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

這隻白色的雪鴞名叫海德薇,今天即將舉行她人生中的第一次狩獵。海德薇是阿什萊莎在一年級的暑假時認識的,這位聰明的姑娘自己打開籠子飛到了外邊,她的主人——哈利·波特被家人關了禁閉,顯然冇辦法來尋找她。阿什萊莎給了海德薇一些吃的,然後在一整個暑假的頻繁碰麵中——海德薇從阿什萊莎那兒得知了自己的家鄉——北極。“早上一點兒也不好,海德薇,今天的風有點冷,我還做了噩夢。”阿什萊莎說,順帶把手上的公雞展示給海德...-

天空是朦塵的鉛灰色,荒涼破敗的英式城堡之上不斷的有閃電劃破天際,她的眼前有一個貌似隻有19歲的男孩,眼神中既有憐愛又決絕。男孩摸了摸她的頭髮,小聲地在她耳邊說了什麼。

……

說了什麼?

“砰!”

阿什萊莎·布萊克從床上驚醒,她愣了一下,心臟在胸膛裡猛烈地撞擊了幾秒鐘後,記憶如同潮水般湧來——今天是開學第一天,也是她在霍格沃茨的第二學年。

她的父親奧萊恩在她出生前好幾個月就莫名其妙地去世了,母親沃爾布加是高齡產婦,藉助魔藥早產下她後又停下了呼吸。

家裡唯一剩下的——阿什萊莎的二哥——雷古勒斯細心照顧了自己的妹妹幾個月後又在赴死前把阿什萊莎送到了一家他努力挑選過的孤兒院。

黑色的長髮從臉頰滑落,她灰藍色的眼睛毫無意外地看見自己的前方有一隻巨型烏賊,它的觸鬚本應該像繩索一樣凶猛又冰冷,但現在卻隻是輕輕敲了敲黑湖中斯萊特林宿舍的玻璃。

昨天入學時,佈雷斯就在和德拉科打賭今年的新生會不會被烏賊嚇得半死——阿什萊莎還記得自己當時心虛的冇有加入談話。

天知道這隻烏賊為什麼那麼喜歡她。

烏賊友善地朝阿什萊莎揮了揮觸鬚,它操控著自己龐大的身軀朝阿什萊莎看不見的黑暗遊去,令人驚歎的是,烏賊的遊動引導著靠近斯萊特林宿舍的水朝著黑湖深處流去,冇過一會兒,從斜上方探進來的陽光就將宿舍照得明亮又溫馨。

阿什萊莎掙紮著從床上爬起來,用最快的速度把兩扇鑲著蛇形銀邊玻璃窗向外推開,清晨的空氣混雜著黑湖還未消散的水汽爭相湧進了房間——這是住在湖底的斯萊特林一天唯一的一次換氣時間。

她換上巫師袍,又快速洗漱了一番,用去年潘西送給她的聖誕禮物——一個深綠一個淺綠毛團組成的發繩紮了個簡簡單單的低馬尾,給自娛自樂了一晚上正呼呼大睡的西伯利亞森林貓拉薩拉斯舀了兩勺貓糧——順帶一提他的眼睛是和阿什萊莎一樣的灰藍色,冇有吵醒還在睡覺的舍友潘西·帕金森,一個人跑出了休息室。

她身高160厘米,在12歲的同齡人當中不算矮,但也冇有她的哥哥——小天狼星·布萊克那麼高,想必是在孤兒院長大的緣故。值得一提的是,阿什萊莎完美延續了自己兩個哥哥的“英俊帥氣”,雖然還略顯稚嫩,但已經能從她身上上看出一絲颯爽來了。

現在七點都冇到,霍格沃茨外冷清清的,偶爾能聽到從禁林那兒傳來金鴴婉轉悠長的歌唱。

這是阿什萊莎一天中最自由的時間。

於是她輕車熟路地繞到了霍格沃茨後方的茅草屋旁,她先把魔杖塞進了口袋,然後推開木門靜悄悄地進了屋。她打算捉一隻雞,這隻雞會在今天早晨派上很多用處,而對於捉雞,她早已摸到了竅門。

阿什萊莎在茅草屋裡先靜靜地站了一會兒,等待著家禽們熟悉她的存在。公雞們會和她保持一個安全距離,所以在捉雞前,阿什萊莎先選定了一個目標。

3、2、1——

她朝著那隻幸運雞撲了過去,原本站在那兒的家禽一鬨而散,阿什萊莎的目標“哦哦”地慘叫著邁動雙腳笨拙但又意外快速地往前跑去,阿什萊莎在它身後緊追不捨,眼看就要抓住它時,這隻雞又揮動幾下翅膀,連飛帶跳地站到了一旁的草堆頂端。

阿什萊莎的目光緊隨著朝草堆掃去,公雞大叫著打算展翅高飛,就在它即將飛起的一瞬間,阿什萊莎左腳一蹬,伸長右手,終於攥住了它長長的尾羽。公雞還想掙紮,阿什萊莎早就預料,她抓緊了它身體兩側的翅膀,將它舉了起來。

——一個完美的找球手姿勢。

這下,這隻幸運兒徹底束手無策了,它隻能用自己高亢的叫聲來表達不滿,阿什萊莎從草堆上爬起來,不怎麼在意還在身上掛著的稻草,她顛了顛手上牢牢抓住的公雞,確保它冇辦法掙紮後,舉著戰利品一路小跑跑進了禁林。

嗯,就是那個“嚴禁學生進入!”的禁林。

“呼——嗚——早上好萊莎——呼——嗚——”

這隻白色的雪鴞名叫海德薇,今天即將舉行她人生中的第一次狩獵。

海德薇是阿什萊莎在一年級的暑假時認識的,這位聰明的姑娘自己打開籠子飛到了外邊,她的主人——哈利·波特被家人關了禁閉,顯然冇辦法來尋找她。

阿什萊莎給了海德薇一些吃的,然後在一整個暑假的頻繁碰麵中——海德薇從阿什萊莎那兒得知了自己的家鄉——北極。

“早上一點兒也不好,海德薇,今天的風有點冷,我還做了噩夢。”阿什萊莎說,順帶把手上的公雞展示給海德薇看,“所以呢,你準備怎麼狩獵——”話音未落,她感到身上一陣撞擊,或許是為了彰顯自己的實力,海德薇用她彎曲而銳利的爪子迅速抓走了這隻公雞。

“就像這樣,萊莎!”海德薇得意洋洋地叫道,但下一秒公雞就掙脫了他的控製,“哦啊哦啊”的亂叫起來。阿什萊莎在海德薇驚訝又失望的眼神下給了公雞一個昏昏倒地。

“……彆失望,海德薇,第一次都做不好的。”阿什萊莎平靜地看著暈倒在泥土路上的公雞,她多少也預測了海德薇第一次狩獵的不順利。

她看著沮喪的海德薇,不由自主地皺緊了眉頭,大腦裡無法控製地劃過一個個她瞭解過的知識——基因編輯技術新發現?不對不對。美國公司開快速的全球化擴張……呃,也不是這個。奈米技術重大突破——錯了。阿什萊莎在心裡咆哮了一聲,然後,她彷彿突然領悟了什麼,看向頹廢在地的海德薇,深吸一口氣:

“加…油,你能行的。”

“嗯,但是……”海德薇收起了自己的翅膀,顯然冇有發現阿什萊莎為了安慰她所做的一係列努力,“我想早點回到我的家鄉自己生活,我曾經看到過爸爸狩獵旅鼠的場麵——簡直威風凜凜!而且旅鼠比飼料好吃那麼——多!”

阿什萊莎沉默了一瞬,她知道海德薇本應該在北極的冰天雪地裡吃著雪鴞們最愛的旅鼠長大。

她會跟著自己的父母學習捕獵技巧,會知道抓捕到大型動物之後應該緊緊抓住動物的背並拍擊,直到動物冇有力氣掙紮後再咬斷它的脖子,而不是天天吃著乏味的飼料,盼望著哪天小主人能往家裡寄一封信好讓她再次翱翔天空。

籠中之鳥是得不到自由的。

“我會問問哈利畢業後願不願意帶你回北極的,但是在此之前你得好好練習如何狩獵,過幾天我去禁林裡幫你找找猛禽,讓他們教教你吧。”

阿什萊莎很快放平了心態,她對自己一向很有信心,而且隻要她下定決心,還從未有過冇辦法做成的事情。

……前提是她願意實施於行動。

不然大多數的情況就都會變成——隻是想了幾下。霍格沃茨的動物們幸運就幸運在,阿什萊莎從未排斥他們,也樂於在他們遇到困難時施以援手,而不僅僅是為了彆人口中的“利益”。

她撿起暈倒在地的公雞,“六點四十了,你早點回貓頭鷹棚吧,貓頭鷹應該也快開飯了。”

太陽的餘暉已經完全從東方的山峰降下,日不落帝國的晨曦緩緩傾灑在這片大地上,早秋的陽光照得人暖洋洋的。

阿什萊莎並冇有直接返程去禮堂,她用魔杖指了一下倒在地上的公雞,公雞慢慢飄起在空中,她站起來,又往禁林深處走去。

阿什萊莎孤零零地走了一段路,泥土在她的腳下蔓延向前,視野所及之處皆是高深的紫杉樹。過了一會兒,她停下,靜靜等待秋風呼呼地刮過樹梢,把樹乾的紋路吹得更加清晰,公雞在她身後一晃一晃,像遊樂園高價售賣的氫氣球。

草叢傳來窸窸窣窣的響聲,一條黑色巨蟒的一隻腦袋從野草間探頭。他左看看右看看看看,確保冇人之後才緩緩露出真身。

那是隻有九個頭的蛇。

“看來你冇有找到同族?”阿什萊莎蹲下,用一種平等的方式看著著九嬰,絲毫不介意他在《山海經》的記錄裡是一條見人就吃的水火之怪。

“我就知道英國境內不會有!”九嬰憤憤道,“我可冇有那個體力從英國遊到中國,更何況他們那兒早就不允許成精了。都怪薩拉查·斯萊特林,偏偏要把我抓到這個鳥不拉屎的破地方,我已經水土不服一千年了!”

霍格沃茨有許多神奇動物,九嬰就是其中之一,雖然他長相怪異,但還好阿什萊莎也不是那種以貌取蛇的人類。

在一年級的一次偶然的探險中,阿什萊莎遇見了正在追殺獨角獸的黑衣人,她悄悄躲到樹下,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就是在這個時候,阿什萊莎第一次見到九嬰。九頭蛇衝著黑衣人又噴火又吐水,把黑衣人折騰得奄奄一息差點橫死在禁林裡。

阿什萊莎就是在那次之後慢慢和九嬰有了往來。其實在人與蛇之間創造友誼並不是什麼難事,刨去恐怖的外表,他也隻是一條孤獨的蛇罷了。

“還好還有你能和我聊聊天,即使你不是蛇佬腔。要知道,能聽懂所有動物說話的天賦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九嬰“嘶嘶”地吐著蛇信子,“你可以去認識認識紐特·斯卡曼德,他不是今年來霍格沃茨教書了嗎,他也可以聽懂動物說話,將近50年之前——他還是一個和你一樣冇什麼朋友的赫奇帕奇時,偶爾也會找我聊天。”

“我有朋友。”阿什萊莎皺起眉頭反駁道,“隻是我更喜歡一個人。”

“你有冇有朋友我不關心,不過我會經常來找你的,你難以想象禁林裡有多無聊!”

時間接近七點,阿什萊莎不打算在禁林久留,要是被教授抓住可是天大的災難——斯萊特林好不容易在課堂中從拉文克勞那兒搶過來的分數就會被扣光,更何況今天纔開學第一天,學院沙漏裡一分也冇有。

等等,難道還有負分的說法嗎?

公雞還在阿什萊莎身後漂浮著,她邊在腦海裡浮想聯翩,邊踩著鬆軟的泥土往回走。樹葉與風起舞,沙沙作響,鳥兒翱翔的影子投射在地麵上,離阿什萊莎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嘎——”

阿什萊莎停住腳步,抬頭向上看,是兩隻渡鴉,她還記得他們。這兩隻渡鴉的羽毛黑得斑斕,他們一鴉一句的唱起來:

“搭好了巢穴!”

“多虧了你!”

“感謝,感謝!”

“送你禮物!”

“亮晶晶!”

被渡鴉們扔在地上的胸章還反著光,對小型動物來說就像一個沉浮在地麵上的迷你太陽,阿什萊莎撿起這枚一麵金一麵紅的胸章,它的做工冇有那麼精良,上麵還印著“格蘭芬多”這幾個字。

說真的,阿什萊莎完全不覺得這會是學生掉的飾品,因為比起劣質胸章,格蘭芬多顯然更喜歡自己校服前的獅子圖案。

“歡迎來做客!”

“我們的家!”

阿什萊莎把胸章塞進口袋,朝他們點點頭,“我會來的。”

——不是在敷衍鴉,她一向言而有信。

最後的最後,她走出禁林,路過黑湖。

倒映著天空的鏡子突然掀起波瀾,像是為了好玩,一小波水花濺到了岸邊,然後在魔力的作用下歪歪扭扭地變化成了一段文字。

“公雞,給我的嗎?”

-,這隻幸運兒徹底束手無策了,它隻能用自己高亢的叫聲來表達不滿,阿什萊莎從草堆上爬起來,不怎麼在意還在身上掛著的稻草,她顛了顛手上牢牢抓住的公雞,確保它冇辦法掙紮後,舉著戰利品一路小跑跑進了禁林。嗯,就是那個“嚴禁學生進入!”的禁林。“呼——嗚——早上好萊莎——呼——嗚——”這隻白色的雪鴞名叫海德薇,今天即將舉行她人生中的第一次狩獵。海德薇是阿什萊莎在一年級的暑假時認識的,這位聰明的姑娘自己打開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