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女賊也能在古代雄起!
  • 其他
  • 連載
  • 05-22
  • 平常隻是用毛錢鉤一鉤小玩意的大學生宣鬆月,不小心穿越到偷吃軍糧被抓起來的賊身上。 牢房又臟又臭,她還有個和她一起受苦受難的妹妹,最倒黴的是,那個駐軍的少年將軍要用軍法處置她這個小賊! 沒關係沒關係,宣鬆月綁定編織係統,給她送毛線,讓她用技術讓這將軍開眼,好好的跟他談一談,保住自己這條小命再說。 光有技術還不行,宣鬆月自信,開口就是:“我會靠鉤織為將軍賺、軍、餉!” 彆人衣裳還處於原始狀態,宣鬆月已經拿起鉤針,行雲流水快速鉤織出一條新的披風。放在古代,那真是屬於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宣鬆月創新著創新著,就引來大翼王朝對編織衣裳、生活物品等等的火爆風潮! 她賺的盆滿缽滿。 嗯嗯,最重要的是成功打臉當場那個瞧不起她能靠編織賺錢的將軍——梁紹卓。 梁紹卓也冇想的曾經那個灰頭土臉的小賊,居然也能靠一根針一根線支撐本朝軍隊開支! 於是,以前總是板著個臉的梁紹卓,如今終於腆著臉湊到宣鬆月麵前。 “我也可以跟你學學鉤織?” 宣鬆月對他笑笑,一個點子浮上心頭:“好啊,但將軍學會了可要鉤織整個軍營的衣裳呦!” 在接下來數不清的夜晚,梁紹卓還是笨手笨腳的嘗試,而宣鬆月早就忘卻了當初的戲謔。 燈火下,編織起泡的手下壓著密密麻麻的是對軍營和百姓捐獻銀兩的賬目。 對,除了做生意,最重要的還是關心民生嘛!
  • 安可摘星辰
  • 其他
  • 連載
  • 05-22
  • 皇室更替,教廷無為,奸佞當道,局勢時遷。 皇室界內,卜星祭司是為國運卜星祈福而生。 戴星作為卜星祭司就意味著她要為新帝登基求一場國運流星,而這場卜星的祭品——是她自己。 一代新皇培養一個卜星祭司,為了下一代新皇登基做準備,這是開國以來就有的習俗。 可偏偏…這場流星求的是奸佞者的國運! 戴星女扮男裝逃出京城,她隻想要保命,卻遇到一個自稱是自己未來夫君的人,死纏爛打地跟在自己身後,怎麼趕也趕不走。 他說他是逍遙王,戴星相信。 他說他穿越失憶,戴星相信。 他說她是他的妻,戴星:? 戴星:你認錯人了。 卜星祭司為求一場登基星運而生,畢生的使命都是為了看那一夜的流星。 戴星不甘心,她不甘心隻活在宮中,也不甘心隻看那一場星,更不甘心為了奸佞者而死。 她要改變,她要反抗,她要打破這個惡俗! · 上一世,祁安為求皇位納反派之女為妾,婚後寵妾滅妻,讓正妻苦守房中,登基之日就是她病逝之時。 直到反派篡位奪權……之後一切他便全都遺忘,隻記得死前心中最悔恨的便是對亡妻的虧欠。 這一世,祁安要放棄權貴放棄皇位,與她一生一世一雙人。 在所有事情都還冇發生之前,祁安發誓一定要好好護著她。 她想要遊曆天下,祁安陪她。 她想要救萬民於水火,祁安陪她。 她說他認錯人了,祁安:? 她不是她,那她是誰? 無論她是誰我都要陪著她,今生我妻便唯她一人。
  • 權宦
  • 其他
  • 連載
  • 05-22
  • “起來,李葦。” “抬起頭,李葦。” “彆怕,李葦。” ······ 她說了很多很多話,希望李葦抬頭挺胸,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一個人。 可是後來她才知道,原來不隻是寒冬,是所有的一切。 李葦所經曆的一切,都是她所書寫。 青絲:“李葦,我原先是不信命的,可現在我信了,如果我是創造你的神,那麼我希望,創造我的神,可以收回我所有的權利。” 如果一切都是不存在的,那麼希望李葦這兩個字,再出現的時候,不是命賤的野草,而是堅韌的生命。”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虛擬的,因為李葦和穿越過來的江瑤才變成真實的,可生命誕生的代價卻是十次分離不再相見。 江瑤在倒數第二次拉著李葦的手,她說:“下一次再見一定要拉住我的手,一定要告訴我你愛我。” 世界是虛擬的,愛是存在的,最後所有的愛在江瑤手中成為一本文字 有了這本書,纔有了李葦。 有了李葦,纔有了這本書。 所以如果再選擇一次,江瑤還是要選擇回去,仍舊寫下這本書。 李葦從未想過,他會遇見一個人,以至於無論從前還是以後,那些所有的痛苦磨難都隻是慶幸。 在江瑤淚流滿麵的那些日子,他總是說:“沒關係,姑娘,奴才怎麼樣都沒關係的。” 李葦是真心的這樣以為,他怎麼樣都冇有關係,隻要還能留在她身邊。 他原本以為他們可以一直這樣。 可是好景不長。 突然有一天,李葦毫無征兆的黑化了,他一步一步的走上了權利之巔。 離開青絲前,他對青絲說:“姑娘,我可能冇有辦法再待在你身邊了······” 死之前,他留下的最後一封信是:【回家吧,離開這裡吧。】 如果按照既定的宿命,能夠讓你回家,這大概是我能做到的最後一件以及唯一的事了。 可後來江瑤才知道,所謂既定的宿命,是她親自刻畫。
  • 同時成為三界大佬的黑月光
  • 其他
  • 連載
  • 05-22
  • —時間不明— 塵詞神君受罰被貶下界曆劫,因其神魂強大,非下界之人身軀可承擔,神魂被一分為三。 —時間不明— 神君曆劫久久不歸,作為神君座下的石頭精怪石舒。被一腳踹下界幫助神君曆劫。 任務簡單概括為三句話,獲取神君神魂信任,背刺神魂幫助神魂曆劫,金蟬脫殼前往下個任務。 於是…… —修真曆500年— 石舒在妖域邊境帶著彼時還是一條小龍的未來妖界之主,苦哈哈的生存。 兩人相依為命,從底層廝殺,一步一步把一盤散沙的妖域整頓起來。 成為妖域唯二的兩位君主。 登基大典前夕,石舒將手中斬了無數敵人的刀對準神魂。 石舒:抱歉,我想當唯一的王。 自此之後,妖域的兩位君主,一位受重傷沉睡,另一位不知為何從此杳無音信。 —修真曆823年— 石舒成為一不起眼的門派的掌門私生女,在地牢裡見到了傷痕累累的門派前大師兄。 因身負劍骨,被掌門覬覦,從而關在地牢日日折磨,企圖讓他獻出劍骨。 石舒九死一生救神魂離開地牢,兩人曆經種種,在大婚之夜,石舒親手挖去神魂劍骨。 原來從一開始,她就是掌門派來獲取神魂信任,取得劍骨的。 神魂拖著殘破身軀醒來,前往門派討要說法,卻得知石舒同彆人大婚的訊息。悲憤與仇恨交加,他親手覆滅所有欺他辱他之人,卻發現那個真正的罪魁禍首,不知去了哪裡。 —修真曆945年— 石舒成為魔域魔皇不起眼的妃子,未曾見過當今魔皇一麵。 與不受寵的皇子神魂住的頗近,從而有了交集,兩人相依為命,互相扶持。 魔域強者為尊,在魔皇感受到這個兒子的威脅時,將屠魔之刃抵到石舒手中。 石舒將刀送進神魂胸口時,獻血染紅了神魂千裡迢迢給她帶來的糕點。 “抱歉,我想當魔後。” “比起一個羽翼未豐的皇子,我願意將希望壓在魔尊上。” 神魂曆經廝殺磨難,終於坐上魔尊寶座,再去尋找昔日負心人時,對方卻早已不見蹤跡。 —修真曆1010年— 石舒助神魂曆劫任務完成,從此世間少了一個打工人,多了三個滿懷怨懟與憤恨找老婆的瘋批。 —修真曆1111年— 墮神封印鬆動,人間生靈塗炭。 妖域之主,魔界之皇,人族劍尊,三界大佬齊聚一堂,探討解決方案。 彼時的石舒,正過著自己滋潤的退休生活,掰著手指算著神魂融合的日子。 地點:偏僻小鎮的成衣店鋪。 店主:“姑娘,這紅衣張揚些,黑衣內斂,白衣顯得人溫潤,你看你喜歡那種。” 石舒垂眸思索,卻聽身後傳來三道熟悉的聲音。 “是啊,阿舒喜歡哪種?” 她回頭望去,那三個曾被她真心以待,又狠狠拋棄的天之驕子,正立於陽光之下,滿眼偏執的看著她。 石舒:!!!! 石舒:“我……我喜歡粉色。” 此時的妖域之主,魔界之皇,人族劍尊:粉色又是那個小白臉?
    • 1
    • 2
    • 3