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打工

覆蓋了大片山河。山間小路人跡鮮至,朦朧中有一女子身影,一襲水藍色衣衫,沿山中小路快步走到半山腰的寨中,此時寨中的人沉浸在過冬的愜意中,無人察覺有人前來。快要過年了,寨中掛上了紅燈籠,炊煙升起,蒸騰出烤肉和麥黍的香氣。鞭炮聲中,卻冇有歡聲笑語。半晌過後,後院的黃狗狂吠,掙脫出繩索跑出院落。踩出一串梅花似的腳印,鮮紅豔麗,綻放開來。幾天後,寨中的一切才被人發現。這寨中住的本就是山中土匪惡霸,人人得而誅...-

煙靄飄飄,朝霞照耀。

時逢一月,生機盎然,枝椏欲出。一隻通身雪白,身形嬌小的狐狸從樹下探出腦袋。它蹭著老樹的樹乾,然後舒展了一下身姿,這才從樹後走了出來,露出了它體型三倍大的九條尾巴。

枕夢山一帶地處大陸北部,世代都有九尾狐的傳說。

傳說中九尾狐神力通天,可以使大地龜裂、河流逆行,最可怕的是它會蠱惑人心。但是九尾狐要想獲得全部神力,需要生食人心。因為這個傳說,狐狸的皮毛可以買個不錯的價錢,王公貴族認為狐狸皮毛可以延年益壽、留駐容顏。

不過這麼多年過去,山中的獵戶已經把這裡的狐狸殺光了。要是遇見一個老獵戶,他還可以沾沾自喜地談到以前圍獵狐狸的風光事蹟。

老樹往南五裡有一處軍營,是天昭國的戍邊軍隊。

營中正在歡迎新上任的都尉,席上都是前任都尉的老手下。與其說是歡迎新都尉,不如說是新都尉請軍中上下吃飯。

席上觥籌交錯,手下輪流來敬林致。“林都尉年輕有為,不僅出身南疆世家,還主動請纓來北疆打仗。”其餘人邊喝邊說道。今年皇帝新頒佈了軍功製度,多少世家子弟想要從中撈點好處。林致自然聽出了旁人語氣中的諷刺,抬手將杯中酒一飲而儘,又將手中的酒杯斟滿。

宴席散去,臉色泛紅的林致屏退了侍從,晃晃悠悠地跑到溪邊洗臉。

對麵的林中好像出現一隻白狐,他從未見過這樣美麗的狐狸,抓到正好送給家中姊妹豢養起來做個寵物。正待他想上前,白狐幻作一美貌女子。他揉了揉眼睛,確定了眼前的女子是憑空出現的。

“仙姑!”他跑上前去雙手合十地跪下,好像在拜廟裡的菩薩。

女子退後一步,“我不是仙姑,你拜錯人了。”說著就要離開。林致卻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樣抓住了她的衣角,“我剛纔看到你是用法術了,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隻要你幫我一個小忙。”

她掙開他的手,臉色有些凝重“你先說來聽聽吧。”

林致把他來這裡的目的交代清楚,他在朝中本是一個混閒職的紈絝,卻因家父好友舉薦來北疆打仗,也許領個軍功,就能了卻父親的心結。北疆軍力雄厚,儘管他冇有實戰經驗,總是可以依仗這些校尉上陣殺敵。

“也許你能幫我偷到敵軍的陣型圖,我以此提前應對。”

思索片刻,她問道“我需要你之後幫我找一個人的資訊,可以辦到嗎?”

林致使勁點頭,生怕自己答應的慢一點就會錯失機會。

林中的的另一側,一個少年蹣跚地走在山間小路上,眼看太陽就要落山,自己還未找到地方落腳。

聽聞連續一個月有窮凶極惡之徒作案,專門挖人心臟,已有三十幾人遇害。官府至今冇有抓到凶手。神情緊張的少年恍惚間聽到了一聲哀鳴,瞬間聯想到凶案,不禁打了個寒戰。

他頓住腳步,向四周望去,並無異動。走出幾步那種聲響又出現在耳邊,好像是動物的叫聲。他猜測是有人在捕獵,或是農戶在宰殺,冇有多想便又向前走去。心想自己本就是在逃避征兵,和那些被捕捉的動物有何區彆?

繼續走了十裡地,碰上一個年久失修的廟宇。他打算暫時歇腳在此。夜半,篝火漸熄,他在半夢半醒間見到一個女子,一身白衣,仿若仙子。他以為自己累到做了個美夢,便又沉沉睡去。

“醒醒”

少年被人拍醒,有些茫然地看著眼前的男子,身著灰袍,發戴木簪。

他瑟縮地往後躲了躲,狀若驚恐。“你要做什麼?”難道是自己逃跑的事被人發現了?!

結果那人並不是官府的人,隻是個道士。“你昨日可有覺得附近有異動?”少年搖搖頭。道士不甘心地又問道“那你半夜可曾聽到什麼聲響,或是有什麼奇怪的身影?”少年又搖搖頭。道士見他一問三不知的模樣,便作罷。

“道長是在找誰?”少年看他麵色凝重,便好奇地問了一句。

“一個妖。”道士把手中羅盤放在了一旁,在他對麵坐下歇息。聽到他的回答,少年本來還殘留的睏意消散全無,猛地想起夜半那個模糊的身影。心中惴惴不安,連滾帶爬地挪到道士身邊扯住了他的衣衫。

“道長!我突然想起昨夜我半夢半醒間,看到一個一身白衣的女子,我便以為自己在做夢。普通女子怎會平白出現在這郊野破廟裡,你說我會不會碰上那隻妖了?”

道士不著痕跡地挪開了他的手,拍了拍他被抓皺的衣衫。“有可能。”思索片刻,隻見他用羅盤探尋妖氣,羅盤果真有所顯示。“你說的冇錯,昨晚有隻妖來過。”

見他說完就要離開,少年連忙攔住了他。“道長,我……我可不可以跟著你。萬一我再碰上那隻妖可怎麼辦。”他緊張地嚥了一口口水。

“我要去找那隻妖,你還要跟著我嗎?”看到少年站在那裡失魂落魄的模樣,便再提醒了他一句“昨晚她並未傷你,你不是她要找的人。再遇到她,用搖響這個鈴鐺,我能感應到。”少年拿著銅質鈴鐺,怔怔地望著他走遠的背影。

那道士走了之後,少年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雜草趕緊離開了這破廟,路過一處可以看到村莊的山路上,便看到官兵在村中征兵。在他正慶幸自己走得早時,猝不及防看到自己身後也有一隊征兵隊伍。

少年想默默從旁邊繞過去,“那邊那個人乾什麼的?”奈何典兵校尉眼尖叫住了他。

他頓了一下才轉過身,畢恭畢敬道“稟校尉,小人是山中樵夫——吳蓬,路過此處。”他隻得胡謅一個身份。

“帶走!”

一聲令下,他就被兩個士兵拖進了隊伍。早知道他還不如跟著道長去捉妖怪了,比進軍營打仗去送人頭強。他不情不願地跟著隊伍,嘴裡嘀嘀咕咕。

先皇統一了所知領土的大部分,除北方的達莽國和西北的大梁國,誰也冇想到的是先皇統一天下冇兩年就去世了,並未留下遺詔,本應繼承皇位的大皇子失去下落,二皇子這才被老臣擁立上位。這天下是皇上的,可是誰不知道到其實那群輔政大臣纔是朝堂的掌舵人。

朝堂上血雨腥風,民間也叫苦連天。各處有難時撥款是重重剋扣,官府收稅時是各項疊加,百姓還冇從戰亂結束的喜悅中回過神來,就陷入另一種困頓。

五年過去皇上又要打仗了,本來天昭國幅員遼闊,軍隊足足有百萬人,於今軍隊隻剩下一半,這纔到處強征入伍。

無憂村離軍營很近,一個時辰後吳蓬便跟著隊伍進了軍營,被登記在冊。營地守衛森嚴基本冇有逃出去的可能,如果成為逃兵,輕則處死,重則連坐處死一營和三族。吳蓬隻得認命,想辦法從戰場上活下來了。

夜晚溫柔而平靜,樹葉摩挲。吳蓬睡不著,偷偷從營帳中出來看星星。早知道註定要被抓進軍營,還不如不跑,至少奶奶還知道自己去了哪裡。也不知道能不能寫家書寄回去,現在自己如果死在戰場上,奶奶也不知道。

“漱漱”身旁的樹叢發出一陣響聲。一個白影竄了出來,他隻當是一隻貓冇放在心上。天色昏暗,無人發現那個白影踱步進了都尉的帳篷。

帳中紅燭輝映,男人嘴角噙著笑,“怎麼樣?”他眼前的白狐化成人形。

“東西拿到了。”從袖子中掏出一張佈防圖給他。林致展開陣型圖,越看越凝重,“你確定冇偷錯!”這張佈防圖是他絕地求生的機會,絕不可以出錯。

“當然冇有,我親耳聽見他們討論這張圖,肯定是他們的佈防圖!”女子篤定道。

“我從未見過這麼奇怪的陣型,幸虧你提前拿到。你放心,你的事我打完仗肯定幫你辦好。”林致興致高昂地許諾道,這一仗如果勝利肯定會提升軍銜。若不是前些日子在野外巡邏遇見了這隻狐妖,怎會有這種升官發財的好機會,父親定然對他讚賞有加。

“不行!明天開始就幫我找線索。”女子捋著頭髮,若不是林致以幫她找人為由,她怎會違反天道管人類的紛爭。

此刻拿到佈防圖,林致心中的一塊大石頭暫時先放進了肚子裡,連語氣也緩和下來。“姑奶奶,你行行好。這裡是郊外,我除了軍營裡的人,去哪裡打聽你要找的線索?你看這樣行不行,等我打了勝仗,回到都城中一定很快就打聽出來你要找的人了?”林致平日裡一副作威作福的樣子,旁人怎也想不到這個小霸王也有伏低做小的時候。

“如果那時你說話不算數的話,我就送你見閻王。”一張單純清麗的臉,說出這麼凶狠的話,林致不僅不害怕,還和她開起了玩笑。“我林致雖然不算什麼好人,但是對於美人的承諾向來說話算話。”但是他這副浪子模樣隻得到一個白眼迴應。

翌日,營中卻出現了騷亂。

本來清晨是要點兵操練的時辰,林致從營帳中出來卻發現一群人圍成一圈,半點冇有軍中法紀。

他是新上任的都尉,軍中威嚴不深,也不至於讓他們這麼冇有紀律。他上去一腳踹開一個人,看熱鬨的人群頓作鳥獸散。中氣十足地吼道,“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辰?”

等人散開他纔看到眾人在看什麼,原是夜裡死了人。但是戰場上死的人多了,死人並不稀奇的。

稀奇的是這種死法古怪的很,死者麵容平靜不像有所掙紮,胸前有個洞,正好是心臟的位置。林致散開士兵,找來了軍醫,並下令所有人不得散佈這個訊息。大戰前期軍營中出現如此古怪的事情,擾亂軍心實為大忌。

“快說!”林致看他的表情就知此事肯定有貓膩。

軍醫一番查驗過後,臉色煞白,“稟報都尉!凶手一擊斃命,奪取死者心臟,但卻看不出是何凶器所為。想來……想來不是人力所能及。”

自從早晨營中莫名奇妙遭遇凶殺之後,人人自危,唯恐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吳蓬,你聽說了嗎?營中出現了妖怪,專門挖人心臟。太可怕了!”他旁邊的胖子愁眉苦臉地說道,“你說那個挖人心的妖怪出現在了軍營?”吳蓬激動地抓住了他的領子。

然後他似是想到什麼一樣飛奔出去,“誒!這麼晚了你去哪裡啊?”胖子錯愕地看著他離去的背影。

主營帳中燭火搖曳,照亮桌子上的一副圖。

林致上下打量這個在帳前衝撞著要進來的少年,身材瘦弱,臉上稚氣未脫。“大晚上跑來我營帳有何事稟報。若無要事,軍法處置。”男人聲音平靜,比平日裡多出一份威嚴。

吳蓬把之前聽到的案件一股腦全都告訴了林致,並提到那個道長正在找尋妖怪,想來可以請他來幫忙驅妖。林致聽完隻是沉思,便叫他下去了。吳蓬惴惴不安,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

-背地裡偷偷喊她“母老虎”。聽完店小二的敘述,夢千秋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哦~”“為什麼我從你臉上看不出一絲擔憂,你不怕她嗎?”店小二試圖從她臉上看出些害怕地情緒。“你不是說她很喜歡我,我擔心什麼。”“嗯,不過這隻是我的猜測,你以後也彆太輕敵了,不是……是彆怠慢了。”店小二追在夢千秋後麵囑咐。……夢千秋自從留在了富貴客棧就日日有雞腿吃,過了幾天逍遙日子後,她才把城外要打仗的事情想起來。轉念一想他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