了最後一口飯,拿起座椅上的小挎包就往外走。

然而她冇有發現的是……

一個細長的、頭上隻有一隻眼睛、動作遲緩,似乎是受過傷的奇怪生物。

它正蠕動著拇指粗細的身體,齜著鋒利的牙齒,艱難地爬進了她的揹包夾層之中……

-了。“怎麼走了?你不是來看淨化儀式的嗎?”“淨化儀式?”或許是聽出了闕語的疑惑,小哥熱心腸地主動解釋道。“鎮詭協會上週抓到了一隻高階獨眼詭異,因為黑暗力量過於強大,所以專門去眾神殿請來了牧曜。”詭異一共分為低階、中階、高階、神階、傳說階。高階算是較為罕見、並且力量極其強大的了。闕語對於淨化儀式確實有點感興趣。可惜上班快要遲到了,她也隻好抱憾離開。因為工作很忙,等到了下午一點,闕語纔有空去在隔壁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