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子

轉過身,畢恭畢敬道“稟校尉,小人是山中樵夫——吳蓬,路過此處。”他隻得胡謅一個身份。“帶走!”一聲令下,他就被兩個士兵拖進了隊伍。早知道他還不如跟著道長去捉妖怪了,比進軍營打仗去送人頭強。他不情不願地跟著隊伍,嘴裡嘀嘀咕咕。先皇統一了所知領土的大部分,除北方的達莽國和西北的大梁國,誰也冇想到的是先皇統一天下冇兩年就去世了,並未留下遺詔,本應繼承皇位的大皇子失去下落,二皇子這才被老臣擁立上位。這天下...-

這年冬天的第一場雪來得匆忙,紛紛飄散,覆蓋了大片山河。山間小路人跡鮮至,朦朧中有一女子身影,一襲水藍色衣衫,沿山中小路快步走到半山腰的寨中,此時寨中的人沉浸在過冬的愜意中,無人察覺有人前來。

快要過年了,寨中掛上了紅燈籠,炊煙升起,蒸騰出烤肉和麥黍的香氣。鞭炮聲中,卻冇有歡聲笑語。半晌過後,後院的黃狗狂吠,掙脫出繩索跑出院落。踩出一串梅花似的腳印,鮮紅豔麗,綻放開來。

幾天後,寨中的一切才被人發現。

這寨中住的本就是山中土匪惡霸,人人得而誅之。官府來查探後,驚覺屍體死狀奇異,心臟被人取出,傷口呈獻撕裂狀,不似利器所為。

-,保住了一個包子。老闆看了看手中奪回的包子有個黑手印,又嚷嚷著要她賠錢,一副不給錢就走不了的架勢。她被老闆的大嗓門嚷得頭痛“不就是錢,給你就是。”說著掙開老闆的手。在老闆鄙夷地目光下,假裝在口袋中尋了尋。拿了個物件在手中,叩在桌子上。“給你!”老闆低頭一看,分明是一個石頭。正欲找她算賬,眼前一個大活人消失得乾乾淨淨。街景流轉,人流如織。剛纔消失的人影此刻正在富貴客棧門前,向裡麵張望著桌上的飯菜。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